超薄錶的省思

在《腕錶生活雜誌》向筆者提議寫這個專欄後,筆者曾經考慮過是要以品牌為單位,一期談一家品牌;還是設定若干主題(如運動錶或問錶等),一期討論一種腕錶類別,最後還是決定以腕錶種類為單元,來聊聊我的玩錶心得。一開始,我想試著談談超薄錶。

在連載的第一個單元,就開始聊超薄錶,對我來說其實是個有點反省式的決定。事實上,我一直都是大錶俱樂部的忠實會員。對我而言,是男人戴的錶就不該小於42mm。因此,AP Royal Oak Offshare、Panerai Radiomir和IWC Big Pilot都一直是我的最愛。大而清楚的面盤、簡潔有力的線條和雄壯的陽剛味,這些都是讓我著迷不已的原因。至於小巧精緻、輕薄的Dressing Watch,或許下一次再看看吧,每一次買新錶的時候,心裡總是這樣想的。

 

愛彼錶的Royal Oak Offshore計時碼錶系列是近年來最風行的大型腕錶裡的代表款式,圖為ROO Grand Prix款式。
愛彼錶的Royal Oak Offshore計時碼錶系列是近年來最風行的大型腕錶裡的代表款式,圖為ROO Grand Prix款式。

 

不過,這兩年我的信念開始動搖了。一方面是因為09年的金融海嘯,各種不確定的安全感,讓人感覺到想要抓住一點平實的安全感;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當了父親,忽然間發現:這三十幾年來我總是忽視而習以為常的平穩生活,其實是父母親白了頭髮的努力成果,才維繫出的幸福,所以才開始對於保守、平凡而踏實的幸福,有了一份不同的強烈感覺。連帶的,小錶、薄錶和簡單款的經典錶才開始和我連結。而這幾年當中,大錶當道,複雜功能錶盛行,也有不少品牌卻反其道而行,接連推出不少物超所值的超薄錶款。其中,Zenith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Zenith Elite Ultra Thin
Zenith Elite Ultra Thin

 

Zenith在新任總裁上任後,因為其技術背景,明顯地希望能回歸品牌的基本精神和傳統價值,連續兩年推出其品牌的核心價值作品。其中,小三針自動超薄款和日曆大三針款都是誠意之作。全鋼自製機芯款價格僅約十二萬,光這點就讓人為之瘋狂。而且品質和作工完全不因價格而下降,指針和時標全部以手工製作,加以拋光。錶款更採用了復古的Dish面和Box手工打磨鏡面,面盤和指針都在邊緣做下折,指針的尖端小巧精緻卻不會抵到此錶鏡,細膩的作工讓我也能感受到專業的製錶精神。

 

伯爵Altiplano雙面腕
伯爵Altiplano雙面腕
伯爵Altiplano腕錶
伯爵Altiplano腕錶

 

另外一個低調的品牌─江詩丹頓,早已在喧鬧的大複雜功能錶盛行年代注意到基礎玩家的重要,並在2000年推出超薄1400手上鍊機芯,以傳承作為其精神。簡潔的面盤和經典的線條讓筆者發現,其實超薄的世界一直都不寂寞的。以一個製錶歷史最悠久的品牌來說,這樣的上市確實是低調的有趣。而後,2007年2450自動機芯上市,仍是一貫的優雅,很多已擁有複雜功能錶的玩家,對於其優異的

自動上鍊效能和精緻的K金雕花自動盤尤其喜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江詩丹頓再度推出4400超薄的三日鍊機芯,真的很讓許多玩家感到開心,因為腕錶不再只是放在收藏盒中的炫耀品,更是能帶在手上,走入我們的生活。

 

江詩丹頓Patrimony Traditionnelle 38毫米超薄錶,18K玫瑰金錶殼,直徑38.00毫米,時、分、小秒針,4400手上鍊機芯,日內瓦印記,動力儲能三日,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米,手工縫製方鱗鱷魚皮錶帶,半馬爾他十字經典錶扣。
江詩丹頓Patrimony Traditionnelle 38毫米超薄錶,18K玫瑰金錶殼,直徑38.00毫米,時、分、小秒針,4400手上鍊機芯,日內瓦印記,動力儲能三日,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米,手工縫製方鱗鱷魚皮錶帶,半馬爾他十字經典錶扣。

 

至於在超薄錶的世界裡,有一個品牌也是相當有趣。一向以珠寶錶出名的伯爵錶,在很多玩家的認知裡是一個以珠寶鑲嵌出名的品牌。但若詳細研究,卻可發現在珠寶鑲嵌的背後,有著錶廠老師傅多年持續研發超薄機芯的堅持。細看伯爵錶的歷史就可發現,關於超薄機芯的研發方面,伯爵錶囊括多項世界紀錄與驚人的專利數量。而且不單是機芯的研發,對於「薄」的議題,伯爵錶的處理和空間的配置,以及美感的堅持,相信也會讓更多的玩家改觀。新款的伯爵超薄腕錶摩登而洗鍊,並且擁有實用的超薄自動上鍊機制,吸引很多想加入超薄錶領域的玩家。

 

江詩丹頓Historique Ultrafine 1968超薄腕錶
江詩丹頓Historique
Ultrafine 1968超薄腕錶

 

我相信,這會是另一個風潮的開始。或者說,這樣的風潮早已經進行中,只是一直注意著大錶的我,現在才開始踏入另一個存在已久的鐘錶世界。或許,對於許多認同平實生活的玩家,這樣的玩錶旅途,似乎會是一條回歸到物超所值,容易親近的玩錶道路。而錶廠這樣的誠意之作也會吸引更多的人,一起開始我們的樂錶生活,這應該也是《腕錶生活雜誌》編採的一貫立意。

 

註: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第27期,2011年2月出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