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緩慢時光中 尋得安身立使命
《我在故宮修文物》鐘錶篇書摘(上)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前言:日前,得閒欣賞了一部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對於片中專職修復古董鐘錶的北京故宮博物院鐘錶修復師王津,頗為佩服,之後更得知除了影片之外,還有採訪書籍的出版,因而特別在這兒分享部分書摘,不但與錶友們分享那份感動,更冀望台灣更有許多的後起新人,能夠投入鐘錶修復的工作行列之中。

 

王津(北京故宮博物院鐘錶修復師)/口述 綠妖/文

我爺爺在故宮圖書館工作,一九七三年奶奶去世後,我跟爺爺一起生活,照顧他晚年。一九七七年我十六歲,初中畢業,那會兒畢業好像還是要上山下鄉,就去插隊。十月份爺爺去世,院裡主動找我們,看我年紀小,乾脆辦個接班來故宮上班。

 

上班前各屋轉了轉,當時鐘錶組人最少,遮著簾子擋西曬,屋裡暗暗的,就馬師父一人。跟師父聊了聊天,給開了兩個鐘錶,問喜不喜歡這一類的,我說喜歡,他說那你就回家等著。後來就來這屋了。

 

第一年基本上都是拿非文物練習。我們各個工作室都有一個小座鐘看時間,鐘壞了幫著修修,或者拿非文物的鐘錶練手,拆拆裝裝,看看裡面怎麼回事,誰挨著誰,怎麼拆怎麼裝的,就是練個手感。慢慢熟了,第二年開始能接觸文物類,也是比較簡單的,拆完以後找問題,為什麼不走啊,是齒輪間隙磨損大,還是齒輪有彎齒或者彎尖,基本就是這類。

 

基本功包括自己做工具。每天弄點銅絲,粗的細的,銼銷子什麼的,也是練手感,讓你掌握手工工具。現在外面有現成銷子賣,我們還是手工銼,不愛用外邊的。手工的做出來方便,而且也快。銼銷子很容易,打一個鋼貼兒,銼一個斜的,然後一削。現在有用車床削,我覺得還是手工的更好,車床弄這幾下,還得找準,勁大它就彎了,還不如手工快。

 

修復鐘錶流程,第一步先做紀錄、照相,拍下原始情況;第二步除塵;下一步拆解;第四步清洗,清洗當中看看有需要修的,需要補的;第五步,修補;然後是組裝,一步步調試,恢復它的部分機能,最後再整體組裝。要一步步的,底層中層上層,最後總體組裝咬合。

 

宮廷鐘錶都是特製的,恢復演藝功能是最難的,因為它表演功能多,稍微差一點都不成,沒法湊合。有的東西差不多就行了,這鐘錶的東西差一點都不成,本身比較精密,你差一點,你要糊弄它,到最後肯定給你擱這兒了,轉不了。必須從底層開始修,就是精細地一步一步往上,最後出了問題你還好找點,要是說底下就想湊合的話,將來就麻煩了。

 

 

難度比較大的,我覺得還是前幾年修的魔術鐘 ,東西不是特別大,六、七十釐米高,但是結構緊密,又表演又變魔術。據說原來提出過修,後來沒修,是趕上文革了還是什麼,又退回庫。聽老師傅說那東西破得比較厲害,時間長了。二○○七年跟荷蘭合作,荷蘭看見它想展覽用,我就給它提出來,修了將近一年。

 

當時荷蘭也參與修,他們修的是比較簡單的,幾個小的,我們這個魔術人鐘他們沒參與。一開始也想修,小道消息是他們想請俄羅斯專家修,但俄羅斯人開價比較高。而且那會兒也沒決定讓他們修,因為這種複雜鐘錶很稀少,他們只拿走幾件小東西,像升降塔鐘,故宮升降塔挺多的;魔術鐘有代表性,我覺得應該咱們自己修。

 

它一共有七套傳動裝置,走時一套,音樂一套,鳥叫一套,開門一套,底下連動變魔術一套……每一套,都有自己的運轉模式,這七套還有一個連接,不能說這門沒開就開始變魔術,應該是門打開同時變魔術;開這個碗,出什麼樣的球;什麼情況下,中間碗一開,小鳥飛出來;都是要有時間連動性,錯一個都不行。

 

開始修時,也沒有圖紙,一步步拆下來一大片東西,拆得挺散的。發條不行了,配幾盤發條;表演的小鳥什麼的,裡面都壞了,有的桿都是彎折的,接起來;小鳥交換的氣囊全糟了,蟲子打爛了,從荷蘭買皮子,重新糊。當時咱們還沒有這麼薄的皮子;裡面那些小氣門都是重新做的。

 

調試最費工夫。這麼點小地方裡有四個東西在互相變,這個起來那個上來,差一點就互相打起來,一打架就卡那兒出不來了。還不敢輕易下手,不是說覺得不合適就調,動錯一點,將來恢復起來更難,所以必須看準了,才能調試。

 

整個修復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沒有修不下去的時候,就是難點,就是慢,一點一點琢磨,時間長了,性子也就磨出來了,你越急它越不轉,以前師父說急了就別幹,否則可能還出婁子。上周邊轉轉,安安心,接著幹。所以在這裡最大的基本功就是耐心,坐不住的人幹這個比較困難。時間長了,要是喜歡,再急的性格也能磨出來。

──

(待續)

 

 

《我在故宮修文物》書摘

資料提供:新經典文化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0431?loc=P_007_009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Chien

Joseph Chien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它永遠無窮無盡;最短的也不莫過於時間,因為我們心中的計劃都來不及完成。」鑑賞腕錶的實體,其中精湛的手工技藝、複雜的機械結構,都是完美,始能引人驚豔讚嘆;也都是不完美,才可追求更臻完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