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式美學與瑞士製錶的完美融合
BVLGARI腕錶設計高級總監Fabrizio Buonamassa專訪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2016年,BVLGARI寶格麗以一款超薄三問錶Octo Finissimo Minute Repeater驚豔全球錶壇;今(2017)年,品牌三度挑戰世界紀錄,打造出一款總厚度僅5.15毫米、自動上鍊機芯厚度僅2.23毫米的Octo Finissimo Automatique腕錶,讓經典的Octo腕錶再次攀越製錶工藝的薄型極限。參訪巴塞爾錶展的期間,有幸能夠專訪到設計出這款精緻腕錶的品牌腕錶設計高級總監Fabrizio Buonamassa,談論到獨特的義大利設計風格和美學的觀感。

 

BVLGARI Octo Finissimo 系列打破世界紀錄的超薄陀飛輪腕錶(左)、超薄三問腕錶(中)和超薄自動腕錶。

 

Watchviews(以下簡稱為W):您以前曾經在Fiat集團從事汽車設計的工作,現在則是打造精緻的腕錶,您認為兩者之間的異同之處分別是什麼?
Fabrizio(以下簡稱為F):尺寸當然是最顯著的差別了,而且不只是產品上的差異,連設計圖都是大小有別,以前的製圖桌要很大,現在隨時有個小茶几就行了。相同的是,兩者都是高度複雜的機械組合體,也都需要到相似的機械力學原理,只不過力道的大小有點不同。

W:視覺表現的風格上,是不是也有些差別?
F:我倒是覺得在美感的運用上,有些不同。國家、民族的差別,就很明顯。德國人的設計,能夠顧慮到簡約風格、功能性,而義大利人在設計上,還要再多考量到「美感」,順暢運轉的同時,也要讓人感受到美。義大利人是很喜愛追求「美」的,我們的建築、我們的服飾,甚至是每天日常的食物,都要有種美感,這是深藏在我們的DNA裡頭的。

 

Octo Finissimo 自動腕錶所搭載,厚度僅 2.23毫米的最薄自動上鍊機芯Calibre BVL 138。

 

W:你已經從事設計工作超過20年了,在你的眼中,一個成功的設計師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特質?
F:在我擅長的領域裡,設計師不僅要能夠想像出全新的創意,更要懂得將它具體化,而且不是在平面上思考,更進一步地要用「空間」來想像。

W:所以你可以直接在腦中「想像」出一枚3D的機芯?
F:是的,畢竟你要設計的是一個立體的物品。即使現在有很多的電腦設計軟體來做為輔助工具,但是創意發想最有功效的,還是你自己的大腦。

 

美,每一處細節的美,是Fabrizio Buonamassa在設計每一只腕錶時,最為在乎的核心理念。

 

W:你認為有什麼有效的方法,來發掘創意,和培養美學、美感?
F:點子(Idea)其實是很難被「管理」的,它確實是隨手可得的,在你生活的每一個體驗中,電影、美食、建築、傢俱,它的外觀線條,或是表面色澤,都可以保持不停地觀察,同時蒐集你感到興趣的元素、覺得美麗的事物,但有時候當你在創作的時候,它未必就能夠及時從腦海中跳出來,只能說……多觀察、多蒐集,就能夠多些可以運用的素材。

 

設計隱藏式錶扣之手稿。

 

W:近年來,寶格麗在Octo系列投注不少心力,也交出了非常精采的成績,談談你身在其中的感想吧。
F:從之前的陀飛輪,到去年的三問腕錶,到今年Octo Finissimo Automatique腕錶,很感謝大家對於這些作品的肯定和喜愛。對我們而言,要追求極致的超薄,每一處細節都要重新地思考規劃,經常需要不停地解構、再組合的步驟,才能打造出最終的心血結晶。

W:相較於去年的三問腕錶,和今年的自動腕錶,在設計層面上是否有所不同?
F:把複雜功能放進去,是一種思維模式;而當你反過來要從裡頭把組件給抽取出來的時候,又是另一種困難的取捨。而且追求超薄,也必須是全面性的思考。你看在Octo Finissimo Automatique腕錶的錶扣,我們都思考到如何將它隱藏在錶帶之中,讓它佩戴起來更加服貼。當然,「美」還是最不能忽略的重要環節了(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Chien

Joseph Chien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它永遠無窮無盡;最短的也不莫過於時間,因為我們心中的計劃都來不及完成。」鑑賞腕錶的實體,其中精湛的手工技藝、複雜的機械結構,都是完美,始能引人驚豔讚嘆;也都是不完美,才可追求更臻完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