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SIHH錶展報導】芝柏三問報時三軸陀飛輪腕錶
三重音韻、繞樑三日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芝柏表以當代的高級複雜製錶技術,打造全新的三問報時三軸陀飛輪腕錶,是高級製錶領域裡,科技和美學的重要革命。直徑48毫米的錶殼以鈦金屬製造而成,其高密度的特質令打簧聲效更佳。搭載手上鍊機械機芯,配備兩大極具挑戰性的複雜腕錶功能,包括三問報時,以及圍繞三軸同時轉動的陀飛輪裝置。

 

這項獨特的當代製錶發明,集合創立於1791年的GP芝柏表製錶工坊裡,多位製錶工匠的天賦創作而成。並根據傳統,由單一位製錶大師獨立組裝而成,透過通透的視覺效果,演繹珍貴罕有、純正和專業的高級製錶工藝。

 

全新的三問報時三軸陀飛輪腕錶,創意驚人,外型出眾,散發著動人的魅力,一看就知,它代表著製錶歷史和技術上的重大突破。這枚直徑48毫米的鈦金屬腕錶,精巧的設計引領著時代的步伐,集GP芝柏表所有上乘製錶技術於一身,結合兩大主要複雜腕錶功能,展現品牌多元化而創新獨到的製錶技術。自從1791年創立以來,這所於瑞士拉紹德封的高級製錶工坊裏頭,工匠們特別喜歡在機械結構上做更高一層的挑戰,賦予更深奧的技術在一塊腕錶裏頭。於創立約半個多世紀之後,Constant Girard與Marie Perregaux在1854年結為夫婦,GP芝柏表因此而正式誕生,並決定把品牌的視線聚焦於改良時計精確度的技術。他們為多款腕錶裝上高準確度的陀飛輪調節裝置,設計對稱和簡約的機芯,令翩翩飛舞的陀飛輪在機芯機械結構的舞台上更為突出。之後,GP芝柏表以一系列名為Opera的大複雜功能腕錶,在音樂報時這款複雜功能領域裡,再一次展現其令人難以忘懷的大師級製錶技術。那些複雜的創作現在成為了這個當代打簧報時腕錶族譜裡的成員,並以世界上最複雜的三軸陀飛輪裝置來作為調節系統,提供準確的時間顯示。

 

芝柏三軸陀飛輪三問報時腕錶
鈦金屬錶殼,錶徑48毫米,厚度21.3毫米,錶盤以兩片藍寶石水晶玻璃環,於9時和3時位置分別顯示小時和分鐘,三軸陀飛輪、三問報時、時、分,GP09560-0001機芯,動力儲備約60小時,盒子形防眩光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錶底:防水30米,黑色鱷魚皮錶帶,建議售價NTD12,764,000。

 

整體架構

三問報時三軸陀飛輪腕錶是GP芝柏表製錶工坊一顆精緻的機械瑰寶,由品牌的工程師和製錶師,同時擔當弦樂器工匠的角色而創製出來,是一件可以精確地報時的樂器。這枚高級腕錶的外觀設計獨特,裝載著特殊的三問報時機械結構,以提供最出眾的音色。有著現代設計感的錶殼直徑48毫米,以五級鈦金屬打造,令音效達至最響亮的效果。選擇這種金屬的原因,是因為經過製錶實驗室的多項研究發現,錶殼中間部分的體積(越大越好)與密度(越小越理想)的數值比例,對聲音傳遞有極大幫助。

 

再者,為了盡量提高三問報時的音量效率,製錶師把錶殼的內直徑設計成與機芯周邊毫無間隙地完全吻合。有賴於主機板與錶殼之間的融合,讓聲波可以更有效地從環狀音簧的腳跟傳送到主機板,再從主機板傳送到腕錶外面。這種構造設計可以免卻打簧簧條與腕錶錶殼外部的連接,也可以簡化維修時裝拆手上鍊機械機芯的工序(機芯型號GP09560-0001,直徑37.50毫米,相等於161/2’’’)。為了讓鑑賞家更容易欣賞到這台超複雜機芯的每一件零件,設計師選擇採用兩片盒子形的藍寶石水晶玻璃。這兩片裝嵌於錶面和錶底的凹面水晶玻璃,均經過特別的斜面加工和防眩光處理,以加強視覺上的通透感,讓鑑賞家可以更清晰地欣賞機芯結構的心臟地帶。無論從任何角度去欣賞這台機芯,均充滿強烈的立體感,讓迷人的複雜機芯結構呈現於眼前。

 

為了讓鑑賞家更容易欣賞到這台超複雜機芯的每一件零件,設計師選擇採用兩片盒子形的藍寶石水晶玻璃。這兩片裝嵌於錶面和錶底的凹面水晶玻璃,均經過特別的斜面加工和防眩光處理,以加強視覺上的通透感,讓鑑賞家可以更清晰地欣賞機芯結構的心臟地帶。

 

 

掌控時間

為了讓敲鎚、小時和分鐘音簧,以及敲打分鐘的獨特機械裝置的操作,在視覺上能夠更突出,設計師要求製錶師在錶盤上創作一個全新的小時顯示結構。GP芝柏表製錶工坊的製錶大師以一條長形錶橋在上鍊錶冠的位置,把錶盤一分為二,以騰出充足的空間,在錶盤的上半部位置,展示整個三問報時的機械結構。這條以手工打磨和修飾的長形錶橋,兩端的箭頭設計造型,靈感源自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勇奪金獎殊榮的著名懷錶La Esmeralda,它是品牌自1860年以來,最具代表性的鐘表設計。而這條箭頭型長形錶橋,更經過黑色PVD塗層處理,在這台全新機芯的結構中,視覺效果更為突出。除了把機械結構分成兩個主要部分之外,這條黑色PVD長形錶橋,更承載著9 時位置藍寶石水晶玻璃小時盤和3時位置藍寶石水晶玻璃分鐘盤之間的時間顯示齒輪系統。這種具高度原創性的機械結構,令人聯想到校正錶的佈局,同時逼使製錶師重新考慮整個複雜功能的傳動系統的運作結構,因為小時和分鐘顯示不再放在同一個軸心之上,而是放在兩個不同位置獨立地運作。

 

這種佈局設計可以讓所有人都能更清晰地欣賞到三問報時裝置的結構,品牌的製錶師和工程師們首要面對的研究任務,就是如何增強三問報時這個報時音量的效能。負責組裝機芯的製錶師是以耳朵判斷來調節音波,而據聲學研究顯示,為了要保證音波能夠有效地傳送至外部,製錶師必須改善發出音波的源頭位置。以往被放置於機芯背面的零件,例如音鎚和環狀音簧,現在被改放於前面。當拉動錶殼左側的拉杆來啟動三問報時裝置時,部分由環狀音簧發出的聲音,就不會再被緊貼腕錶的手腕,又或者主基板所吸收,而是經由保證30米防水的鈦金屬錶殼擴展開來。此外,要除去錶盤結構,以及重新建立時間顯示模式,也具備相同目的,就是令三問報時的聲音更有效地傳播開來,令報時音量更大。就算是置身於喧鬧的大城市當中,音樂愛好者都能清晰地聽到三問報時的音韻。

 

由140件零件組合而成、重量只有1.24克的陀飛輪裝置,在三個不同的轉軸上以不同的速度轉動,確保走時更加精準。第一個是兩分鐘轉一圈;第二個與傳統陀飛輪框架的轉速相同,一分鐘轉一圈;第三個則是30秒轉一圈。

 

伴隨著高精密度機芯的節拍而翩翩起舞

所有的製錶師都會同意,最好的腕錶,必須搭載最有效的調節裝置。為了符合這個要求,品牌的製錶大師選擇把寶璣於1801年專利註冊的陀飛輪裝置,以更迎合當代人士佩戴習慣的方式重新加以演繹,成為一個全新的多軸陀飛輪機械裝置。由140件零件組合而成、重量只有1.24克的陀飛輪裝置,在三個不同的轉軸上以不同的速度轉動,確保走時更加精準。第一個是兩分鐘轉一圈;第二個與傳統陀飛輪框架的轉速相同,一分鐘轉一圈;第三個則是30秒轉一圈;目的是要解決所有機械腕錶都面對的擺輪不平衡問題,令擺輪在虛擬的球體內的位置和所處角度,在合理的最短時間內不斷改變,無論腕錶在佩載者的腕上處於任何位置,擺輪所受的地心吸力干擾便得以抵銷。這種獨特而複雜的調節裝置,能提供有如天文台鐘的走時精確度,最適合活躍好動的佩戴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