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nge & Söhne朗格推出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玫瑰金版本
巧妙融合跳秒功能、恆定動力擒縱系統、歸零裝置和矚目的整時器錶盤佈局,獨樹一幟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有時候,單單一秒之間便可造就截然不同的狀況。198999日晚上657分,正是兩德統一的重要一刻。政治局委員君特博夫斯基(Günther Schabowski)在此時透過電視直播記者會宣佈,柏林圍牆將在28年來首次開放。成千上萬的當地居民於該晚來到圍牆前,並第一次跨越邊境進入德國國內。兩德局勢在此後數個月內迅速變化,最後促成《統一條約》於1990103日成功簽訂。這亦間接為朗格兩個月後的復興之路埋下伏筆。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搭載朗格錶廠自製L094.1型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符合朗格最嚴格的品質標準,手工精心修飾並組裝,五方位精密調校,自製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和恆動游絲,夾板和橋板由未經處理的德國銀製造,手工雕刻擺輪夾板。

 

秒鐘同樣是朗格最新錶款的精髓所在。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巧妙融合跳秒功能、恆定動力擒縱系統、歸零裝置和矚目的整時器錶盤佈局,獨樹一幟。朗格直截了當地將焦點放於三個時間單位中最小的秒鐘上——整時器錶盤的頂部設有大型秒鐘圈,而藍鋼秒針則沿著此秒鐘圈,每分鐘向前推進60步,絲毫不差。此外,一秒鐘恆定動力擒縱系統亦能確保時間精準無誤。朗格繼去年推出首個鉑金950款式後,現在更帶來限量100枚的玫瑰金錶款。

 

每小時分為60分鐘、每分鐘分為60秒鐘的概念,可追溯至1000年前。而首款具備秒針的腕錶則在約400年前正式問世。這標誌著精確計時標準的新開端。

 

朗格以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向科學天文台錶致意,並將焦點放於三個時間測量單位中最細小的一個。這從腕錶名字中可見端倪。在設計簡潔的整時器錶盤中,藍鋼秒針沿著上方的最大環圈,每分鐘向前移動60步。走時節奏取決於有著兩項用途的一秒鐘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巧妙非常。一是為跳秒過程提供切換動力,二是確保在整個42小時動力儲存期間保持恆定動力。在三個時圈相交之處設有一個細小的動力儲存指示,此指示會在動力耗盡前十小時切換成紅色,讓佩戴者知悉何時為腕錶上鏈。

 

朗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39.9毫米,銀白色實心銀錶盤,時、分顯示,具停秒和歸零功能的跳秒裝置;動力儲存結束指示朗格錶廠自製L094.1型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紅棕色手工縫製鱷魚皮錶帶,限量100只。

 

此外,佩戴者可透過藍寶石水晶底蓋,細賞恆定動力擒縱系統的運作。底蓋視窗展示出恆定動力擒縱系統的恆動游絲,如何在每秒從主發條盒獲取新動能,並以相同速率驅動擒縱系統。游絲下方,於透明寶石軸承下,星型零件連接四番輪心軸並可控制跳秒序列。歸零裝置亦同樣清楚易見。拉起錶冠時,凸輪固定擺輪隨之停頓,並瞬間將秒針推回零位。這使腕錶能以簡易精確的方式,與時間訊號或無線電時鐘同步。由多個圓盤組成的離合器設計創新,可在整個加速和制動階段,令大型秒針穩定跳進,確保時間精準至秒,完美清晰。

 

透過藍寶石水晶玻璃後底蓋可見朗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所搭載的L094.1型手上鍊機芯。

 

關於朗格

德累斯頓製錶師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於1845年創立自己的製錶廠時,同時亦為薩克森的製錶業奠下基石。他所製作的精準懷錶依然備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朗格的百年基業遭遇東德政權的充公沒收。創辦人的曾孫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機遇,於1990年開始朗格復興之路。時至今日,朗格每年僅出品數千枚代表最高品質的金質或鉑金950腕錶。全部搭載由手工精心修飾並組裝的獨家機芯。自1994年起,朗格研發出59款錶廠自製機芯,並雄踞世界高級腕錶品牌的領導地位。品牌的標誌錶款,如在一般腕錶中配備首款大日曆顯示的Lange 1、具有精準跳字裝置的Zeitwerk,均為朗格的代表作。具有精密複雜設計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Zeitwerk Minute Repeater、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展現出朗格於製錶技藝上力求完美的決心。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ulia

Julia

執編華時文化
狐狸告訴小王子說:「喏,這就是我的秘密。很簡單,衹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 我以為腕錶,以及一切可能讓人生更美好的事物,都當作如是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