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時代:157年來第一人,霍建華擔任沛納海大中華區品牌代言人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自1860年創立以來,沛納海不曾簽任品牌代言人(brand Ambassador),即便是人盡皆知如Sylvester Stallone (席維斯·史特龍)和Jason Statham(傑森·史塔森)這樣的好來塢巨星級愛好者與鑑賞家。出人意外的,沛納海2017年3月2日在北京舉行記者會,由總裁Angelo Bonati正式宣布邀任霍建華擔任品牌大中華區代言人。

 

 

 

去年12月,沛納海所屬的Richemont集團主席Johann Rupert先生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曾表示:「奢華產業勢必將在不久的未來迎來重大變動。」 「今天的社會將尊重錯放在不對的人身上。 行善的人和做對事的人往往被冷落在報紙的最後一頁,足球運動員收入以百萬計;時裝設計師在走秀的最後才得到舞台上的短暫一瞥,而那坐在最前排、穿著荒謬可笑衣著的女人竟能因現身而收取可觀酬勞。一想到有些人為了贏得注意所能墮落的程度,就讓我不覺顫抖。我們的價值觀到底在哪裡?」許多觀察家因此推測Richemont集團旗下品牌對業界慣見的「品牌大使」之類的操作方式或許將有所改觀。

 

Richemont集團主席Johann Ruper(Photo Credit: Marco Kesse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過去在被問到何以沛納海能一錶難求,如此成功的原因時,Panerai 總裁Angelo Bonati表示 :「首先,我們決定一年中將要製造的手錶數量。今年將會比去年稍稍多出一點,但我們仍希望保持這一需求遠遠大於供應的比例。這是決定因素之一。不過還有一個真正能保證我們獨家產品的原因:控制的分銷。」 「我們對手錶零售商的數量嚴格控制,而且我們在篩選時,非常,非常地挑剔。從 Panerai 能夠實際控制零售商銷售的產品的角度來講,我們的分銷制度概念相當先進。我們不希望我們的手錶在櫥窗里停留哪怕是只有片刻。如果一個零售商訂購了一定數量的某個款式,我們不會一次完全供貨。只有在一支錶售出之後,我們才提供下一支。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分銷永遠保持’乾淨’,不存在灰色或第二級市場。這是我們這個品牌的哲學。」

 

沛納海總裁Angelo Bonati (Photo Credit: Marco Craig-Officine Panerai)

 

而今,沛納海之所以打破157年的慣例,選擇大中華區作為第一位品牌發言人的標的,期許此一地區成為品牌未來主要成長動能的主來源的動機不言自明。即便「成就和熱潮絕對是一個傳奇故事」、「在手錶這個高度競爭的行業領域裡,於驚人的短時間內一舉成名」的沛納海(引述自著有【Panerai and the Historic Radiomir】一書的沛納海專家Malcolm Lakin所言),終究仍有這麼一個必須回到凡塵,想方設法提升知名度(華人地區),並宣揚沛納海的世界與價值的時候。而要重返高度成長,最自然而然的方法,當然是回頭訴諸於最初成功的因素。

 

主角霍建華參觀沛納海源起的佛羅倫斯,在這個以文藝復興搖籃為美名的城市,,探索城中與品牌歷史有莫大淵源的著名地標。

 

且讓我們將時光回推到二十世紀末,沛納海初在腕錶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那個時代。而更在此之前的沛納海,根本只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義大利地方品牌,所生產的手錶僅為義大利海軍成員們所獨家專有,只在極少數的手錶愛好者與收藏家之間享有名聲。1993年,沛納海第一次向公眾公開發售,推出限量製作一千只的 Luminor 和Mare Nostrum 型號手錶。原本該是波瀾不興的地區性銷售,在一位義大利男士對此腕錶一見鍾情後,故事就此改寫。因為這位男士恰巧是當時以洛基(1976)「第一滴血」系列(1982~2008)電影紅遍全球的Sylvester Stallone (席維斯·史特龍),而其他愛錶者也因著他帶來的高曝光度,認識了「強悍+大錶徑」在當時錶壇堪稱擁有最高辨識度的沛納海。因為太熱愛沛那海,席維斯·史特龍甚至特別商請沛納海改裝一批 Luminor Submersible,成為1995年限量製作發行的Luminor Submersible Sly tech,後來出現出現在的電影 Daylight 中。

 

Sylvester Stallone (席維斯·史特龍)在「十萬火急」(Daylight)一片中配戴沛納海手錶,那時可不是因為代言而配戴,純粹是愛戴而戴。

 

各位佩迷現在對以下的故事應該是耳熟能詳:1938年,沛納海賣出最早一批 Luminor Panerai手錶給義大利海軍,這只手錶對義大利海軍和錶壇,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和意義:義大利海軍潛水員利用這只手錶,和德軍聯手痛擊盟軍;而原本只有防水錶的錶壇,也真正出現了第一批潛水錶之一。Luminor Panerai 也奠定了 Panerai 系列錶款的兩項最大特色,包括深具特色的防水性能和龍頭護橋,以及清晰易讀的面盤數字與設計。其後,Panerai又創製了著名的 Radiomir 腕錶,配發給無線電員使用,這是最早採用 Radium作為錶面數字夜光塗裝的手錶;而Luminor Panerai 則使用較不危險的 Tritium,配發給潛水員使用。然而在沛納海於 1997 年被 Vendome 集團 (今日Richemont的前身) 以一千兩百萬美元收購 (太便宜了!!)之前,這段歷史即便是義大利本地或國外的沛納海藏家也未必清楚。因此,錶界觀察家一般都認為,席維斯史特龍和其他許多偏愛大型手錶的影視名人的熱愛,對沛納海其後能迅速席捲全球,造成搶購風潮,的確產生了不可抹滅的影響力。

 

阿諾史瓦辛格開心地展示史特龍送給他的沛納海腕錶。

 

阿諾史瓦辛格相當喜愛沛納海腕錶

 

Jason Statham(傑森·史塔森)也經常在電影中佩戴沛納海

 

憑藉在《花千骨》電視劇中的出眾表現,霍建華榮獲《中國新聞週刊》的年度演藝人物獎項,亦獲選為2015年中國最具影響力人物中前50名的演員,同時亦是「影響中國」2015年度人物之一。Angelo Bonati 表示︰「霍建華是位出色的演員,其個人風格鮮明出眾,氣質優雅,與沛納海腕錶的獨特調性相輔相成。他的演藝成就足證其優秀才華,並將對事業同樣的熱誠融入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之中,讓有幸能瞭解他的人,欣賞這份真摯與熱忱。我們深感榮幸,邀得他肩負大中華區品牌代言人的重任。」

 

霍建華說到︰「沛納海是經典、雋永的腕錶品牌,歷史與品牌個性緊密相連,且品質卓越。品牌所堅守的信念與我對事業所秉持的態度不謀而合。只有純正而真摯的熱忱才能觸動最真實的情感表達。」

 

霍建華的另一個身分是女星林心如的丈夫,他們聯合主演的作品包括《地下鐵》(2006年)及《傾世皇妃》(2011年)。二人於2017年1月喜獲千金。

 

1979年12月26日出生於台北,身兼演員、歌手及出品人的霍建華塑造了眾多深入人心的銀幕形象,包括《海豚灣戀人》的鐘曉剛 (2003年)、《仙劍奇俠傳三》的徐長卿 (2009年)、《笑傲江湖》的令狐沖 (2013年) 及《花千骨》的白子畫 (2015年)。霍建華也的確足堪勝任「完美體現沛納海的非凡品質、純正品位及真摯熱忱」,至於能不能為沛納海帶來向史特龍等好萊塢大腕那般的神奇效力,就且讓我們拭目以待了。

 

台灣土生土長的霍建華能不能為沛納海帶來向史特龍等好萊塢大腕那般的神奇效力,就且讓我們拭目以待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