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類獨有的奢侈品代言:H. Moser & Cie.發表全新fumé錶盤概念腕錶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在一支年輕、有活力、有雄心的團隊的帶領下,H. Moser & Cie.把自己定位為高級鐘錶領域極具果敢創新精神的重要參與者。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領域,充斥著激進的品牌和市場推廣策略,然而這家獨立的製造商卻選擇回歸本源:揭示腕錶最純粹的一面。本錶款既不帶時標,也不帶品牌標識,讓負載過重的錶盤去掉諸多無用功能,讓焦點重回人類獨有的奢侈品這一特性,忠實於製錶的核心宗旨:顯示時間。

 

 這是一款概念腕錶,設計理念不受束縛,可根據特殊需求重新定製。

 

得益於製錶師們似乎無窮無盡的創造力,伴隨著智慧腕錶的出現,H. Moser & Cie.回歸製錶業及自身的本源:推出一款令人難以置信的純粹的腕錶,讓自己脫穎而出。通過採用品牌著名的標誌性fumé錶盤 — 去掉浮誇的裝飾、時標和標識,H. Moser & Cie.意在強調奢侈品工藝以及專業技藝的美感,而在如今紛繁的市場推廣活動中,這些特性往往被忽略。H. Moser & Cie.提醒我們:在品牌標識的背後凝聚的是才華橫溢的製錶師和錶盤製作師的辛勤勞動。

 

H. Moser & Cie. fumé錶盤概念錶,18K白金錶殼,直徑40.8毫米,厚度10.9毫米,具有標誌性意義的fumé錶盤,飾有太陽紋,小時和分鐘、中央秒針 、機芯側動力存儲指示器,自製HMC 343手上鍊機芯,手工縫製的黑色鱷魚皮錶帶。
H. Moser & Cie. fumé錶盤概念錶,18K白金錶殼,直徑40.8毫米,厚度10.9毫米,具有標誌性意義的fumé錶盤,飾有太陽紋,小時和分鐘、中央秒針 、機芯側動力存儲指示器,自製HMC 343手上鍊機芯,手工縫製的黑色鱷魚皮錶帶。

 

通過這款絕對經典復古的腕錶,H. Moser & Cie.也證明:真正的奢侈品即使沒有顯眼的品牌標識或代表性的標記,也會立等可辨,就如同沒有藝術家署名的畫作一樣物有其主。錶殼側翼拋光與緞光修飾交替,fumé錶盤飾有旭日紋圖案,18K白金和鱷魚皮的貴重材質,機芯採用傳統修飾:H. Moser & Cie.就是獨一無二奢侈品的代表。

 

正如H. Moser & Cie.的首席執行官愛德華·梅朗 (Edouard Meylan) 所言:「我們的客戶來H. Moser購物時,他們尋找的是由真正的工匠打造的、具有獨特設計的原創腕錶。我們重視的是產品,而非品牌標識或市場推廣。」

 

事實上,在看似簡單的H. Moser & Cie.最新款腕錶的背後,凝聚的是近一個世紀的製錶經驗。在其核心採用的是完全由H. Moser & Cie自主設計並製造的專有機芯:手動上弦機芯HMC 343。其可替換的模組化擒縱機構也是自主生產,涉及的專業技術只被為數不多的製造商所掌握。在這一機械傑作的驅動下,三根指標繞錶盤旋轉 — 充滿著Moser經典永恆美感的錶盤。

 

fumé錶盤已經成為H. Moser & Cie.不可或缺的形象標誌 — 無論是赤(圖右)還是午夜藍色的fumé(圖左),抑或是標誌性的原型fumé(圖中)。簡潔素雅背後實則是複雜的生產過程,一項一項技術經過了反復測試和考驗。每個錶盤都以傳統的方式用機器製造而成,而後經過上色和手工修飾從而獲得著名的旭日紋圖案,這種圖案能產生奇妙的光線變化,越靠近錶盤邊緣光線會逐漸減弱,讓腕錶真正成為美的化身。
fumé錶盤已經成為H. Moser & Cie.不可或缺的形象標誌 — 無論是赤(圖右)還是午夜藍色的fumé(圖左),抑或是標誌性的原型fumé(圖中)。簡潔素雅背後實則是複雜的生產過程,一項一項技術經過了反復測試和考驗。每個錶盤都以傳統的方式用機器製造而成,而後經過上色和手工修飾從而獲得著名的旭日紋圖案,這種圖案能產生奇妙的光線變化,越靠近錶盤邊緣光線會逐漸減弱,讓腕錶真正成為美的化身。

 

fumé錶盤的製作依據的是H. Moser & Cie.的一個合作夥伴提出的最純粹的、富於藝術性的錶盤製作傳統;fumé錶盤已經成為這家從沙夫豪森起家的小型製錶商不可或缺的形象標誌 — 無論是赤金還是午夜藍色的fumé,抑或是標誌性的原型fumé。簡潔素雅背後實則是複雜的生產過程,一項一項技術經過了反復測試和考驗。每個錶盤都以傳統的方式用機器製造而成,而後經過上色和手工修飾從而獲得著名的旭日紋圖案,這種圖案能產生奇妙的光線變化,越靠近錶盤邊緣光線會逐漸減弱,讓腕錶真正成為美的化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