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沛納海的身世

沛納海PANERAI這個品牌,能讓筆者心動的,沒幾個型號。它的錶款不多,只有二個系列,但它的辨識度很好,這跟它在近10年的大流行有很大的關係,其中有幾款機芯,筆者會比較想擁有。跳秒的古董機芯,歐米茄OMEGA的古董計時機芯,最讓筆者心動的就是古董的計時雙秒追針機芯,型號REF. PAM00047;勞力士ROLEX的古董機芯也不錯,但價格太貴了,因筆者本身並非沛納海PANERAI的愛好者,所以不會那麼迷戀這款高價錶。

 

PANERAI古董錶的正面,特別之處在它的12點座落在3點方位。
PANERAI古董錶的正面,特別之處在它的12點座落在3點方位。
錶耳的焊接工法,也符合那個年代的做工。
錶耳的焊接工法,也符合那個年代的做工。

 

但古董的沛納海PANERAI在台灣有不少玩家,筆者也替他們維修過幾隻古董的勞力士ROLEX機芯,生產年代約在1940年代。當時沛納海PANERAI是義大利的一家儀器公司,專門替義大利海軍製造潛水錶,最特別的是它的錶冠,有一組護肩(1956年Ref. 6152/1以後才有),是為了錶冠不會被拉出來,同時也因深海潛水時,氦氣會將錶冠頂出,所以這個裝置可以有排氦的功能,又可以保護錶冠。當時沛納海PANERAI的錶,大部份是委託勞力士ROLEX公司製造,因為錶款很大,所以搭載勞力士ROLEX的懷錶機芯Cal. 618。

 

ROLEX古董機芯Cal.618後底蓋有ROLEX製造的烙印及流水編號。
ROLEX古董機芯Cal.618後底蓋有ROLEX製造的烙印及流水編號。
底蓋與前框皆有金屬製的防水圈。
底蓋與前框皆有金屬製的防水圈。

 

先前有一位沛納海PANERAI的收藏家劉先生,拿了一隻古董的沛納海PANERAI給筆者維修,順便做DNA血緣鑑定,聽說這隻錶的原收藏者是從知名拍賣會買到,約美金10萬,但很多人都認為它是一隻改裝錶,台灣這位劉姓收藏家認為有可能是真品,所以特地希望筆者用心地查看,到底有何證據,可以證明它的真偽。

 

拆解之後的機芯及面盤的背後。
拆解之後的機芯及面盤的背後。
面盤錶面下的機芯並未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面盤錶面下的機芯並未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這隻錶最特別的是它的12點座落在3點方位,他曾向沛納海PANERAI公司求證,但沛納海PANERAI回答沒有資料記錄有這樣的錶。劉先生不死心,又到勞力士ROLEX服務中心求證,勞力士ROLEX公司說明,它的製作風格是對的,也符合那個年代的產品;但是勞力士ROLEX公司表示,它們並未生產過小秒針在9點方位的Cal. 618機芯。沛納海PANERAI和勞力士ROLEX這兩家公司幾乎把這支錶宣判死刑定讞。

 

ROLEX 加州型面盤錶面及螢光時標與指針,從最下面一張圖可清楚地感受到錶面的厚度。
ROLEX 加州型面盤錶面及螢光時標與指針,從最下面一張圖可清楚地感受到錶面的厚度。

 

一般這款錶,大多是改裝,也就是打造一隻錶殼,再買隻勞力士ROLEX的懷錶機芯;現在要打造一支相似度極高的錶殼並不難,要找隻勞力士ROLEX的Cal. 618懷錶機芯也非難事,但改裝的過程也必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筆者從機芯開始查驗,這樣的錶,機芯會被改的部份是時針輪、分針輪、秒針輪和中心輪,如果依勞力士ROLEX所述,沒生產這款小秒針機芯,那小秒輪應該會被改過,但這隻錶的小秒針沒被改過,肯定是原裝的;其次,懷錶的錶面之厚度,大約在1mm以內,但這隻錶面的厚度是2mm,那必需得加長時針輪、分針輪與中心輪,但這三個齒輪也沒被改過;再者,時、分、小秒針應當被動過,但筆者仔細查看這三支針都是原配,第一,針孔及孔圓高度、及小秒針管,也都沒被動過,它針的螢光是具有很強的放射線,而且也沒被重新染過螢光,針的材料,使用鋼材,是那個時代的作法,它的鏽斑已深入螢光漆,擴散鏽斑是一致的。

 

Panerai Rolex Oyster-8
加州型的錶面,是原裝面,它螢光的放射性也超強,它的字體是凹陷下去的做法

 

再來,最重要的面盤,這隻加州型的錶面,是原裝面,它螢光的放射性也超強,它的字體是凹陷下去的做法,是一體成型,一般做法會是鏤空字體,以三明治的方式製作;不然就用印刷、或直接把螢光塗上去,但這個錶面是實心的一片,有2mm厚,很少有這麼厚的錶面,可能是要搭配已做好的現成錶殼。

 

ROLEX錶冠與公牙也是原配,沒被改過的痕跡。
ROLEX錶冠與公牙也是原配,沒被改過的痕跡。

 

這塊錶面的二根固定腳,也是原有的,沒被重焊過,它的製作工法,先在錶面鍍一層金,符合那個年代的製作手法;然後印上黑色塗層,鏤空露出金色的分刻度標示,與小秒盤再印上標示,印上白色的羅馬數字與阿拉伯數字時標,再塗上螢光;最後ROLEX的字是以金粉印上去的;所以這塊錶面肯定是原裝的,沒被改過或加工過。錶殼兩端的錶耳,也就是固定錶帶的地方,其焊接方式也符合當時的工法。ROLEX錶冠與公牙也是原配,沒被改過的痕跡。前框與底蓋的防水圈,也是原來的金屬材質,可能是鉛或錫之類的金屬防水圈。整隻錶從錶殼已有龜裂的膠質玻璃、錶面、指針、機芯都是原配。

 

拆解後時針輪、分針輪及秒針輪的長度,並沒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拆解後時針輪、分針輪及秒針輪的長度,並沒有被修改過的痕跡。

 

但是為何12點在3點的位置?如果以沛納海PANERAI專款限量錶,錶背所刻的潛水艇,必是做在其上架著潛水艇,手是在前面,眼睛直視前面,12點就在正常錶的3點方位,這是很合理的設計。可能是數量極少、或是試做品、實驗品、開發未完成產品的樣板,所以找不到資料。但筆者相信這隻錶是真品,原錶主走運啦,恭喜這位沛納海PANERAI的劉姓收藏家,買到他的最愛,也驗明正身,它的血統是錯不了的,但它謎樣的身世,有待公司的進一步資料確認,將會更清楚。

 

編按:本文原載於2010年8月出版之【腕錶生活雜誌】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