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玫瑰的誘惑


Warning: mysql_get_server_info() [function.mysql-get-server-info]: Access denied for user 'cchiher'@'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home/cchiher/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advanced-category-excluder/advanced-category-excluder.php on line 128

Warning: mysql_get_server_info() [function.mysql-get-server-info]: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cchiher/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advanced-category-excluder/advanced-category-excluder.php on line 128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錶盤的顏色與鐘錶行情有很直接的關係,早期不鏽鋼錶通常搭配銀色錶盤,黃K金錶殼搭配黃色錶盤,隨著鐘錶的發展與運動風潮的興起,錶盤及錶圈的顏色多變。不過若是經典復古的錶款搭上藍、灰、黑、咖啡或象牙白錶盤,則最能展現古典與優雅的風貌,其中我對灰色錶盤配上玫瑰金錶殼特別有感覺,以下兩只手錶與錶友分享。

 

江詩丹頓馬爾他系列的名稱是來自於品牌著名的『馬爾他十字』標誌,早期馬爾他十字是機芯中發條盒裏一個重要的零件,它不一定是十字形,也可能是多角形,具有控制發條能量的釋放、防止發條心鬆脫之功能,江詩丹頓將它用於品牌的企業標誌,可以看出品牌的專業,尤其每一只江詩丹頓手錶的錶冠皆有馬爾他十字的立體標誌。另外,馬爾他錶款有辨識度很高的錶殼外形,採用了寬大的梯形錶耳與圓潤的錶身,無論圓形或桶形錶殼皆極具特色。而搭配的劍形指針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斜面的指針在光線照耀下呈現陰陽效果,非常立體好看。

 

江詩丹頓馬爾他Regulator腕錶,圖中右邊顯示小時,中心顯示分鐘與左邊顯示秒鐘與日期,連成一線,因而得名。

江詩丹頓馬爾他Regulator腕錶,圖中右邊顯示小時,中心顯示分鐘與左邊顯示秒鐘與日期,連成一線,因而得名。

 

其中的Regulator Dial標準時計腕錶特別吸引我,它的面盤設計主要是將時針、分針與秒針分開成一直線,類似這樣的結構是兩百餘年以前一位法國製錶師Ferdinand Berthoud為了讓走時更精準所設計出的獨特機械結構。將三種指針採用不同的組件驅動,可減低所耗損的能量,進而提高精確度,這種作法可以用來當標準校時鐘,因為時、分與秒針成一直線,與傳統的時間顯示不同,用於手錶相當具有話題性。這只江詩丹頓Malte Regulator不僅是俗稱的『三針一線』,在六時位置的秒針另有一根同軸的日期指針,可藉由位於錶殼側邊四時位置的推稈按鈕快速調整日期。在九時位置還有一個24小時的副時區盤,可以顯示第二地的時間,以錶殼十時位置的按鈕來調校,功能強大,實用性高。Malte Regulator同時具有錶背開蓋的設計,開啟後蓋可見機芯的運作,讓它的保值性更高。

 

江詩丹頓馬爾他Regulator腕錶六時位置同時顯示秒鐘與日期,而九時位置則是指針式兩地時間顯示盤。

江詩丹頓馬爾他Regulator腕錶六時位置同時顯示秒鐘與日期,而九時位置則是指針式兩地時間顯示盤。

 

十多年前江詩丹頓除了推出手上鍊自製機種1400與近年的4400,在高複雜功能錶之外並無自產的自動上鍊機種,絕大部份都以JLC、FP的機芯為主,直到2005年才推出自製的2475自動機芯,並衍生出多個機號,配用於多種功能錶款。在這之前大部份高級品牌皆以JLC、FP為基礎,包括以JLC 889與FP1150為主要機芯加以修改,計時錶則為FP的1185,當然江詩丹頓Malte Regulator也不例外搭載了FP1150。FP機芯大都配用於較高級的品牌,具有一定的品質與水準,江詩丹頓將機芯編號改為1206 RDT,並取得瑞士天文台認證。FP1150的震頻原為21600,Blancpain一直使用此震頻,提供給其他品牌則改為28800,包括江詩丹頓等品牌。震頻不同,輪系齒輪的齒數也不一樣,擺輪的擺心規格也不相同,因此Blancpain與VC擒縱機制不可互換。江詩丹頓Malte Regulator推出時僅有白K與黃K材質,陸續又推出玫瑰金版本,一般都是象牙白面盤,而玫瑰金灰面為限量版,只生產150只,有獨立編號,數量稀少,極具收藏價值。

 

可開啟的後蓋讓機芯的運作一覽無遺,保值性更高。

可開啟的後蓋讓機芯的運作一覽無遺,保值性更高。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在幾年前推出時已經引起我的興趣,是少見同時把這兩項功能放在一起的品牌。我買它還有一個理由,因為擒縱系統的微調機制很特別,也是第一次出現。機芯是鐘錶的心臟,而擒縱系統又是機芯的靈魂,它對走時的精準有絕對性的影響,其中微調機制又是關鍵所在。我一向對特殊的擒縱系統有興趣,買錶除了看機芯,還在乎擒縱機制中的微調方式是否有特色。目前高級品牌常使用的微調機制有砝碼微調、扭距微調、鵝頸微調與螺紋微調等多種,各具有特色。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性能強大,是我想擁有的原因,結合這兩項性能的錶款很少見。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性能強大,是我想擁有的原因,結合這兩項性能的錶款很少見。

 

砝碼微調被認為最精密,調教技術也最難,除了PP,頂尖獨立製錶師Philippe Dufour的作品也採用此微調系統。扭距微調與砝碼微調類似,它是藉由更動螺絲的配重位置,來改變擺輪的擺速,進而達到微調走時的快慢。鵝頸式微調外形像鵝頸,它將較不精密的快慢針緩急裝置加上一個彈簧與螺絲,以螺絲的紋路來調校游絲的長短,進而達到微調快慢的目的。螺紋微調主要是靠螺絲細微的紋路來改變游絲的長短,以控制走時的快慢,它的調校技術與鵝頸式微調有些類似,也是目前常見的方式。

 

芝柏的Microvar系統以六枚配重螺絲與兩顆微調砝碼來調校快慢,在摆輪夾板上有一個鵝頸微調,用來微調大小摆幅,這在業界是首創。

芝柏的Microvar系統以六枚配重螺絲與兩顆微調砝碼來調校快慢,在摆輪夾板上有一個鵝頸微調,用來微調大小摆幅,這在業界是首創。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微調機制特殊,有六枚配重螺絲可以微調走時快慢,另外在擺輪的擺臂上各有一顆微調砝碼,這兩顆砝碼除了用來微調快慢,亦可調整方向的偏差,因為結構精密,可將走時調整到最精準。而更特別的是在擺輪橋板上有一個與鵝頸微調相似的設計,用來微調擺輪的大小擺幅。一般大小擺幅的調校除了格拉蘇蒂的雙鵝頸式微調系統有相同的功能,幾乎很少見具有可微調的設計。當手錶遭受撞擊可能會出現擺輪擺動的角度不同,而產生大小擺幅的現象,此時可藉微調將大小擺恢復到最佳狀態,在測錶機呈一直線。這種微調機制在芝柏稱為Microvar系統,即使是芝柏也僅有極少數的錶款使用,除時間等式年曆腕錶,僅見於配有琺瑯面盤,搭載GP 01900機芯的Vintage 1945,與去年發表的1966手上鍊計時碼錶所搭載的3800-001機芯。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以位居六至八時的弧形窗孔來顯示月份,是非常少有的設計。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以位居六至八時的弧形窗孔來顯示月份,是非常少有的設計。

 

芝柏1966時間等式年曆腕錶搭載GP3300-0100機芯,28800的震頻,功能性強大是另一個讓我心動的原因。時間等式功能的實用性雖然幾乎是零,但代表工藝技術,年曆則可分辨大小月,僅需在二月底將日期調整到三月一日,具有實際的功用。而各項功能在面盤的佈局看起來也平衡感十足,指針式日期在一至二時的位置,月份顯示窗位居六至八時,時間等式的扇形區塊以位居時標的四與五為中心向兩邊以弧形擴散,小秒針則位於九時的位置,如果能在日期圈中間再添加一個月相功能,那就算完美了。

*編按: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第48期,2014 年8月30日出版。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曾士昕

曾士昕

視鐘錶為第二生命,喜歡鬼斧神工的製錶工藝與精湛絕倫的各式錶款。由發條、游絲、擺輪、齒輪及各種零件組合而成的鐘錶,可精確的運行與報時,影響了我對時間的態度,也嚴格要求自己一樣精準,因此養成守時、守信的個性,這樣才不至於失去鐘錶的最終目的,也才是真正的愛錶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