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上)

灰色,並不是一種易於表現強烈風格的顏色,它的極端──黑與白才是。但是灰,包含了黑白之間的所有可能性,在沒有色彩的攝影、書法、水墨畫……等等黑白藝術之中,成為低調卻又不可或缺的中間值;就像中華文化在道德修養上的最高境界──中庸之道。

 

 

中,指的是避開極端而權衡出的中間值;庸,則表示尋常實用的穩定狀態。中庸之道意即一種不偏不倚、折衷調和的處世態度,一種修養人性的方法,也是人們應該持之以恆的成功之道。

 

 

關於製錶工藝,朗格絕對是高手,無庸置疑。除了多數高級品牌皆會採用的日內瓦波紋、圓形鱗紋、45度倒角等修飾並以藍鋼螺絲固定黃金套筒之外,朗格的腕錶通常還具備代表性的3/4夾板,在連接各個齒輪的同時,也增加了機芯的穩定性。如今,人們看見3/4夾板便會想起德製時計以及它的發明者Ferdinand Adolph Lange,也就是朗格的創辦人。當然,鵝頸式微調系統、手工雕刻的擺輪橋板等特色,也是朗格十分耐人尋味的細節。這些細節說明了朗格如何追求完美,也造就了這個來自德國格拉蘇蒂的品牌在鐘錶世界裡的地位。朗格總是致力於機芯的研發與技藝,即使是看不見的內部也絲毫不馬虎地將它完美修飾。然而在顯而易見的錶面,朗格從不過於誇飾,反倒採簡潔有力又兼具易讀性的設計;因此,每一只朗格創作的腕錶,皆能精準、清晰地表現出時間的樣貌。

猶如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

 

Lange 31附特製的上鍊鑰匙,由底蓋為腕錶上鍊。

 

其實,朗格所有的腕錶皆能展現品牌的高度與水準;然而若要以調和極端的美學展現充滿智慧的哲學,品牌的代表色──灰色,倒非常合適。在2017年新款Lange 31腕錶之中,正採用了灰色錶盤,襯托出精簡的時間資訊及其背後值得驕傲的技藝。這項技藝發表於十年前,造就世界第一款能夠在上滿練後持續運作整整一個月的腕錶;突破了自我,也突破了人們對於「長效」的看法。畢竟在此之前,八日動力儲存就已經算是非常持久。沒錯,理論上只要發條夠長,要維持一百天的運作都不是問題;但是當要將發條盒以及所有必需的零件裝進能夠佩戴於腕上的錶殼內,問題就來了。

 

L034.1型手動上鍊機芯,直徑37.3毫米,厚度9.6毫米,406個零件,62顆紅寶石,1顆藍寶石軸承,自製恆定動力系統及游絲,振頻每小時21,600次,動力儲存31日。

 

Lange 31所搭載的L034.1型機芯內含兩個重疊的發條盒,裏裏頭各有一條長1.85公尺的發條,使得腕錶擁有長達31天的動力。然而即便能長效還是得面對動力不均的問題,避免腕錶在上滿鍊與能量漸漸耗盡時失去應有的精準度。恆定動力的方法有很多,有圍繞著發條盒及寶塔輪的芝麻鍊裝置,也有Lange 31所採用的擒縱系恆定動力裝置(Escapement Remontoire),意即在四番車上加裝一個三角凸輪、游絲以及連結三角凸輪與另一側單齒齒輪的特殊槓桿;當發條盒的動力由輪系傳到四番車,利用其上的旋轉三角凸輪控制特殊槓桿以及單齒齒輪運作的速度,每10秒匯集一次能量,再傳到擒縱系統。如此一來動力得以平均輸送,長達31天的走時便能維持在穩定的狀態,提升腕錶精準度。

 

採用擒縱系恆定動力裝置,於四番車上加裝三角凸輪、游絲及連結三角凸輪與另一側單齒齒輪的特殊槓桿,每10秒鐘釋放一次動力至擒縱系統,解決傳統結構動力輸送不均的問題。

 

由於搭載的發條太長,若要以錶冠手動上鍊勢必得耗費不少時間,因此Lange 31的錶背設有一方型凹槽,藉由特製的鑰匙為腕錶快速上鍊;錶盤3點鐘方向則呈現動力儲存的狀況。此外,腕錶也具備朗格經典的大日曆視窗,按壓10點鐘方向按把可做快調。整件作品的厚度為15.9毫米,直徑45.9毫米,可謂朗格體積最大的腕錶;在可實際佩戴的尺寸下,展現品牌深厚的製錶技藝與務實的一面。

 

Lange 31
18K白金錶殼,錶徑49.5 毫米,時、分、具停秒裝置小秒針、大日曆、動力儲存顯示、日期快調按把,L034.1型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1日,經特殊工具由底蓋上鍊,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100只,參考售價:NTD 4,673,000。

 

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下)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