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薄才是真功夫—行家才懂的複雜功能:PIAGET Altiplano Collection

必須在既有的機能條件下追求極致纖薄的最大可能,是超薄工藝最嚴苛的挑戰。相較於其他複雜功能追求機能與美感的最完美呈現,超薄工藝更接近物理極限的挑戰,分毫沒有妥協的可能,在多如繁星的瑞士高級製錶廠中也僅有極少數品牌擁有打造超薄腕錶的能力。然而在設計上除了纖薄的外型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亮點,堪稱最「低調」的複雜功能。作為超薄工藝的專家,伯爵不僅屢屢刷新超薄紀錄,更進一步透過不同的功能詮釋,賦予複雜工藝更多樣的面貌,展現伯爵在超薄工藝的極高掌握度。

 

製作超薄腕錶必須為追求極致纖薄而盡可能採用簡化的機械結構,設計傾向簡約風格的超薄工藝,技術門檻相當高,可說是行家才懂得欣賞的複雜功能。
製作超薄腕錶必須為追求極致纖薄而盡可能採用簡化的機械結構,設計傾向簡約風格的超薄工藝,技術門檻相當高,可說是行家才懂得欣賞的複雜功能。

 

提到鐘錶的複雜功能,人們所聯想到的泰半都是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 這類具有一定的技術門檻,以及鮮明機能特徵的作品。相較之下,為追求極致纖薄而盡可能採用簡化的機械結構,設計傾向簡約風格的超薄工藝,儘管技術門檻並不低,卻難以被歸納在複雜功能之列。不過隨著人們對鐘錶工藝的鑑賞力提高,有愈來愈多收藏家們領略到超薄工藝的珍貴之處,也讓更多品牌將更多資源投注在超薄工藝領域中。只是相較於其他複雜功能,超薄仍然像是另一個更高層次的工藝領域難以企及。

 

超薄機芯的零件配置更加緻密,意味著零件之間的公差更小,需要經多年訓練,技術更純熟的製錶師才足以擔綱超薄腕錶的裝配。
超薄機芯的零件配置更加緻密,意味著零件之間的公差更小,需要經多年訓練,技術更純熟的製錶師才足以擔綱超薄腕錶的裝配。

 

技術力的極致展現

長期以來超薄工藝難以普遍,其中一項原因便是技術門檻的問題。超薄腕錶所需的薄型機芯架構以及薄型的零件,與一般機芯的設計思維完全不同,幾乎沒有通用機芯或零件可供運用,所有零件都必須完全重新設計製造。因此開發超薄機芯的基本條件就是必須擁有完整的機芯設計與製造能力,而「完全製錶廠」在瑞士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超薄腕錶所需的薄型機芯架構以及薄型的零件,與一般機芯的設計思維完全不同,幾乎沒有通用機芯或零件可供運用,所有零件都必須完全重新設計製造。
超薄腕錶所需的薄型機芯架構以及薄型的零件,與一般機芯的設計思維完全不同,幾乎沒有通用機芯或零件可供運用,所有零件都必須完全重新設計製造。

 

另一方面,超薄機芯的零件配置更加緻密,意味著零件之間的公差更小,需要經多年訓練,技術更純熟的製錶師才足以擔綱超薄腕錶的裝配。因此超薄工藝可以說是對製錶廠技術實力的全面考驗,而這也是從過去到現在,仍然只有極少數瑞士錶廠擁有涉獵超薄工藝的能力。

 

複雜功能收藏中的最後一塊拼圖

複雜功能是傳統製錶工藝的最終展現,對於鐘錶收藏家來說,幾乎所有複雜功能都具備著鮮明的機能與設計特徵,只要稍具專業知識都能迅速掌握鑑賞的要領。不過超薄腕錶除了纖薄的身形外,設計與機能的重點幾乎全都隱藏在錶殼內,沒有其他外顯的特徵,用「最低調的複雜功能」來形容超薄腕錶可以說是非常貼切。只有累積多年賞錶資歷的極少數的菁英收藏家,才具備這種在簡約中發現不凡,從微米間看見世界的超凡鑑賞力。因此超薄腕錶就像是一種境界,鐘錶收藏的履歷中的最後一片拼圖,只有閱盡千錶才能發現箇中的美好。

 

Altiplano 1200D18K 白金錶殼,錶殼機芯鑲嵌鑽石,錶徑40 毫米,時、分針,1200D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1200D
18K 白金錶殼,錶殼機芯鑲嵌鑽石,錶徑40 毫米,時、分針,1200D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從1950 年代便開始推出超薄機芯的Piaget 伯爵可以說是極少數特別在超薄工藝領域鑽研的瑞士鐘錶品牌。雖然包括江詩丹頓、積家、寶格麗…… 等愈來愈多特別著重在鐘錶工藝的品牌,在最近幾年也開始陸續加入超薄工藝的行列。不過說到在超薄工藝的專注度以及掌握度,還是少有品牌能夠與伯爵並駕齊驅。而為了展現品牌在超薄工藝領域的優勢與熱情,伯爵更在最近幾年陸續推出各種結合裝飾工藝或是複雜功能的超薄腕錶,以更多樣化的詮釋方式演繹纖薄工藝之美。

 

從超薄工藝出發,集結創意與技術力的無限可能。超薄也能這樣玩。

 

追求纖薄極限是超薄工藝的基礎,真正的功夫是在這個基礎之上創造出的更多可能性,薈萃伯爵超薄工藝的Altiplano 系列所展示的就是品牌在超薄工藝所做的各種詮釋。無論是手上鍊或自動上鍊的基礎功能或是附加功能的複雜錶款,透過伯爵的精湛技藝,都能將品牌在超薄工藝以及設計美學展露無遺。

 

超薄×鏤空: Altiplano 1200S & 1200D

機芯與裝飾工藝結合必須在美感和機能穩定性之間取得平衡,無論技術以及美學都要有更高的掌握度,尤其在超薄機芯的展現。分別於2012 年與2013 年推出的1200S 和1200D 兩款結合超薄工藝與鏤空藝術的機芯,將纖細的機芯零件進一步鏤空,僅保留支撐結構的骨架,同時兼顧結構美感與機能穩定性,可以說是超薄工藝最極致的展現。而1200D 更進一步結合珠寶鑲嵌,在細幼的機芯骨架上鑲鋪鑽石,展現極致奢華感。

 

Altiplano 1200D18K 白金錶殼,錶殼機芯鑲嵌鑽石,錶徑40 毫米,時、分針,1200D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1200D
18K 白金錶殼,錶殼機芯鑲嵌鑽石,錶徑40 毫米,時、分針,1200D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1200S18K 玫瑰金或白金複合鉑金錶殼,錶徑38 毫米,時、分指示,1200S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1200S
18K 玫瑰金或白金複合鉑金錶殼,錶徑38 毫米,時、分指示,1200S 自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

 

超薄×複雜功能:Altiplano Chronograph

Altiplano Chronograph 計時碼錶是系列中第一個複雜功能的成員,同時也是寫下最薄手上鍊計時機芯和錶殼雙項紀錄的作品。搭載883P 手上鍊飛返計時機芯具備飛返計時以及兩地時間功能,其中位於機芯上層的計時功能組件的部份,採用需要較多垂直空間的導柱輪啟動裝置與垂直離合機構的組合,以確保計時功能操作時的流暢手感,並且避免計時秒針在啟動時的顫動問題。是以機能穩定性優先於超薄的順序來設計這枚機芯。

 

Altiplano Chronograph18K 玫瑰金錶殼,錶徑41 毫米,時、分、小秒針、飛返計時、兩地時間,883P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5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與後底蓋,棕色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Chronograph
18K 玫瑰金錶殼,錶徑41 毫米,時、分、小秒針、飛返計時、兩地時間,883P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5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與後底蓋,棕色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Chronograph18K 白金錶殼,錶圈鑲嵌鑽石,錶徑41 毫米,時、分、小秒針、飛返計時、兩地時間,883P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5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與後底蓋,黑色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Chronograph
18K 白金錶殼,錶圈鑲嵌鑽石,錶徑41 毫米,時、分、小秒針、飛返計時、兩地時間,883P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5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與後底蓋,黑色鱷魚皮錶帶。

 

超薄×極致設計:Altiplano 900P

為追求極致纖薄而採用錶殼、機芯一體化的設計,Altiplano 900P 將後底蓋作為機芯的機板,並將橋板置於面盤側,完全推翻傳統機芯的設計邏輯。偏心式的齒輪系、指針和懸浮發條盒,這樣的設計不僅大幅降低機芯厚度,同時又與Altiplano 系列的經典設計元素完美契合。完全跳脫傳統鐘錶設計邏輯的框架,將腕錶的整體厚度微縮到3.65mm的驚人厚度。

 

Altiplano 900P18K 白金錶殼,錶徑38 毫米, 偏心時、分針,900P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2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900P
18K 白金錶殼,錶徑38 毫米, 偏心時、分針,900P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2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900P高級珠寶腕錶18K 玫瑰金錶殼鑲嵌78 顆鑽石,錶徑38 毫米,偏心時、分針,900P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20 米,鱷魚皮錶帶。
Altiplano 900P高級珠寶腕錶
18K 玫瑰金錶殼鑲嵌78
顆鑽石,錶徑38 毫米,偏心時、分針,900P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20 米,鱷魚皮錶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