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聲不息的精髓:Blancpain Villeret三問春宮腕錶

一只錶到底要做到甚麼程度,才能表現出製錶工藝的熱情呢?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同的專家可能有不同的見解,不過應該沒有人會否認,那些錶背有活動人偶會隨報時聲響做著表現情慾動作的計時作品,實實在在充滿了無盡的熱情!這些作品說穿了就是將人類用以創造生命的本性搬上螢幕──不,不是電腦螢幕,是微小到用毫米來計算的畫面──在沒有動畫的時代,又比文風不動的春宮圖更加生動,更能挑逗人們內心的渴望。

 

 

 

其實春宮圖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打從《漢書》便有記載,明代著名的畫家及文學家唐伯虎也有許多此方面的創作。當然,人性不分國籍,不僅僅中國,日本、朝鮮也有所謂的「春畫」;而到了17世紀末,歐洲人開始以彩繪琺瑯將春宮圖製於懷錶底蓋下,作為當時王公貴族之間流行的奢侈品。但光是圖像並不夠,還得要有可以做出動作的人偶;於是製錶師運用高超的技藝,將人類繁衍後代的畫面結合報時機制,播下現代我們所看見的三問春宮腕錶的種子。然而這些種子的成長過程並不像活動人偶的動作般那麼順暢,由於「妨害善良風俗」,終於在19世紀遭受禁令。

 

 

Blancpain是現代春宮錶的先驅,於1993年發表品牌首款春宮活動人偶三問腕錶;不僅主題鮮明,金質手工雕刻人偶的活動關節數與動作細膩度更是逼真,讓鐘錶產業大開眼界。而在這20多年來,Blancpain從未停止打造春宮錶的腳步,儘管每一只皆採客訂制,如每一對情侶般獨一無二,使得數量稀少,卻也累積了各種姿勢、動作、背景及效果,可謂豐富。像這兩款Villeret三問春宮腕錶,雖然都能發出悅耳的聲音,以不同金屬色澤對比的畫面看起來都是男跪女臥,但動作略有差異,背景也不同;一個在看似木質的地板上進行,一個則以凹凸曲線、女方緊抓不放的手,寫實地描繪出布料柔軟的質感。而前者搭載的332型機芯僅有三問報時與活動人偶裝置,後者除了採Blancpain與冶金協會合作特別調製的「藍金」材質為底,更搭載1分鐘卡羅素,提升其複雜工藝。

 

 

不過,兩者的金雕人偶皆由訓練有素(包含素描、繪畫、雕刻等技能)的工匠完成,十餘處活動關節的設計也確實不簡單。以潔白的錶盤搭配玫瑰金指針及羅馬數字時標,看似正經八百,內心卻波濤洶湧,「生聲不息」。仔細想想,不就是人性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