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Pieres家族馬球代言團隊探訪品牌日內瓦根基,讚嘆Polo系列與馬球運動的完美連結

援引用來定義高級腕錶暨珠寶大師的著名 “3C”評鑑準則,伯爵,這一個集創意(Creative)、現代(Contemporary)及經典(Classic)等特質的品牌,日前向國際馬球世界中占據最頂尖地位的 “4P” 馬球選手(Ellerstina Piaget馬球隊兄弟檔Gonzalito、Facundo 與Nicolas Pieres(馬球界傳奇球星Gonzalito Pieres的兒子),夥同表弟Polito Pieres),開敞了日內瓦總部及製錶廠房大門,歡迎4位馬球高手的蒞臨。作為瑞士頂級時計製作商的品牌代言人,前進伯爵設於日內瓦郊區的駐地,在全球行政總裁Philippe Léopold-Metzger及其團隊的引導下,於瑞士Pierre Studer SA.建築事務所所擘劃設計的簇新時尚廠房內,進行了一趟深度之旅。

 

伯爵設於日內瓦郊區Plan-les-Ouates的總廠,外型摩登現代
伯爵設於日內瓦郊區Plan-les-Ouates的總廠,外型摩登現代

 

「人們每次見到伯爵,便會想起馬球;當提到馬球時,便會聯想起伯爵」伊夫.伯爵

過去35年以來,高級鐘錶製作商伯爵,與馬球競賽世界分享著共通的求勝熱情。伯爵積極地參與了馬球的演進歷史,更在部份的片段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在小時候我就對馬球著迷了。」伊夫伯爵說「我們家中有一匹馬,它是我最喜愛的動物。之後我們更被馬球運動深深吸引。這是皇室的運動,華麗高貴,對修養的要求甚高。它的名字更散發出一種高尚的內涵。我們便因而沉醉於這個高貴的運動世界裡。就技術層面而言,馬球運動正體現出我們品牌的身份:運動要求極為嚴格,要求球手作精密計算同把握時間。無論是運動員還是觀眾,舉止都相當優雅。我認為這些也是顧客對我們品牌的期望。

 

過去35年以來,高級鐘錶製作商伯爵,與馬球競賽世界分享著共通的求勝熱情。伯爵積極地參與了馬球的演進歷史,更在部份的片段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在小時候我就對馬球著迷了。」伊夫伯爵說「我們家中有一匹馬,它是我最喜愛的動物。之後我們更被馬球運動深深吸引。
過去35年以來,高級鐘錶製作商伯爵,與馬球競賽世界分享著共通的求勝熱情。伯爵積極地參與了馬球的演進歷史,更在部份的片段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在小時候我就對馬球著迷了。」伊夫伯爵說「我們家中有一匹馬,它是我最喜愛的動物。之後我們更被馬球運動深深吸引。

 

伊夫伯爵於1979年創作Piaget Polo腕錶,高雅的設計,加上美麗動人的代言人烏蘇拉安德絲(Ursula Andress),成就Piaget Polo腕錶為當時錶壇的一顆明亮新星,自此在日新月異的潮流裡佔據了不可動搖的地位。「它是我第一只為回應市場需求而非打造潮流而設計的腕錶。」伊夫伯爵憶述。「在1979年,美國顧客正熱切期待一款高級名貴的運動型腕錶的出現。是以我們推出一款搭載7P石英機芯,配以古典指針和經典錶盤的腕錶。它的厚度只有31毫米,是當時全球最薄的腕錶,而且嚴格限量發行,令它成為了稀世珍品。與此同時,我們的設計師萌生出一個湛新的概念,就是將錶盤以及交替拋光與霧面打磨的錶帶連成一體,再加上雕刻裝飾。自此,這個款式便成為了伯爵的基調,超越時空限制,歷久不變。」

 

Piaget Polo FortyFive 飛返計時腕錶,45mm鈦金屬錶殼,精鋼緣飾,錶盤鑲貼夜光時標,搭載伯爵製880P PVD超薄自動上鍊飛返計時機芯,配備小秒針、日期視窗和第二時區顯示配備黑色PVD自動上鍊擺陀,設飛返計時功能、小秒針,日期顯示,第二時區顯示,型號G0A34001,台幣參考售價677,000。
Piaget Polo FortyFive 飛返計時腕錶,45mm鈦金屬錶殼,精鋼緣飾,錶盤鑲貼夜光時標,搭載伯爵製880P PVD超薄自動上鍊飛返計時機芯,配備小秒針、日期視窗和第二時區顯示配備黑色PVD自動上鍊擺陀,設飛返計時功能、小秒針,日期顯示,第二時區顯示,型號G0A34001,台幣參考售價677,000。

 

1980年代早期,伯爵在伊夫伯爵先生的指示下與馬球世界聯名,成為贊助馬球菁英運動的先驅。矢志於推廣該項極限運動所表述的勇氣與果敢、高標準及無瑕的精準度,伯爵自棕櫚灘馬球賽初始便積極參與賽事,從一開始的世界杯(World Cup)至今日馳名國際的USPA金杯(USPA Gold Cup)。

 

「永遠做得比要求的更好」(Always do better than necessary

Pieres家族來到日內瓦總部及製錶廠房,見證了伯爵專業製錶的歷程,更體現到了「永遠做得比要求的更好」品牌追求完美的精神。如代言人Facundo Pieres所言,「身膺品牌官方代言人,我與伯爵所共同分享、最重要的價值,便是對完美的追尋。這過程無異曠日廢時,但透過勤奮與努力,終能達臻完美境界。如何界定完美的定義?個人私領域的完美,於我而言是組成家庭;專業能力表現上,則意味著與我的兄弟們攜手在競賽中獲得最佳戰績。」

 

由左至右為Ellerstina馬球隊成員:Nicolás Pieres、Facundo Pieres、Gonzalo Pieres Jr.、Polito Pieres。
由左至右為Ellerstina馬球隊成員:Nicolás Pieres、Facundo Pieres、Gonzalo Pieres Jr.、Polito Pieres。

 

藝高膽大的他與兄長Gonzalito披上King Power Foxes球隊戰甲,征戰英國高等級馬球錦標賽(English high goal),於此同時,Polito及Nicolas則分別為Talandracas與RH Polo效力。Ellerstina Piaget馬球隊服,在4名品牌代言人的衝鋒陷陣間,在近幾年總成為終極馬球錦標賽-阿根廷Palermo地區所舉辦的阿根廷馬球公開錦標賽(Argentine Open Championships)-決賽場次上最耀眼的旗幟。

 

腕錶的系列名稱與品牌代言人,只是伯爵與馬球世界產生關聯的起點。伯爵同時更是全球數場慈善友誼賽與頂尖馬球錦標賽事的主要贊助商。從由棕櫚灘國際馬球俱樂部(The International Polo Club Palm Beach)所舉辦的USPA伯爵金盃錦標賽(USPA Piaget Gold Cup)(2015年度就有3名品牌大使挺進準決賽)、於阿斯彭(Aspen)舉辦的伯爵世界雪地馬球冠軍賽(Piaget World Snow Polo Championship),到紐約的伯爵漢普頓盃(Piaget Hamptons Cup),伯爵亦榮膺御林軍馬球俱樂部(Guards Polo Club)所舉辦加冕盃(Coronation Cup)、保佛馬球俱樂部(Beaufort Polo Club)高銀慈善盃馬球賽(Goldin Group Charity Polo)、瑞士蘇黎士馬球公園(Polo Zurich Park, Switzerland)與巴西聖保羅(Sao Paulo do Brazil)官方計時器。

 

賽場上首重律動、精準、卓越三者相乘的究極表現。結果與時機,之於場上的頂級馬球選手、之於製作出無數大匠之作以滿足無數挑剔手腕的腕錶商,同等至關重要。

 

Piaget Polo FortyFive,動力設計與嫺熟的科技駕馭,奉伯爵之名相遇……

傳奇的伯爵Piaget Polo系列,問世逾35年,而意喻著優雅、果敢及運動精神的Piaget Polo FortyFive系列,融鑄了馬球精神之餘,亦傲然地保有了其廣受全球最挑剔高級鐘錶藏家青睞的殊勝地位。出乎意料的質材,為品牌首批以鈦金屬精製的腕錶;律動十足的運動外型,將Piaget Polo款式的美學,以防水100米的錶殼精密包覆,延伸至模鑄橡膠錶帶,並大肆將尺寸擴張至45mm-一種與當代美學的唱和應對,及對既往Piaget Polo腕錶平均尺寸的緬懷。錶殼被賦予革新的線條曲線以完美貼合腕際,透明藍寶石水晶後底蓋則完美展現由伯爵錶廠自行研發製作的機芯。在Piaget Polo以珍貴金屬製作的歷史款式的感召之下,工藝表現與專門技術在律動建築學的驅馳之中動身出發。一反常態地以鈦金屬、精鋼及橡膠精製,並以表面的亮、霧面交錯拋光玩耍光影的對比,完美呼應本系列的歷史傳承。

 

Piaget Polo FortyFive計時腕錶系列標示著一個卓越新時代的降臨。直徑45毫米的鈦金屬錶殼與橡膠錶圈完美結合。其運動腕錶的外觀適用於騎馬或潛水等活動時佩帶。
Piaget Polo FortyFive計時腕錶系列標示著一個卓越新時代的降臨。直徑45毫米的鈦金屬錶殼與橡膠錶圈完美結合。其運動腕錶的外觀適用於騎馬或潛水等活動時佩帶。

 

鈦金屬款示搭配橡膠錶帶,加乘以更為強烈的運動風格

Piaget Polo FortyFive計時腕錶系列標示著一個卓越新時代的降臨。直徑45毫米的鈦金屬錶殼與橡膠錶圈完美結合。其運動腕錶的外觀適用於騎馬或潛水等活動時佩帶。防水深度達100米。其錶側按兩次更改錶帶長度的設計,令佩帶者倍感舒適。其特色的雕刻裝飾以拋光鋼面與磨砂鈦面交錯的巧妙設計。在瑞士的La Côte-aux-Fées精心打造的自動上鏈機械機芯充份保留伯爵錶的傳統。在命名以後,其唯一改變了的是錶盤擴大至45毫米。伯爵國際首席執行長Philippe Léopold-Metzger指出:「45毫米寓意馬球比賽長達45分鐘,同時亦順應現今的時尚品味。」

 

錶殼以5級鈦金屬鍛造,質地堅硬卻輕巧,在Piaget Polo腕錶上,以對待珍稀質材的態度精細處理,運用圓模雕刻處理的精鋼節段在錶框等距裝飾,同樣的元素延伸至黑色模鑄橡膠錶帶,在視覺上加重了錶殼與錶帶一體的整體性。計時碼錶款式的錶冠及按把同樣以鈦金屬製作,並在末端鑲飾蛋面型橡膠粒。錶殼與鍊帶一致的協美調性,就在黑暗與明亮、霧面與亮面兩者對比的衝突效應中,完整呈現了。亮面拋光與霧面噴砂表面的微妙融合,在這裡被創新地以鈦金屬及精鋼重新詮釋,更為突顯這只時計的強硬性格。

 

Piaget Polo腕錶以對待珍稀質材的態度精細處理,運用圓模雕刻處理的精鋼節段在錶框等距裝飾,同樣的元素延伸至黑色模鑄橡膠錶帶,在視覺上加重了錶殼與錶帶一體的整體性。
Piaget Polo腕錶以對待珍稀質材的態度精細處理,運用圓模雕刻處理的精鋼節段在錶框等距裝飾,同樣的元素延伸至黑色模鑄橡膠錶帶,在視覺上加重了錶殼與錶帶一體的整體性。

 

全自製的機芯:800P880P855P

伯爵高級製錶廠,將大複雜功能引入該系列之中:萬年曆功能。其所搭載的855P自動上鍊機芯,以服膺高級製錶傳統的程序精製而成。內蘊機械時間設定的萬年曆功能,代表最尊榮的製錶造詣之一,並可精準計時至2100年而無須調校。厚度僅5.6 mm的855P自動上鍊機芯,由伯爵高級製錶廠自行設計、研發與生產,具有時、分、小秒針、逆跳星期及日期指示,亦包含月份及閏年指示。閏年指示則原創性十足地以指針尖端的圓形開孔標示。

 

具備計時碼錶與飛返功能的伯爵自製880P機芯,同時具有時、分指示功能,6點鐘位置備有小秒針盤、12點鐘位置日期視窗與9點鐘位置的24時制第二地時區顯示。這一只厚度5.6mm的自動上鍊機械機芯,具有雙發條盒與大型鎖螺式擺輪,為這一只具有計時碼功能力腕錶提供高達52小時的長效儲存動力。藉由配備的導柱輪及直立式交叉棘爪,它因而具備了一只完善計時碼錶機芯的全數特質。另一只伯爵自製800P自動上鍊機械機芯,具有時、分及中央秒針指示功能,及6點鐘位置日期視窗。它搭載雙發條盒以確保高達72小時的動力儲存。振頻為每小時21,600次(3 赫茲),完美製錶的自然頻率。

 

Piaget Polo FortyFive 腕錶,45mm鈦金屬錶殼,精鋼緣飾,錶盤鑲貼夜光時標,搭載伯爵製800P PVD自動上鍊機械機芯,配備黑色PVD擺陀,設秒針及日期顯示 ,型號G0A34011,台幣參考售價465,000。
Piaget Polo FortyFive 腕錶,45mm鈦金屬錶殼,精鋼緣飾,錶盤鑲貼夜光時標,搭載伯爵製800P PVD自動上鍊機械機芯,配備黑色PVD擺陀,設秒針及日期顯示 ,型號G0A34011,台幣參考售價465,000。

 

藉由Piaget Polo FortyFive系列的誕生,使既有的Piaget Polo系列更為豐富,並證言了該系列擁有貼近摩登當代瞬變律動的特質。唯有專業腕錶製作商過人的動見觀瞻,方可架構起Piaget Polo系列無容歲月淘汰的經久成就。

 

備註:

伯爵日內瓦Plan-les-Ouates廠房,於2001年首度落成啟用,占地達30,000平方公尺,廠內所配置的技術人員涵蓋了40餘種專業技術,以此為伯爵腕錶系列佐加獨炙一格的手工打磨裝飾。總建築面積超過9,000平方公尺,現今規畫有原型專用工坊、售後服務部門,與全產品生產線合作無間。建築的設計結構亦反應了伯爵對細節的關注,引導進入主建築的人行天橋,象徵著腕錶指針,與環型建物精妙擘劃出錶盤形狀。

 

Piaget Polo FortyFive 飛返計時腕錶,45mm鈦金屬合不銹鋼材質,黑色錶面,白色阿拉伯數字顯示及螢光指針,12點鐘位置設日期顯示窗、9點鐘位置設第二時區顯示盤,搭載伯爵製880P超薄飛返計時自動上鍊機芯,錶釦配備夏季/冬季調校位置,黑色橡膠皮錶帶,型號G0A37004,台幣參考售價801,000。
Piaget Polo FortyFive 飛返計時腕錶,45mm鈦金屬合不銹鋼材質,黑色錶面,白色阿拉伯數字顯示及螢光指針,12點鐘位置設日期顯示窗、9點鐘位置設第二時區顯示盤,搭載伯爵製880P超薄飛返計時自動上鍊機芯,錶釦配備夏季/冬季調校位置,黑色橡膠皮錶帶,型號G0A37004,台幣參考售價801,000。

 

品牌在1874年由Georges Édouard Piaget先生於自家農舍創立,初始業務主力為機芯製作,供應予數個瑞士頂尖腕錶品牌使用,其後1943年孫輩Gérald 與Valentin Piaget繼承志業,並開始製作自有品牌腕錶。品牌旋即獲得成功,為因應逐步提高的業務量,1945年於La Côte-aux-Fée增設廠房,迄今,該工坊迄今仍持續生產伯爵舉世聞名的超薄機芯。伊夫伯爵先生在1979年設計並推出了Piaget Polo腕錶,以回應當時市場對一只真正奢華運動腕錶的想望。Piaget Polo也無庸置疑成為品牌的識別符碼之一,並於2001年改款面市。直至今日,品牌仍貫徹著創始人的信念(一如他追求機芯的極致完美與腕錶製作上無人能出其右的纖薄度),人生在世應當「永遠做得比要求的更好」(Always do better. than necessary)。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