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Piaget遇上威尼斯聖馬可鐘樓──Piaget in Venice for the St. Mark’s Clock Tower

伯爵對於文化永續的支持與襄助,展現在各個面向之上,自1997年起,便允諾以其製錶專業為威尼斯無價鐘樓的修復工程護航,包括現已竣工的聖馬可鐘塔機械修復作業與總督宮(Palazzo Ducale)時鐘的修復工程。

 

威尼斯,身為卓越藝術與技術革新的中心,承先啟後的文化資產如鏡像般反映出伯爵工坊過往140年來的對於追求完美的專心致力,一如「伯爵,極致人生(Perfection in Life)」最新全球形象廣告所言。憑恃著製錶的優越技術,及鐘錶與珠寶創作所體現的極致美學,伯爵自信邀請最具鑑賞力的探索者來發掘鐘樓之美,同時在最獨特的地點經驗一場獨樹一格的動人瞬間。

 

聖馬可鐘樓
聖馬可鐘樓

 

意識到威尼斯林立的鐘樓在製錶歷史中舉足輕重的重要性,伯爵在這些非凡時計地標的維護計劃裡,扮演了主動積極的角色。伯爵家族近期的威尼斯贊助計劃要項之一,便是聖馬可鐘塔的全面更新:修復威尼斯意象裡、具指標性象徵的兩尊摩爾人雕像。身為威尼斯鐘塔維持及修復計劃的獨家贊助商,伯爵再次受威尼斯民間博物館基金會(Fondazione Musei Civici di Venezia)之邀,為此些文藝復興時期古蹟的修復計劃,提供技術及財務上的資助。這也是繼2007年,修復完成聖馬可鐘樓後的一大美事,未來的數年裡,鐘塔將繼續在它忠誠威尼斯摩爾人的守護下,持續精準報時。

 

聖馬可鐘塔的摩爾人雕像
聖馬可鐘塔的摩爾人雕像

 

建築學與象徵性的樂聲:聖馬可鐘樓

現時的時鐘,是由Bartoloméo Ferracina在1759年,裝置於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的鐘塔中,他將原本的天文學鐘錶機制,改替以他製作具有“Graham”擒縱器的時鐘,並在一世紀之後,又被更換成為釘-擒縱叉擒縱器。這個時鐘的結構相當的卓越且具備原創性,因為它的外形是十字狀的。從上面往下看,這個時鐘就如同一個吊燈一般。這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設計,源自於時鐘的支撐結構,進一步地支撐鼓輪,這個巨大的滾輪也被設計成十字形。這個雙重的十字結構,不僅是整個時鐘的力量來源,也讓它擁有獨一無二的外型。

 

St Mark Clock Tower-3
現今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鐘塔的機械中是由Bartoloméo Ferracina在1759年所裝置的,他將原本的天文學鐘錶機制,替換成他製作的具有Graham擒縱器的時鐘。一世紀之後,又被更換成為釘-擒縱叉擒縱器。

 

 

 

想要瞭解鐘錶工匠為何在當時要製作這個偉大的鉅作,就必須研究這個相當具有象徵性的結構。一個相當經典的安排,藉由鼓輪的巧妙排列,創造一個簡易的方式,提供了整個機制的建構與能量傳輸,它顯現了深受基督教啟發的唯美主義,因此可推測Ferracina為何會採用十字結構作為時鐘的主要結構。Ferracina另外並製作了一個額外的機制,由屋頂擔任報時工作的摩爾人偶,在中午與午夜之前,分別敲擊132次,這些敲擊的聲響,提醒人們逝去的12小時。Ferracina覺得經由閱時與小時報時,僅能提供當下的時間,所以藉由活動人偶象徵性的敲擊動作,可以充分顯現逝去的時間,而運用聲響的方式來顯現12個小時的流逝,他意象式地捕抓到片段的永恆!

 

現時聖馬可鐘樓的時鐘是由Bartoloméo Ferracina在1759年,裝置於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的鐘塔中
現時聖馬可鐘樓的時鐘是由Bartoloméo Ferracina在1759年,裝置於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的鐘塔中

 

面盤顯示與人偶活動裝置

  1. 最外圈的面盤為小時指示,由1到24的羅馬數字所構成,為根據太陽運行所制訂的24小時時間指示。
  2. 位於鐘錶外圈內部的中間鐘環,則是根據恆星所得到的黃道12宮指示盤。
  3. 在黃道12宮指示盤的裡面,也就是面盤的中心圓盤部分,直徑為5公尺,其為月相盈虧顯示,在這個面盤的部分,具有一個圓球裝置,一半為貴金屬,另一半為黑色,繞著中心軸,以一個月(陰曆)選轉一圈的速度,緩慢的旋轉,所以可以顯示月相盈虧的狀態。
  4. 在這個面盤的中心部分則是金質所製成的金球,其代表地球。

 

伯爵在2007年為慶誌聖馬可鐘塔修復,特別推出這款限量的Piaget Polo相對陀飛輪琺瑯彩繪限量腕錶。
伯爵在2007年為慶誌聖馬可鐘塔修復,特別推出這款限量的Piaget Polo相對陀飛輪琺瑯彩繪限量腕錶。
Piaget Polo Tourbillon Relatif Venice-G0A31164
Piaget Polo相對陀飛輪琺瑯彩繪限量腕錶「聖馬可鐘塔修復紀念」版,腕錶錶殼有代表聖馬可教堂(也是威尼斯代表圖騰)的翼獅(The Lion of Saint Mark)圖騰。

 

 

在塔樓正面的嵌版上面,裝置有聖母瑪麗亞懷抱幼時耶穌的雕像,雕像左右兩旁並有兩道門,經由這兩道門,東方三博士人偶雕像,會向聖母瑪麗亞與耶蘇敬禮致敬,這個人偶機制,也可經由兩個屏障替代,右邊的會以羅馬數字顯示時間,左邊的則以阿拉伯數字顯示分鐘。塔樓最上面的門牆,裝飾有一個新約聖經描述的,具有翅膀的獅子,為聖馬可廣場祈求和平。在塔樓的平台屋頂上,則裝置有兩個非洲摩爾人雕像,每一個都有2.7公尺高,每個小時會輪流的敲擊位於他們兩人之間的鳴鐘,時鐘部分的直徑為1.5公尺。這棟塔樓北方的牆壁,具有第二個面盤,其直徑為4.4公尺,由兩個系列的12個羅馬數字時標所組成,為根據太陽運行所制訂的24小時時間指示。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