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士昕專欄】Jaeger-LeCoultre True Second
積家Geophysic地球物理天文台系列True Second跳秒錶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為了提升走時精準而發明了石英錶,秒針從機械錶的順行變成了一秒一跳。其實在50年代石英錶尚未問世前機械錶早已做出了一秒一跳的機制了,在當年做這種結構的品牌非常少見,最知名的是Rolex與Omega。

 

事實上機械錶都具有跳秒的功能,一般28,800的振頻每秒跳動8次,36,000振頻跳動10次,他們在一秒當中分別跳動8次或10次,只是瞬間肉眼很難看出它的跳動。日光燈也是這樣閃爍的,為了避免傷眼而採用雙聯裝燈管是有其道理。那為何要發明一秒一跳的指針?這應該是提供給需要用到以秒計算的單位或人員,這樣的跳動可以精準閱讀時間,當然也造福了錶迷,因為就是這樣一秒一跳而讓鐘錶結構變複雜了。

 

Rolex Oyster Perpetual Tru-Beat Ref. 6556跳秒錶
1955年代,18K黃金錶殼,錶徑34毫米,Cal. 1040自動上鏈機芯。

 

這十年來隨著鐘錶市場的蓬勃發展與品牌在機械結構上的創新,具有跳秒的錶款越來越多,有的是跟隨陀飛輪的功能而來,像F.P. Journe 與DeWitt,也有恆定動力與跳秒結合的錶款,如Gronefeld的One Hertz與Lang & Heyne V等。另外,Panerai在2001年推出的Independent,總限量160只,搭載了Chezard 7400機芯也是少見的款式。通常這種跳秒的錶款數量不多,基本上不會成為主流,因此市場規模不大,而且價位也不便宜。

 

A.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950鉑金錶殼,錶徑39.9 x 10.6毫米, L094.1手上鍊機芯,時、分、跳秒顯示、一秒鐘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動力儲能顯示,動力儲能42小時,鱷魚皮錶帶,限量100只,建議售價約78,000歐元。

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950鉑金錶殼,錶徑39.9 x 10.6毫米, L094.1手上鍊機芯,時、分、跳秒顯示、一秒鐘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動力儲能顯示,動力儲能42小時,鱷魚皮錶帶,限量100只。

 

近兩年Arnold & Son與Jaquet Droz也相繼推出新款,A. Lange & Söhne在2016年發表其新研發的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不過價錢都不斐,相較之下Jaeger-LeCoultre (JLC) 的True Second容易入手許多。一秒一跳雖然有多種名稱,像Rolex是True Beat,Jaquet Droz稱為Dead Beat,A. Lange & Söhne是Jumping Seconds ,而JLC 叫True Second,也許結構不太相同,但跳動的節奏是一樣的,其中JLC 以品牌做複雜錶的經驗,所開發的結構確實有其不凡之處。

 

JLC的True Second搭載自行研發的770機芯,基礎是由品牌原有的970加上新研製的跳秒機制而成。

 

這款屬於Geophysic地球物理天文台系列腕錶最早問世於1958年,在當年完全是針對嚴苛的探險環境所設計,不僅通過天文台認證,更有強大的抗磁能耐,還曾經伴隨全球第一艘核能動力潛艇巡航,測試其優越的功能。因此品牌為了表示對True Beat的重視,特將其列入Geophysic系列,不會在其他款式出現。第一只True Beat是2015年在香港舉辦的第三屆亞洲高級鐘錶展發表,錶款延續1958年Geophysic Chronometre腕錶的外觀,錶徑從當年的35毫米加大至39.6毫米,指針稍微有些不同,不過與現時的棒狀時標更搭。面盤則採用霧面處理的銀色,這種作法在目前新錶款中是少見的,在製作工序上難度較高。很特別的是時標的夜光並非位在刻度上或在其週邊,而是在面盤外緣呈45度的側環上。另外,它的日期快調以拉出錶冠轉動時針來帶動日曆盤,這種設計可以充當簡易的兩地時間功能,舉例來說到日本需快調時間一小時,只要逆時針轉動錶冠一格,可以快速轉換一個時區,返回台灣時僅需順時針調回即可,是非常便捷的設計。

 

Geophysic地球物理天文台系列True Second跳秒腕錶

 

True Second同時也推出世界時間款式,機芯編號為772,多了上層的時區操作模組,兩種功能各有不鏽鋼與玫瑰金材質,訂價也相當合理。在機芯的固定方式上也很特別,打開後底蓋,可以直接把機芯倒出來,這種作法在現行的品牌是非常少見的,一般都有機芯的固定外圈,再以簧片固定。我的猜測是因為機芯大,但經典款錶錶殼尺寸又不宜過大,沒有空間可以固定機芯,所以採用這種方式,這在拆解過程中若事先不知,可能機芯會脫落,不得不小心。

 

True Second 770機芯取下自動盤與擺輪後,可見每個細節拋磨都達到優質的水準。

 

True Second多了一條游絲,可以在緊繃時釋放能量,達到一秒一跳。

 

絕大部份錶迷不愛逐秒跳的石英錶,總認為那是便宜貨,可是對機械式跳秒的機芯卻很感興趣。這只True Second搭載JLC自行研發的770機芯,基礎是由品牌原有的970加上新研製的跳秒機制組合而成,整枚機芯的拋磨修飾達到優等的水準,細節均有到位,甚至連自動盤也非常精緻,搭配藍鋼螺絲與紅寶石軸承,有畫龍點睛的作用。擺輪是採用2007年Extreme Lab 1系列腕錶的同型設計,是屬於JLC獨家開發的工字型Gyrolab擺輪,在擺臂兩端弧形的擺輪環外側各有兩顆微調螺絲可做精準的調校,以高倍率放大鏡可以觀察到在其中一邊的擺臂上還烙有雙J的標誌。工字型擺輪依廠方的說法是可以減少擺輪擺動時所產生的空氣阻力,以提升走時的精準。而跳秒結構則是全新的設計,簡單的說它在與擒縱輪同軸的下方多了一個五齒的星形輪,與擒縱輪的齒輪比是一比四,振頻是28,800,所以是一秒跳一齒,也就是一秒跳一格,它多了一條游絲,可以在緊繃時透過跳秒輪、中介輪、撥針與星形輪的作動而釋放能量,達到一秒一跳,確實也有它的視覺效果,相當受錶迷的青睞。

 

JLC獨家開發的工字型Gyrolab擺輪,在擺臂兩端弧形的擺輪環外側各有兩顆微調螺絲可做精準的調校。

 

Gyrolab擺輪以高倍率放大鏡可以觀察到在其中一邊的擺臂上還烙有雙J的標誌。

 

JLC是一個具有傳統製錶與創新工藝的品牌,其中50年代的Futurematic最為特別,若將它上滿鍊擺著不動,到指針停止後,它尚存有約六個小時的能量,只要搖晃一下再次佩戴,立即能夠進入準確的走時狀態,而當上滿鍊時自動盤會鎖住,這兩個設計是它最特殊之處,以當年的技術能做出這種功能確實不簡單。另外現行AP的2120與2003,還有VC的1120與1003機芯都來自於JLC的技術,也是目前使用中最薄的機芯,這個紀錄尚未被突破。因此JLC是真正具有精湛製錶工藝與高度研發實力的品牌,像True Second這種特殊錶款很值得擁有,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True Second的擺輪與游絲極為精密,在拆解時要很慎重才不會傷及游絲。

True Second 770機芯自動盤的拋磨非常細緻,完全展現高級錶的做工。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曾士昕

曾士昕

視鐘錶為第二生命,喜歡鬼斧神工的製錶工藝與精湛絕倫的各式錶款。由發條、游絲、擺輪、齒輪及各種零件組合而成的鐘錶,可精確的運行與報時,影響了我對時間的態度,也嚴格要求自己一樣精準,因此養成守時、守信的個性,這樣才不至於失去鐘錶的最終目的,也才是真正的愛錶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