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年代的迴聲:芝柏表Esmeralda Tourbillon 陀飛輪腕錶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三金橋陀飛輪象徵著芝柏表陀飛輪工藝的頂點,自1860年代問世以來便在傳統製錶工藝領域立下了難以被超越的美學標準。而今年為品牌創立225週年誌慶的Esmeralda Tourbillon 三金橋陀飛輪腕錶則再次重現了這樣的工藝極致,以絕美的姿態緬懷輝煌年代。

 

以旋轉籠架收納擒縱系統以抵消地心引力的單一作用力影響的陀飛輪機制,是懷錶時代的重要發明。儘管機能上的意義到了腕錶時代已經消失殆盡,不過精密的機械結構以及優美的運行姿態,使得陀飛輪成功地轉型成為鐘錶工藝的象徵。精準不再是陀飛輪唯一的存在目的,以最優美姿態彰顯工藝的珍罕,成為陀飛輪的全新價值。而提到優美的陀飛輪,就絕對不能不提芝柏表的三金橋陀飛輪,這個在1889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贏得金獎的鐘錶工藝傳奇即使在1個多世紀後的今天依然經典,也成為芝柏表最具代表性與品牌識別度的設計,芝柏表推出這款Esmeralda Tourbillon 三金橋陀飛輪腕錶,就是希望能夠以三金橋這個經典設計為品牌創立225週年誌慶。

 

1889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贏得金獎的三金橋陀飛輪懷錶

1889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贏得金獎的三金橋陀飛輪懷錶

 

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的名字是來自十九世紀末墨西哥的鐘錶珠寶零售商La Esmeralda,當時芝柏表積極拓展南美洲市場,甫在巴黎世界博覽會獲獎的三金橋陀飛輪懷錶就是由La Esmeralda負責銷售,並且由當時的墨西哥總統波費里奧·迪亞茲(Porfirio Díaz)將軍收購。後來這枚懷錶一直由迪亞茲將軍的家族所持有,直到1970年代迪亞茲將軍的後人才將這枚傳奇懷錶賣回芝柏,成為芝柏表博物館的館藏。這枚為慶祝品牌創立225週年推出的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靈感便是擷取自這枚充滿傳奇色彩的懷錶,包括箭形三橋以及七弦琴形狀的陀飛輪框架等設計元素都在這枚腕錶忠實地重現。

 

03

44毫米的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實際配戴起來相當襯手,必須歸功於良好的人體工學設計。

 

05

巧妙的錶耳弧度是舒適配戴感的關鍵

 

04

考究古董錶設計的箱型風防,使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具備古董懷錶般圓潤的輪廓

 

不同於原創懷錶的精雕細琢,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給我們的第一印象卻是相當簡潔俐落,不過在錶殼結構的設計上則可以看出刻意重現懷錶風貌的企圖,44毫米的圓形錶殼搭配箱型風防的設計勾繪出古董懷錶般圓潤的輪廓,同時錶圈的部分刻意收窄使面盤的面積更加開闊,如此的錶殼結構造成視覺感大於腕錶尺寸的錯覺。不過錶耳的設計感覺是經過相當精密的計算,因此實際配戴的手感與手腕的曲線相當契合。我們這位編輯的日常配錶的錶徑是32毫米,而在試戴這枚44毫米的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時卻相當襯手,必須要相當佩服設計師在人體工學方面的用心。

 

06

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採用的是經典三金橋的設計,儘管同樣搭載GP09400自動機芯,風格卻迥異於DLC鈦金屬Neo-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

 

在充滿古典懷錶氛圍兼具人體工學設計的錶殼中,所搭載的是品牌自製的GP09400自動三金橋陀飛輪機芯。芝柏表先後共開發出2款自動上鍊的三金橋陀飛輪機芯,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所搭載的GP09400機芯是GP09600的後繼機種,延續了採用設置在發條盒一側的微型自動陀以維持三金橋陀飛輪機芯嚴謹架構的設計外,機芯尺寸加大至36.6毫米(GP09600為31毫米),動力儲存則延展至60小時(GP09600為48小時),適用於像是前幾年推出的DLC鈦金屬Neo-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這種更大型的腕錶。不過在Neo-Tourbillon中GP09400所採用的DLC鈦金屬三金橋所呈現的是較前衛的設計,而在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中,GP09400則採用傳統的三金橋設計,描繪出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的經典風貌。

 

07

橋身的每一個微小的轉角、內倒角、穴孔邊緣等諸多細節都仔細地打磨成完美的鏡面,耀眼的光芒與玫瑰金錶殼以及太妃式指針(Dauphine Hands)互相輝映。

 

以橫跨面盤的3枚金橋串連完整機芯結構是芝柏表三金橋陀飛輪最膾炙人口的設計特徵,直線盤列的齒輪系直接設置在面盤側以展現機械的嚴謹秩序與結構之美,讓鍾情於傳統機械工藝的人們為之傾心不已。向品牌傳奇經典致敬的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則更進一步在這個設計基礎上,將高級鐘錶的傳統修飾工藝揮灑到淋漓盡致。首先映入眼簾的3枚金橋以玫瑰金打造,所採用的是芝柏表在1889 年於巴黎世界博覽會贏得金獎的三金橋陀飛輪懷錶中,經改良後的箭形金橋樣式,並以最高水準的工藝進行倒角處理以及打磨修飾,小小橋身的每一個微小的轉角、內倒角、穴孔邊緣等諸多細節都仔細地打磨成完美的鏡面,耀眼的光芒與玫瑰金錶殼以及太妃式指針(Dauphine Hands)互相輝映。

 

七弦琴造型陀飛輪框架,是芝柏表陀飛輪最具識別度的設計,承載著擒縱系統旋轉的纖細框架以弧形線條勾勒出優美的身形

七弦琴造型陀飛輪框架,是芝柏表陀飛輪最具識別度的設計,承載著擒縱系統旋轉的纖細框架以弧形線條勾勒出優美的身形

 

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的另一個主角,是位在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裝置。錶友們都相當熟悉的七弦琴造型陀飛輪框架,是芝柏表陀飛輪最具識別度的設計,承載著擒縱系統旋轉的纖細框架以弧形線條勾勒出優美的身形,自1880年代起便被視為芝柏表專屬的設計。然而要在弧形纖細的陀飛輪框架做出出倒角以及進行鏡面拋光等修飾工藝難度極高,即使熟練的工匠也需要花上相當長的時間來完成修飾,才能令這個機械裝置在不斷地飛旋輪轉間映出華麗的殘影。

 

09

機板以機刻雕花工藝刻劃出銳利而繁複的放射狀刻紋,使面盤呈現豐富的層次感

 

10

花形放射刻紋賦予發條盒更豐富的視覺感,襯托著經完美修飾的金橋

 

與懷錶的設計概念如出一轍,在芝柏表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的機芯幾乎是鑑賞的全部重點,因此在機芯的修飾上更需要力臻完美。在Esmeralda Tourbillon三金橋陀飛輪腕錶的機芯裝飾工藝中,為了凸顯3枚金橋與陀飛輪的矜貴,特別在機板以及發條盒等表面以機刻雕花工藝刻劃出銳利而繁複的放射狀刻紋,使面盤呈現豐富的層次感。目前在瑞士具備機刻雕花技術的工匠,以及能夠製作機刻雕花的古董車床屈指可數,即使只是作為襯托裝飾的部分也運用了如此珍罕的工藝技巧,足見芝柏表賦予這枚腕錶的高度期待以及對於工藝的堅持。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Joseph

「精緻而純粹的機械製品。不,也許可以稱為工藝品。沒有放進一片石英或微晶片。一切都是由精細的發條和齒輪規律地動作著。而且將近半世紀不休止地繼續動到現在,所刻出的時刻還驚人的正確。」~《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村上春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