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趨勢大師湯馬斯.佛里曼與朗格全球總裁Wilhelm Schmid討論未來發展趨勢
「加速颶風下看環球競爭」國際論壇於北市舉辦,研討克服科技急速發展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於2017年6月22日舉行的國際論壇上與朗格全球總裁Wilhelm Schmid及多位跨國企業管理層探討「加速颶風下看環球競爭」(The Global Competition under Accelerating Hurricane)的議題。他們分別發表演說討論環球發展趨勢,以及在科技急速發展、市場劇變及環保問題等挑戰下,在自己所屬範疇中,如何穩守突擊,躋身行業前茅。當日座無虛席,現場反應十分熱烈。

 

世界趨勢大師湯馬斯.佛里曼旋風式訪台,並出席於2017年6月22日舉行,由朗格及金生儀鐘錶公司全力支持的國際論壇。

 

湯馬斯.佛里曼曾三次奪得普立茲獎,暢銷作品包括《世界是平的》、《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及《我們曾經輝煌》等,他對世界格局的分析精闢獨到,獲公認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新聞工作者之一。這位世界趨勢大師旋風式訪台,並出席由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主辦,朗格及台灣歷史悠久的金生儀鐘錶公司全力支持的國際論壇。論壇在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舉行,當日盛況空前,全院滿座。論壇由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致開幕辭揭開序幕,然後湯馬斯.佛里曼隨即進行長達一小時的演講。他在演講中不但介紹他的全新著作《謝謝你遲到了》(Thank You for Being Late),又深入淺出解構當今環球政治、經濟及社會等多方面現況。

 

左起:瑞銀集團台灣行政總裁陳允懋、朗格全球總裁Wilhelm Schmid、世界趨勢大師湯馬斯.佛里曼、台達電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鄭崇華、中華民國科技部部長陳良基、高通主席Derek Aberle及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高希均。

 

朗格全球總裁Wilhelm Schmid作為唯一來自腕錶品牌的代表,在演講中巧妙地以湯馬斯.佛里曼新書書名《謝謝你遲到了》為引子,現場氣氛即時變得熾熱。簡單介紹品牌歷史後,他以朗格為例子,回應書中提及的「3M」——Market(市場)、Mother Nature(大自然)及Moore’s Law(摩爾定律)。應付市場方面,朗格緊貼時代脈搏,在不同社交平台與支持者交流。Wilhelm Schmid表示經常有人問他:「智能腕錶有沒有威脅到傳統機械腕錶」,他認為其實兩者屬截然不同的產品,相較之下,機械腕錶可以滿足人類在情感上的需求,同時是文化象徵。應付大自然方面,他透露朗格全力支持保護環境。品牌位於德國的廠房以可持續概念營運,擁有薩克森地區最大地熱能發電站,除了55個深入地下125米作衡溫用途的熱交換器外,全部電源均來自綠色能源,有效減排二氧化碳。對於摩爾定律,Wilhelm Schmid向現場觀眾闡述品牌近年來銳意完善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等極為精密的型號、開發諸如Zeitwerk的嶄新設計及技術概念,以及自製游絲三大範疇,證明朗格永不停步的志向。

 

朗格全球總裁Wilhelm Schmid以朗格為例,分享面對「3M」挑戰,品牌如何立身處世。

 

除了Wilhelm Schmid外,台達電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鄭崇華、瑞銀集團台灣行政總裁陳允懋及高通主席Derek Aberle亦先後分別上台分享湯馬斯.佛里曼的新書讀後感,並發表演說討論在科技急速發展、市場劇變及環保問題等挑戰下,在自己所屬範疇中,如何穩守突擊,躋身行業前茅。

 

論壇在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舉行,主題為「加速颶風下看環球競爭」,現場反應熱烈,座無虛席。

 

最後,湯馬斯.佛里曼聯同四位跨國企業管理層進行一場交流座談會,由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高希均主持,探討世界急速發展,各行業如何從中求變。Wilhelm Schmid即場引用湯馬斯.佛里曼的演講內容——不能大學畢業以後就以為自己可以安寢無憂,解釋製錶與此道理相同,必須與時並進。朗格員工平均年齡只有37歲,他們求知欲旺盛,而且願意虛心學習,因此Wilhelm Schmid對傳統機械腕錶的未來充滿信心。其他相關資訊,可進一步瀏覽  https://www.gvm.com.tw/thank-you-for-being-late/回顧活動花絮。

 

 

關於朗格 
德累斯頓製錶師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於1845年創立自己的製錶廠時,同時亦為薩克森的製錶業奠下基石。他所製作的精準懷錶依然備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朗格的百年基業遭遇東德政權的充公沒收。創辦人的曾孫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機遇,於1990年開始朗格復興之路。時至今日,朗格每年僅出品數千枚代表最高品質的金質或鉑金950腕錶。全部搭載由手工精心修飾並組裝的獨家機芯。自1994年起,朗格研發出59款錶廠自製機芯,並雄踞世界高級腕錶品牌的領導地位。品牌的標誌錶款,如在一般腕錶中配備首款大日曆顯示的Lange 1、具有精準跳字裝置的Zeitwerk,均為朗格的代表作。具有精密複雜設計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Zeitwerk Minute Repeater、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展現出朗格於製錶技藝上力求完美的決心。

網上資訊 
alange-soehne.com
facebook.com/langesoehne
youtube.com/user/alangesoehne
instagram.com/alangesoehne
#alangesoehne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ulia

Julia

執編華時文化
狐狸告訴小王子說:「喏,這就是我的秘密。很簡單,衹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 我以為腕錶,以及一切可能讓人生更美好的事物,都當作如是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