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工細活創作 成就永恆藝術
專訪Hermès鐘錶設計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與 合作藝術家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四月底,巴塞爾錶展甫結束不到一個月,愛馬仕(Hermès)就迫不及待地要與台灣的忠實錶友們,分享今年度的最新傑作,特別在品牌位於Bellavita的旗艦店,舉辦「Crafting Time-時間的工藝」高級鐘錶展,透過藝術家Guillaume Airiaud創作的空間藝術裝置,完整呈現出品牌的五大工藝:琺瑯彩繪、水晶藝術、複雜製錶、金工鐫刻與珠寶鑲嵌。為了展現品牌對台灣市場的重視,Hermès鐘錶設計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不僅親自來台參與,更特別邀請法式漆繪藝術家 Nathalie Rolland-Huckel和細工鑲嵌藝術家 Agnes Paul-Depasse來台獻藝。

 

(左至右)愛馬仕鐘錶設計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愛馬仕台灣分公司董事總經理程家鳳、法式漆繪藝術家 Nathalie Rolland-Huckel、細工鑲嵌藝術家 Agnes Paul-Depasse。

 

聊到愛馬仕的鐘錶,Philippe認為品牌雖然在製錶的經驗累積上,未必能與其他大廠相抗衡,但是從1925年踏入鐘錶領域至今,在創作上所投注的心力,從錶殼外型、錶盤設計到功能創意,裡裡外外的種種突破與嘗試,可說是品牌的一大優勢。「我不敢說我們每一樣作品都非常成功,但我敢保證的是,每一樣作品都充滿著眾多製錶師們的創意細節。」Philippe說道。「此外,對於合作的藝術家們,抱持著開放態度的良性互動,也是讓我們推出的錶款,更加多元豐富的一大原因。」

 

Arceau Pocket Ailes et Ecailles 懷錶,是由細工鑲嵌藝術家 Agnes Paul-Depasse運用甲蟲鞘翅鑲嵌工藝製作的作品。

 

「我希望每一個佩戴愛馬仕腕錶的人,戴上它、喜歡它、愛上它的原因,不只因為它是一只錶。」Philippe特別以2017年的話題新款 Slim d’Hermes L’heure impatiente「守候時光」腕錶為例,腕錶除了精確報時,或是兼具流行飾品配件的附加功能之外,愛馬仕也希望以一種哲學的態度來演繹出彷如沙漏一般的時間浪漫:等待美好時刻到來的那一聲悠長鈴響,讓佩戴者的飽滿情緒也瞬至高潮,述說的是一個故事、一個想像。「愛馬仕,就是突發奇想、饒富趣味的鐘錶。」

 

每一只Slim_Harnais d’apparat 法式漆繪藝術腕錶的錶盤,都是由法式漆繪藝術家 Nathalie Rolland-Huckel 親手繪製而成。

 

至於與藝術家們的合作,品牌更是費心經營,經常都是十多年,甚至是更久遠的良好關係,也會不斷尋覓新創工藝的可能性。像是今年度的波斯微繪作品,也是經由參展時的因緣際會,才促成這全新的工藝錶款。「創設至今,我們也成立了擁有3,000多個圖案智財權的博物館,藝術家們都能夠從中刺激靈感、發掘到新的創作方向。」專長於法式漆繪的Nathalie便表示,愛馬仕給予她的發揮空間就很大,除了博物館內的圖案,她也可以提出自己感興趣的圖樣。像是過往與日本赤繪(Aka-e painting)大師福島武山的合作,就是讓他自行選擇繪製日本傳統Koma Kurabe賽馬盛事的節慶活動,來完成了Slim d’Hermes Koma Kurabe腕錶。

 

從Slim Dans un jardin anglais波斯微繪藝術腕錶上,可以欣賞到愛馬仕蒐集並運用全球各地罕見工藝的用心與傳承態度。

 

最後,談到三位心中對於「時間」的定義,Nathalie首先談到,現代社會愈來愈講求速度、效率,但是從事漆繪的她,創作卻是緩慢,有如靜坐禪思一般的過程,所以她必須去擁抱時間,時間一直是她的夥伴、朋友。擅長細工鑲嵌的Agnes格外嚴肅地說到,選擇投入工藝創作,其實也是對於現今世界的一種抗爭、一種拔河,因為是完全迥異的工作與生活型態,她甘願花費再多的時間,就只為了呈現出更為精緻美麗的工藝成果,而依伴在身旁的時間,也會帶給她喜悅與成就感。Philippe則是強調,因為愛馬仕所追求的,是一種極致的完美,所以有時候它的來臨,是無法預先計劃的、跳脫時間限制的,「把事情做好,把精緻做出來,不計時間的代價,都是值得的。」堅持做到最好的信念,讓人更是肯定愛馬仕每一件作品的品質與價值。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Chien

Joseph Chien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它永遠無窮無盡;最短的也不莫過於時間,因為我們心中的計劃都來不及完成。」鑑賞腕錶的實體,其中精湛的手工技藝、複雜的機械結構,都是完美,始能引人驚豔讚嘆;也都是不完美,才可追求更臻完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