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8錶展日誌】Day 1: 改變,正在發生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雖然說錶展同一時間、每年都有,但是每一年創作出來的作品以及呈現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特別是今年,許多品牌都在嘗試改變,也確實端出許多「創舉」。這股氛圍,從走進SIHH現場似乎就可以感受得到。

 

 

一早,跟著參加過SIHH九年的前輩走進SIHH會場,就聽他說今年的SIHH很不一樣。的確,從前的SIHH都會在入口處設立一個強而有力的主視覺。不過今年進來之後,發現主視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寬廣的大廳以及有專人為你拍照的互動區,讓現場的氣氛輕鬆許多。雖然少了可以拍照拍得美美的主視覺是有點不習慣,但是我覺得新的佈局把停留在各品牌展館前的空間變大,感覺也更舒服。

 

 

改變的不只是展場,各家品牌在錶款創作方面也有許多值得讚賞的地方。

 

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

 

A. Lange & Söhne朗格
沒去過SIHH可能也知道,朗格的展館門口每年都會做一只巨型的腕錶,將年度最複雜、最厲害的作品放大呈現。今年也是,不過首次用錶背迎接大家;因為這只Triple Split三重追針飛返計時腕錶的機芯實在漂亮,以12層結構堆疊出精緻的複雜功能,不欣賞都難。當然朗格的創新不只如此。事實上今年朗格推出了三枚全新機芯,包含紀念重建朗格的Walter Lange的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

 

 

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是一只搭載跳秒功能的腕錶,但不只是跳秒,同時還設置一個停止按鈕,讓人隨時啟動、暫停中央跳秒秒針。在朗格古董懷錶之中,曾經搭載過跳秒機制;據說「跳秒」也是Walter Lange非常喜歡也非常重視的一項功能。去年此時,很不幸地這位朗格近代史上的偉人離開了人世;為了紀念他,朗格特別在今年推出四款跳秒腕錶,分別採用白金、玫瑰金、黃金與不鏽鋼材質,限量145、90、27及1只,代表不同意義(朗格問世145年、於1990年重建、重建至今27年、用罕見的不鏽鋼紀念唯一的Walter Lange)。

 

Freak Vision

 

Ulysse Nardin雅典錶
去年,Ulysse Nardin第一次參加SIHH,推出了擁有十項全新發明的InnoVision 2概念錶,搭載雙向恆定動力擒縱裝置、磨床式自動上鍊機制、整合防震設計的玻璃擺輪橋板,以及立體玻璃分針等在技術和視覺效果上都很驚人。但它畢竟是「概念」,無法讓人真正擁有。

 

 

 

今年的Freak Vision就不一樣了,它是一只可以讓人入手的新錶。這也是我覺得雅典錶厲害的地方,它把InnoVision 2的幾項概念化為現實,包含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及磨床式自動上鍊機制,只要輕輕擺動腕錶就可以提供動能,與以往手上鍊的Freak腕錶都不一樣,恆定動力更加強了走時精準度。

 

 

Santos

 

Cartier卡地亞
不可否認,卡地亞推出的作品實在太多,而且無論在機械還是外型的工藝上都有非常值得欣賞的錶款,選擇豐富,讓人難以下手。不過今年,我想站在一個男性的角度來看,最重要的肯定是Santos!在我心目中,Santos的魅力不亞於Tank。所以我很高興在SIHH 2018的現場看見、把玩、試戴全新的Santos腕錶。

 

 

它最有趣的地方在於錶帶,具備快拆設計,讓人輕鬆又快速地把皮帶換成金屬鍊帶。特別是它今年推出了不鏽鋼鍊帶,對於沒有非要貴金屬的人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入手的機會;而它易拆式的鍊結不管在結構還是質感上都很不錯,佩戴起來也很舒適。除了經典的面盤設計,新款Santos還推出了鏤空款,可以說是結合了卡地亞代表性的元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