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T錶廠報導(三之三):創新技術與傳統製錶的媒合

參觀完Preciflex之後,緊接著就來到相距不遠的HYT總廠。廠房設立的位置就鄰近於瑞士境內最大的湖泊—納沙泰爾湖(Lake Neuchâtel),在廠房二樓的陽台就能觀賞到廣闊的湖面。在這裡,製錶師們將HYT腕錶所配備的頂級機械機芯與Preciflex的液體時間顯示機構結合,同時裝配錶殼與面盤,進行檢驗與測試,確認每一只將到客戶手中的腕錶都是完美極品。

 

知名的製錶大師Dominique Renaud在2014年加入HYT團隊,負責R&D部門。

 

值得強調的是,HYT專注於液體時間顯示的先進技術背後始終以頂級機械製錶為後盾,因為推動液體的動力來源以及時間的精準測量仍來自純粹的機械式機芯。HYT與著名製錶師Jean-François Mojon的Chronode 團隊、Bruno Moutarlier以及APRP的Giulio Papi保持著密切的合作,加上Sébastien Perret所帶領的Etude de Style設計公司協助,得以創造出完美混合動力液體的機械腕錶。

 

液體流速測試
為了確認微型玻璃管內的液體流動能精準顯示時間,必須進行流速測驗,確認與分針的轉動零誤差;而且液體在到達六點鐘的逆跳位置時,液體必須在30 秒內從末端回到另一端。

 

在參訪HYT錶廠的過程中,技術部門的人員再一次針對機械機芯如何與液體顯示結構連動的原理向我們進行講解:一般機芯裡小時輪每半天旋轉一週的圓周動作,透過一個蝸型凸輪和一根連接液壓幫浦的連桿,轉化成為了類似汽車引擎內活塞的直線往復式運動,因而讓連桿每12小時推升到最高點,也就是有色液體壓入管內最大量的時候,連桿回復到起始的最低點,也重新開始另一次的循環流程。

 

液體循環測試
微型玻璃管的有色與透明兩種液體在相互推擠進退的過程中,必須測試其循環順暢,不能有渦流或混雜的情形發生。

 

液體耐久度測試
HYT 利用這一個狀似壓力鍋的儀器,對所有液體進行長達一個月的測試,以模擬正常使用一年的狀況,確認所有液體都不會因為溫度變化和紫外線因素而產生任何的變質與褪色。

 

隨後,HYT執行長Grégory Dourde接見到訪的編輯們,並進一步向我們補充說明,目前機械機芯的部份,多數還是維持著與APRP等複雜機芯研製單位的合作關係,比如說配備錶冠位置指示器(H-N-R校時-原位-上鍊)的H2腕錶以及具有直線式流體時間顯示的H3腕錶等。「讓我們可以更加專注地做好我們的特色:液體顯示。」

 

HYT執行長Grégory Dourde

 

在討論到Preciflex未來的願景時,Grégory也提及其中所研究的液體相關技術,未來不光只是應用於HYT腕錶,還有在醫療產業上應用的可能性。液體實驗室在液體注射和擴散方面獨到的研究成果,尤其具有潛力。顯然在人體或動物相關的藥物注射可以有更進一步的著墨,而擴散方面的研究則可拓展到香水和芳香劑等產業領域。

 

Skull Bad Boy
黑色DLC 鈦金屬錶殼,錶徑51 毫米,大馬士革鋼骷顱頭面盤,逆跳式黑色液體小時顯示、小秒盤( 左眼)、動力儲能顯示( 右眼),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後底蓋, 藍灰色磨面鱷魚皮錶帶,限量50 只,參考售價NTD 3,380,000。

 

H3
碳灰色PVD 鈦金屬/ 鉑金錶殼,錶徑62×41 毫米,藍寶石水晶分鐘盤與鋁合金小時管,逆跳式液體小時顯示、逆跳分針、錶冠功能指示 ( 調時- 正常-上鍊)、動力儲能指示 ( 錶背)、小時刻度管旋轉按鈕,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17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後底蓋,黑色短吻鱷魚皮錶帶,限量25 只,參考售價NTD 9,280,000。

 

H4 Neo
深灰色DLC 鈦金屬錶殼,直徑51 毫米,逆跳式綠色液體小時顯示、分、秒和動力儲存顯示,紫色機械能轉電能紫色LED光源,HYT 獨家鏤空機械手上鍊機芯,65小時動力儲存,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與後蓋,防水50 米,黑色纖維錶帶,限量15只,參考售價NTD 3,550,000。

 

期待著HYT和Preciflex對人類做出更多貢獻之餘,看著錶廠陽台外一望無垠的納沙泰爾湖,筆者更加堅信的是,無論如何,眼前這亙古不斷流動的湖水,必將會繼續滋養著鄰湖而居的人們,激發他們的創意,持續打造出更多令人感到驚豔的HYT嶄新錶款。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