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本溯源: 亨利慕時H. Moser & Cie. 發表 Venturer XL Concept Stoletniy Krasniy限量版腕錶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H. Moser & Cie.創立於1828年聖彼得堡,品牌根源深植於俄羅斯文化。為了紀念使製錶廠國有化的俄國十月革命一百週年,H. Moser & Cie.回到發源地,推出限量版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百年紅)。這枚時計採用代表俄羅斯的經典紅色—「krasniy」,正好與俄文的「美麗」(krasiviy)來自相同的字根。腕錶就像連結了H. Moser & Cie.的過去與現在,將1917年的俄式風情與今日H. Moser腕錶讓人無法輕易模仿的美學密碼合而為一,明確傳達品牌追本溯源之美,重回當年的成功之巔。

 

亨利.慕時(Heinrich Moser)於1828年在聖彼得堡開設錶店,並創立同名品牌。

 

亨利.慕時(Heinrich Moser)於1828年在聖彼得堡創立同名品牌,身為傳承好幾代的製錶匠,如此遠見來自於他的抱負:以高超工藝和優質材料打造卓越時計。短短幾年之間,亨利.慕時銷售的腕錶因品質與優雅外型而聲名大噪。他在聖彼得堡、莫斯科、下諾夫哥羅德和基輔等城市設立自營店,並透過獨立零售商在俄羅斯帝國境內與絲路沿線販售,同時也供應皇室及俄羅斯軍隊使用。亨利.慕時立下豐功偉業,一生中售出近50萬枚腕錶。不僅如此,H. Moser & Cie.等於品質與優雅的代名詞,專門製造非凡腕錶。公司有著極高聲譽,「Moser」甚至成為一個普遍的俄文字,專指高品質時計。品牌成為俄羅斯文化傳承的一部分,當時的流行歌曲、詩人與包括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作家的作品裡,都出現了品牌的名號。

 

H. Moser & Cie.所製作的古董懷錶,其上有俄國沙皇的老鷹標誌。

 

1874年亨利.慕時辭世,遺孀將位於瑞士力洛克(Le Locle)的工廠交給Paul Girard管理,俄羅斯的公司則信託交付Cornelius Winterhalter,後者並與Octave Meylan合作。自此時光飛逝,直到2012年被家族集團買下H. Moser & Cie.,而成為現任執行長的Edouard Meylan,正是Octave Meylan的曾孫。對於H. Moser & Cie.來說,這是雙重回歸。

 

H. Moser & Cie. 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腕錶
參考編號2327-1207,不鏽鋼錶殼,錶徑43毫米,紅色fumé煙燻錶盤飾以放射狀太陽紋,時、分、機芯側動力儲存指示, HMC 327自製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天,綠色Nato帆布錶帶,限量17枚。

 

20世紀初,沙皇專屬金匠Carl Fabergé幾乎所有的座鐘都選用H. Moser機芯。1917年十月革命,導致H. Moser & Cie.被收歸國有,於1970年代末期完全停止交易。2002年亨利.慕時的曾孫Roger Nicholas Balsiger起心動念,重新將品牌上市。多虧他的努力,H. Moser & Cie.從灰燼中浴火重生,終於達到今日的成功地位。

 

H. Moser & Cie. 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腕錶備有紅色fumé煙燻錶盤,飾有放射狀太陽紋。

 

十月革命的百年之後,H. Moser & Cie.驕傲地獻上Venturer XL Concept Stoletniy Krasniy,限量紀念版僅發行17枚。這枚極具宣示作用的腕錶,在紅色煙燻錶盤上重現品牌原始的斯拉夫語標誌,宣告H. Moser & Cie.追本溯源,回歸家鄉俄羅斯。拿掉所有刻度標記,完全突顯錶盤之美,配上綠色Nato帆布錶帶,最終呈現在世人面前的,是一枚有著強大象徵意義並展現果敢無畏精神的腕錶。

 

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腕錶搭載HMC 327自製手上鍊機芯,直徑32毫米(14 ¼法分) ,振頻每小時18,000次,29顆寶石,動力儲存最少3天,所有齒輪和小齒輪均採Moser輪齒,機芯和零件均為手工打磨和修飾,Moser平衡擺輪和原創施特拉曼游絲(Straumann Hairspring®),具穩定的寶璣雙層游絲。

 

Никому не доверяйте,И из дома не уйдут: Тридцать метров крепдешина, Пудра, крем, одеколон, Два бидона керосина, Ленинградский патефон, Чистой шерсти полушалок, Фирмы Мозера часы。
別輕信任何人,才不會丟掉家產: 三十公尺長的雙縐綢、麵粉、奶油、古龍水、兩罐煤油,一台列寧格勒製造的留聲機,一條純羊毛頭巾,一枚「Moser」製造的腕錶。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ulia

Julia

執編華時文化
狐狸告訴小王子說:「喏,這就是我的秘密。很簡單,衹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 我以為腕錶,以及一切可能讓人生更美好的事物,都當作如是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