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本溯源復紅潮 亨利慕時展現迷人陀飛輪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其實,若不是亨利慕時H. Moser & Cie首席執行長Edouard Meylan此次特地來台,展示品牌今年推出的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腕錶,再加上他親身解釋的過往歷史,鮮少有人會瞭解到亨利慕時這個現址於瑞士紐豪森的品牌,竟有著源自於俄羅斯文化的底蘊。此外,面對即將到來的2018年SIHH錶展,品牌也特別來台發表了Pre-SIHH錶款:Endeavour Tourbillon Concept腕錶。

 

每每在亨利慕時的自製機芯上,總是會見到品牌從創始至今都一直沿用的雙頭鷹標誌,就是源自於當年創辦品牌時的註冊商標,只不過也移除了當時的斯拉夫文字。

 

回溯過往,Heinrich Moser先生能夠在1828年於聖彼得堡創立H. Moser & Cie,與他來到俄羅斯之後,開始為沙皇修復懷錶、腕錶之後的聲名大噪,不無關係,但是他並不只為皇室服務,他一生中製造售出的近50萬只腕錶,也普遍地被俄羅斯軍隊與平民百姓所愛用,甚至是在當代的流行歌曲裡,或是經典文學大師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都會直接地提及「Moser」的腕錶,也成為了品質與優雅的代言詞。然而,命運多舛,1917年的十月革命,導致H. Moser & Cie此一品牌被收歸國有,直到1970年代更是幾乎消失殆盡。2002年,創辦人的曾孫Roger Nicholas Balsiger決心重新買回品牌經營權,才讓品牌得以從灰燼中浴火重生,重返今日的成功地位。

 

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
參考編號2327-1207,不鏽鋼錶殼,錶徑43毫米,紅色fumé煙燻錶盤飾以放射狀太陽紋,時、分、機芯側動力儲存指示, HMC 327自製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天,綠色Nato帆布錶帶,限量17只。

 

2017年,為了紀念十月革命的百年,品牌特別推出限量17只的Venturer XL Stoletniy Krasniy腕錶。代表俄羅斯的經典紅色Krasniy,加上品牌擅長的煙燻塗佈,展現出一種溫潤的熱情。再加上以古典斯拉夫文字呈現的黃色品牌原始標誌,以及搭配綠色Nato帆布錶帶,更表露出果敢大無畏的強大象徵意義。此外,另一主角:Endeavour Tourbillon Concept腕錶,則是企圖從製錶工藝上的呈現,來展現傳統且罕有的迷人風情。座落於6點鐘位置、吸引眾人目光的飛行陀飛輪,是極簡錶盤在視覺上的唯一焦點。而若你再定睛細望,就會發現陀飛輪框架上有著兩相對稱、鵝頸式造型的調校螺絲。

 

兩相對稱的鵝頸式調節結構,留下了讓人不禁想要細細鑑賞雙層扁平游絲的蛛絲馬跡。

 

仔細端詳,就不難發現品牌在這枚最新款的自動上鍊機芯HMC 804裡,配備了自家設計和生產的雙層扁平游絲,並採用對稱的成對組合,讓彈簧伸展時相互抵銷重力所造成的可能位移,可以大幅提昇準確度和等時性。另一方面,則是在維修層面上的革新:透過獨特的設計規劃,陀飛輪進行了模組化的改造,使其能夠一體化地進行拆卸更換,完全獨立於機芯的組裝與調整,如此一來,瑞士以外國家地區的專業製錶師,也能更為快速即時地為錶主進行維修保養,可謂是一款更符合21世紀愛錶人士需求的陀飛輪腕錶。當下傳統人士的叛逆,也可能會是未來世代眼中的創新,而這般高級製錶界的叛逆靈魂,更是在H. Moser & Cie的風格之中,展現地淋漓盡致。

 

Endeavour Tourbillon Concept
型號1804-0200,18K白金錶殼,直徑42毫米,厚度11.6毫米,時、分顯示、Moser分鐘飛行陀飛輪位於6時位置,採鏤空橋板,透明藍寶石水晶玻璃錶底蓋,鐫刻「1 of 20」,電光藍錶盤飾以放射狀太陽紋,葉形時針和分針,HMC 804自製自動機芯,棘爪式自動雙向上鍊系統,18K紅金擺陀,鐫刻H. Moser & Cie.標誌,動力儲存最少3天,原創雙層游絲,手工縫製磨絨羚羊皮錶帶,限量20只。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Chien

Joseph Chien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言:「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因為它永遠無窮無盡;最短的也不莫過於時間,因為我們心中的計劃都來不及完成。」鑑賞腕錶的實體,其中精湛的手工技藝、複雜的機械結構,都是完美,始能引人驚豔讚嘆;也都是不完美,才可追求更臻完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