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士昕論壇】我的朗格1815 Chronograph

德國鐘錶品牌有一百多個,有平價、中階與高級品牌,當然也有產量極少的高端獨立製錶品牌。以地理位置來看,德國位居瑞士北部,彼此因為地緣的關係,鐘錶資訊與技術的交流非常密切,常見德國錶搭載瑞士機芯也很稀鬆平常,不過真正全面使用自家開發的機芯,而且自行研製超過五十枚機芯的品牌只有A. Lange & Söhne朗格。

 

以前曾經到過瑞士幾家知名的鐘錶博物館,其中以La Chaux-de-Fonds拉紹得封的國立鐘錶博物館藏品最多,不過我更有興趣的是在每年十月第一週星期六舉辦的鐘錶嘉年華,這一天幾乎全瑞士二手錶商都齊聚於此,一年僅這一次,與香港每年兩次的錢幣與古董錶展雷同。在此可以買到與鐘錶相關的任何物品,除了時鐘、懷錶與腕錶,有維修工具、車床、庫存的錶殼、面盤與機芯等,運氣好還可當場拼湊成一支錶。只要出得起價錢,可以撿到寶,而不會撞到鬼,因為瑞士人不賣假錶。

 

1815搭載的是L 951.0機芯,振動頻率為18000次,配用寶璣式雙層游絲,有細緻的拋磨與修飾,是獨立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認為最好的機芯。
1815搭載的是L 951.0機芯,振動頻率為18000次,配用寶璣式雙層游絲,有細緻的拋磨與修飾,是獨立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認為最好的機芯。

 

最近我參觀了德國德累斯登數學物理沙龍博物館,它位於非常著名的茨溫格宮,被稱為「薩克森的格林威治」,在此可見識德國早期的鐘錶工藝,包括時鐘與懷錶,尤其是十六世紀的活動人偶座鐘相當有特色,動偶的主題多元化,製作的水準甚至超越瑞士。德國人發明懷錶,腕錶的許多功能都來自於懷錶,因此德國的高級腕錶也非常具有工藝技術與水準。而在館內唯一陳列的高級品牌是A. Lange & Söhne,包括一只1902年製造,在近期歷經五年修復的多功能複雜懷錶,還有1994年品牌復興時推出的經典作品Lange 1,這正代表品牌的技術傳承與崇高不可被取代的地位。

 

德國德累斯登數學物理沙龍博物館被稱為「薩克森的格林威治」,館內陳列數百件時計,值得愛錶人士一遊。
德國德累斯登數學物理沙龍博物館被稱為「薩克森的格林威治」,館內陳列數百件時計,值得愛錶人士一遊。

 

這是館內陳列的朗格1902年製造,在近期歷經五年修復的多功能複雜懷錶。
這是館內陳列的朗格1902年製造,在近期歷經五年修復的多功能複雜懷錶。

 

A. Lange & Söhne是德國鐘錶第一大品牌,除了品牌的高知名,工廠規模也夠大,精湛的製錶技術與品牌價值亦深獲錶迷的肯定。綜觀目前的一線品牌,包括PP、AP、VC與Breguet等都不約而同推出不鏽鋼錶款,A. Lange & Söhne的製錶堅持是只做貴金屬材質的手錶,依我的認知貴金屬手錶才是真正能被長久收藏而不會變質。另外,現在有很多品牌在擒縱結構的部份採用了高科技材料,雖然德累斯登是歐洲生產半導體的重鎮,有「歐洲矽谷」之稱,但A.Lange & Söhne卻只用傳統的物料,從過往的數百年驗證,以前的鐘錶用傳統的材質到目前也都能運行良好,矽晶體固然有其優勢,但易碎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A. Lange & Söhne絕對不會使用。

 

在我的收藏當中計時錶特別多,因為若以複雜的程度來說,它比陀飛輪與萬年曆的製作難度更高,尤其是高級的手上鍊計時機芯最能展現製錶工藝,早期最知名的莫過於Lemania、Venus與Valjoux,而現代最特殊的結構就是A. Lange & Söhne的計時錶。瑞士的計時機芯,構造大同小異,輪系的排列幾乎一樣,不同之處在於擒縱結構的微調方式與拋磨的處理。而德國的機芯結構就有較大幅的差異,其中A. Lange & Söhne絕對與眾不同,它是第一只具有計時三十分鐘積算盤指針可以瞬跳的功能,1999年首度出現在腕錶,非常值得擁有。

 

A.Lange & Söhne每一枚機芯均經過二次組裝與細心的拋磨處理,被多位 頂尖的獨立製錶師譽為全世界打磨最好的品牌。
A.Lange & Söhne每一枚機芯均經過二次組裝與細心的拋磨處理,被多位
頂尖的獨立製錶師譽為全世界打磨最好的品牌。

 

一般積算盤指針有兩種移動的方式,第一種是計時大秒針走一圈時,三十分鐘積算盤指針緩慢移動一格;第二種是當計時大秒針走到五十八秒時,三十分鐘積算盤指針才緩慢移動一格;第三種就是A. Lange & Söhne以瞬跳的方式快速彈跳到位,PP在十一年後才採用,GP也是在2013年才首見。瞬跳的方式看似容易,其實結構很繁雜,由多個零件組成,主要包括定位彈簧、跳分凸狀渦形齒輪、渦形輪軸及兩枚紅寶石觸角,結構獨特,這在腕錶史上首見,以前也僅出現在少數的計時懷錶,它是高端計時結構的象徵,目前僅有三個品牌採用。

 

A.Lange&Sohne的1815 Chronograph三十分鐘計時分針可以瞬跳的方式快速彈跳到位,這是首次在腕錶出現的功能。
A.Lange&Sohne的1815 Chronograph三十分鐘計時分針可以瞬跳的方式快速彈跳到位,這是首次在腕錶出現的功能。

 

1815 Chronograph沒有大日期功能,面盤的佈局更加單純,計時雙眼稍微往下的配置有別於一般的設計,而玫瑰金與黑面盤則屬於近幾年最熱門的搭配,具有測量脈搏的膊搏儀刻度,只要啟動計時功能,測量脈搏跳動三十次讓計時大秒針停格,即可得知一分鐘的心跳脈搏的跳動次數。另外亦有Flyback快速飛返歸零的功能,可用來連續測量同一時間或不同時間所耗費的數值。

 

A.Lange&Sohne機芯在擺輪橋板上皆有手工雕紋,此技法源自捷克的精雕工藝,可以增加品牌價值。
A.Lange&Sohne機芯在擺輪橋板上皆有手工雕紋,此技法源自捷克的精雕工藝,可以增加品牌價值。

 

1815搭載的是L 951.0機芯,振動頻率為18,000次,配用寶璣式雙層游絲,讓平衡擺輪的等時性佳,各方位的誤差值小,特別的是在四番輪的側邊加裝了偏心螺絲的微調機制,用來調節四番輪與傳動輪之間隙,讓計時大秒針不會抖動,這個微調螺絲是其他品牌少見的設計。另外配置了鵝頸式微調快慢裝置與螺絲平衡擺輪,在擺輪橋板上有手工雕紋,目前廠方有六位專職雕刻的技師,所有雕紋皆由人手完成,每位技師的雕刻刀法皆不同,從雕刻的紋路即可看出是誰的作品?當然也是獨一無二。此擺輪橋板的手工雕紋源自捷克的精雕工藝,有了這項雕刻技法,讓我更加愛上A.Lange & Söhne的製錶藝術。

 

獨立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曾經表示最好的手錶是A. Lange & Söhne的計時碼錶,除了德國的製錶工藝與瑞士不同,最讓大師讚賞的是機芯細膩的拋磨與修飾,錶迷選購手錶除了考慮品牌與錶款,機芯精緻的拋磨肯定是另一個重要選項。

 

現在的高級腕錶就是玩細節與機芯的拋磨,曾經有多位頂尖的製錶師在瑞士Baselworld展場閒聊,當談到拋磨技法的優劣時,大家一致公認A. Lange & Söhne是表現最優異的品牌,拋磨的水準超越其他一線品牌,這是A. Lange & Söhne在製錶工藝上最引以為傲的展現,也正是我選擇它的理由。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