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olo. The wine of kings;the king of wines.──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5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Barolo是義大利的法定葡萄酒產區之一,位處西北角的Piedmont省份,鄰近法義交界。Barolo被認為是義大利最偉大的紅酒,而用來釀造barolo的葡萄品種,nebbiolo,特徵是單寧飽滿,酸度明顯,葡萄成熟需時,而氣味上的表現以玫瑰花、松露、瀝青、乾燥水果與香料等著稱,氣度典雅,格局弘偉。

 

Barolo一帶的釀酒歷史源遠流長。早年,nebbiolo被用來釀造粉紅色的甜酒;十九世紀前葉,當地權貴對這類型的酒感到不滿,從法國勃根地找來精擅釀酒的修士,對葡萄的栽植與釀造做出改變,以nebbiolo釀出了單寧厚實、顏色深沉的不甜紅酒,此為barolo紅酒的原型。隨著貴族沒落,釀酒技術流傳開來,barolo自此建立起聲名。「The wine of kings;the king of wines。」這稱號卻漸漸讓barolo成了孤高的玫瑰。當世界各地釀酒業在觀念與技術上持續進步,科學研究與工具改良對葡萄酒產業造成一波波的衝擊與改革,barolo的酒莊卻固守傳統,遺世獨立。跟不上世界的腳步,眾多酒莊紛紛陷入經營的困境。

 

傳統的barolo釀酒方式將採收的葡萄浸皮數週,萃取色素也萃取到大量的單寧;為了柔化單寧,酒液必需存放在大型橡木桶裡數年才裝瓶,然後還得在酒瓶裡經過十年、二十年,才能成為一瓶偉大的barolo;而且還必須是氣候適宜的一年、細心照料的良田、技藝超群的釀酒師,再加上足夠的耐心來等候。條件有所欠缺,就難成就其偉大。

 

在60年代與70年代交會之際,世代的衝突逐漸浮現。一部份從父執輩手裡接下釀酒工作的年輕人,想做些事情來證明自己的理念,改善酒莊的經濟,讓barolo的聲名再次遠播。他們採行許多在當地被視為離經叛道,卻在世界其它地區被廣泛採用的作法;包括進行綠色採收降低產量,減少浸泡時間,低溫發酵,用小型橡木桶進行陳年後再裝瓶,以及更注重釀酒過程的衛生條件。他們釀出能在年輕時飲用的barolo,充沛的水果風味,單寧柔和細緻又飽滿;這同時也是迎合國際口味的barolo,於是海外訂單接踵而來,更吸引一間又一間的酒莊投入現代派大旗。

 

[otw_shortcode_quote border=”bordered” border_style=”bordered”]在這股風潮之下,有些父子終其一生未再交換過隻字片語,有些年輕人被父親褫奪了繼承權。傳統與現代兩派間的爭執與衝突日益激烈;現代派認為舊式barolo充滿單寧與酸味,粗糙無味;而傳統派則認為新式的barolo媚俗,缺乏靈魂。[/otw_shortcode_quote]

 

縱觀人類歷史,世代爭執與新舊鬥爭從未止歇;然而在葡萄酒的歷史裡,似barolo地區這樣牽連所有酒莊與其內的每一個人的,僅此一椿。這就是barolo war。Nebbiolo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讓果實成熟。早年,釀酒師在釀造barolo時,常常會面對沒有充份成熟的葡萄,進而也對釀製的過程有許多調整與限制。傳統派與現代派之間的競爭使得兩方都爭著精進自身的釀酒知識、技術與設備。今日,他們對栽種與照料nebbiolo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不論氣候冷熱雨旱,都能讓葡萄成熟。上好年份的barolo依舊偉大,而悲慘年份的barolo,不再淒慘。

 

我們可以把諸家酒莊一一歸整成傳統或現代,貼上一個個標籤,清楚明白;但現實的界線從不是黑白二分,如果光譜兩端分別是極度傳統與絕對現代,多數的酒莊都是在光譜中間的一個位置,或許偏現代幾分,或者較傳統幾許,更可能的是酒莊不斷調整釀酒的思維與作法,在光譜上的位置年年不同。取捨之間,不是單選題或是非題,更像是在追求完美的前提下,自由發揮。

 

[otw_shortcode_quote border=”bordered” border_style=”bordered”]不論傳統或現代,都能選擇自已的方式描繪barolo;可以是古典且優雅,也能是現代而熱情;一瓶酒的價值從來不在於歸屬是傳統或現代,而是在本質上能不能予人美好。[/otw_shortcode_quote]

 

不論這是一場戰爭或只是意見上的爭執,這二三十年裡barolo獲得整體品質的提升。過往的歲月,barolo只存在偉大與平庸兩種可能;而現在我們除了偉大的barolo,尚有許多優秀的barolo可以挑選。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5,製造商:Vietti;網站:http://www.vietti.com/en/;哪裡買:夏朵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279巷8號1樓;電話:02-27082567。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5,製造商:Vietti;網站:http://www.vietti.com/en/;哪裡買:夏朵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279巷8號1樓;電話:02-27082567。

 

Vietti家族從事葡萄酒相關事業可追溯到19世紀初期,20世紀初開始以自己的名字釀酒裝瓶,逐步建立起名聲地位。在barolo war裡,他們被歸為傳統派的名門,然而他們卻沒有在釀酒方式自我設限,嘗試與改變未曾止息。這瓶採自Lazzarito單一葡萄園釀造的barolo,是傳統派酒莊Vietti自身最現代化的作品。他們依照葡萄收成的不同,年年調整浸皮與桶中陳年的時間長短,混用法國小型橡木桶與斯洛伐克大型橡木桶,釀出古典風味裡摻上幾分現代的作品。傳統或現代?並不那麼重要。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5是我的第一瓶Vietti,酒液在寬底細頸的醒酒器裡靜靜地待了三個小時;深色的紅石榴色澤,香氣是黑櫻桃、李子,薄荷與茴香,玫瑰花。經過一小段時間,果味裡漸次浮現檀香木與瀝青。單寧經過醒酒後呈現出青壯期的紮實,細緻且內歛,沉穩,酒體中度,尾韻是果實的甘甜。

 

香氣與酸度十分集中,如同有著引力,彷似會將人的心神吸進酒液底,是嚴謹與安祥的感受;縱使外界五光十色、喧囂擾嚷,心底是靜謐的恬適與喜樂。讓我憶及年前那個細雨飄零的陰天,遺跡裡遊人穿梭喧嘩。我佇於廊檐底,不耐於紛擾,轉身走落西側石階,覓尋著寧靜。細長的迴廊,石門跨過一進又一進,轉繞過一個且一個角落,人聲漸止息。抬頭視線穿過廊柱屋簷與窗框,見著的是吳哥王朝統治者的臉龐刻在Bayon Temple的四十九座高塔四面,九百年不變的笑容。他的眼簾低垂而嘴角微揚,彷似靜謐的遠思。一個眼神、一抹微笑與一份面容底下,是無垠宇宙。

 

【腕錶生活雜誌】提醒您,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編按: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39期,2013年2月出版。



   

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