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製錶師 引您鑑賞芯中心
Peter Speake-Marin 的 The Naked Watchmakers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第五屆的「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甫於日昨結束。前往參訪時,見到了再次來台參展的獨立製錶品牌Speake-marin,心底卻默默地想著,總是散發著經典英倫紳士風範、言談中讓人充分感受到無比熱情的品牌創始人 Peter Speake-Marin,已於今年離開了,心底不禁有些許惆悵。之後,探問Peter Speake-Marin 的近況時才發現,他正巧在9月初啟動了一個全新的鐘錶計劃:The Naked Watchmakers。

 

1940年代末期出廠,Ref: 4062的勞力士古董計時碼錶。

 

9月1日之前,Peter就在個人的FB網頁裡發佈了幾張機芯零件的局部特寫,預告著 The Naked Watchmakers的誕生。努力了將近20年、創設獨立製錶品牌之後,Peter決定開設這個以傳承製錶藝術為宗旨的網站。或許大家會將它視為Peter的「轉換跑道」,但事實上卻是他的「重操舊業」。原來早在1990年代,熱愛製錶工藝的他就曾經以簡單的Polaroid或Mamiya相機,拍攝各式錶款的照片,搭配自己編寫的文字,為The Horological Journal和英國版的International Watch撰述專業鐘錶文章。

 

幾年前已被CITIZEN集團所併購的Arnold & Son鐘錶品牌,於2016年所推出的Nebula腕錶。

 

Peter在接受訪談時就提到,1997年寫完一篇關於百達翡麗懷錶的文章之後,就已封筆多年。而今,紙本雜誌轉變成了數位的網際網站,Mamiya相機也換成了數位機背,但是對於製錶工藝的熱情依然不減。網站中最為獨特且吸引愛錶人士的,就是「解體 Deconstructions」這個單元。懷錶、古董錶、獨立製錶品牌、高級鐘錶品牌,或是單純的機芯,甚至是特別的機械裝置,都是Peter想要將其解構,再以圖文方式來闡述的報導內容。而為了呼應「Naked」這個名稱,Peter不僅是脫下錶殼的外衣,讓讀者們能夠仔細鑑賞機芯之中的機械美學,更是堅持不做刻意的照片修飾,忠實呈現機芯零件排佈於白色燈箱上的拍攝成果。

 

1710由Samuel Watson所製作,Jules Jurgensen品牌的五分鐘報時懷錶,有著造型十分前衛且優雅的擒縱叉。

 

然而,Peter如今想要做的事,已是超過單一鐘錶品牌的範疇:「我的目標,無非就是分享對於製錶的熱情。或許有些人已拋下了這般情懷,但在此時今日,仍有人堅持地相信著,而我希望愈來愈多人會喜愛這難得傳承下來的製錶工藝,以及其中所展現的創意。」然而,看到Peter拍攝的其中一件作品:MB&F於去年獲得GPHG大獎的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腕錶,不禁想起MB&F創辦人 Maximilian Büsser 曾提及的大事,來證明Peter對於製錶的大愛。

 

MB&F品牌叫好又叫座的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腕錶,仔細鑑賞其外露的平衡擺輪和擺輪橋架,不禁令人讚嘆於品牌製錶師們的驚人工藝。

 

Maximilian於2007年以首只MB&F品牌處女作HM1,在市場上打響知名度之後,卻曾遭遇幾乎面臨宣佈破產的巨大危機,事情就是起因於零件供應商突然單方面決定停止供貨的驟變,差點造成無法準時出貨、財務收入因而出現缺口的危機,結果Peter不僅主動馳援,甚至在供應商確定斷貨的時刻,利用他的私人關係,懇求幾位獨立製錶師協助趕工,製作HM1所需的關鍵零件,才讓MB&F得以度過難關。經過這段波折,Maximilian便與Peter成了莫逆之交,當然也是大方地讓Peter出借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腕錶,任其拆解和進行拍攝,令人十分期待在Peter Speake-Marin的巧手解構和精緻拍攝之下,讓愛錶如痴的同好們,能夠一一端詳這些難得一見,品牌宣傳上從未如此赤裸展現機芯複雜內在的攝影作品與文字報導。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Chien

Joseph Chien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它永遠無窮無盡;最短的也不莫過於時間,因為我們心中的計劃都來不及完成。」鑑賞腕錶的實體,其中精湛的手工技藝、複雜的機械結構,都是完美,始能引人驚豔讚嘆;也都是不完美,才可追求更臻完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