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e Zone,我想沒什麼比它更適合戴著旅行了。

 

 

當我一戴上這只朗格,就立刻感受到它的份量,彷彿從1845年創辦以來所下的功夫都裝在裡頭了。好吧,也許那只是因為貴金屬錶殼以及真材實料的機芯應有的重量,不過我真心這麼覺得。所以我不會說它跟鈦金屬和碳纖維錶一樣舒適,但戴著它心裡卻很舒服。因為我知道它是花了多少時間心血才能完成的一只錶,以及它與德勒斯登的連結。好像導遊之於觀光景點,我有一種感覺,我戴著它讓它帶著我遊走德勒斯登。

 

 

說說它有什麼特別的吧。所有的Lange 1都一樣,具備大型的日期視窗,雙位數的顯示方式除了方便讀取,還乘載了只有朗格才能述說的故事,也就是森帕歌劇院裡的五分鐘數字鐘。我必須說戴著它走進森帕歌劇院,看著舞台上方的那座鐘的感覺,不是美麗的景點可以取代的。而錶盤刻意的不對稱設計也非常有味道,沒那麼中規中矩,又百看不膩。我不是一個出國非得要緊盯著家鄉時間的人,而且有些兩地時間的設計反倒干擾了面盤整體的美觀。當然有時候人在國外我還是會看一下台灣時間;雖然說德勒斯登與台灣相差七小時是一個不變的數字,但像我這樣心算緩慢的人需要知道台灣時間的時候,如果沒有兩地時間,說真的,還是拿起手機來看比較快。不過像Lange 1 Time Zone這樣把大小時、分盤一左一右、一上一下排列,其實不會影響到視覺效果,讀起來也非常清楚。甚至可以利用錶盤外圈的城市環自己推算世界各地的時間。

 

 

但是自己推算太麻煩了,快調不就好了嗎?是啊!當按壓8點鐘方向的按把,錶盤外圈的城市環就會轉動,把想要顯示的城市對準第二時區副錶盤上的箭頭即可。這的確非常實用,連拔出錶冠的力氣都免了;同樣的,大日曆也可以透過快調按把快速調整。就因為這設計實在太聰明,讓我對這只錶愛不釋手。時不時拿起來把玩一下,反正要把它弄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Lange 1 Time Zone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1.9毫米,時、分、小秒針、大日曆、兩地時間、日夜、動力儲存顯示、日期及第二時區快調按把,L031.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參觀完朗格的錶廠後,我對擺輪橋板雕刻又有了更深的印象。我還記得師傅分享的經驗及雕刻技巧,把手肘抬高,用轉動手臂的力量讓刀頭在橋板上留下痕跡。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所以我雕刻的太醜羞於公諸於世。但是這只Lange 1 Time Zone的橋板真的漂亮!而且它還有兩個橋板!一個是每一只朗格都有的擺輪橋板,另一個是固定調整兩地時間中間輪的橋板;尤其是後者,固定在3/4夾板之上,可以看得更仔細。我這輩子大概是沒辦法雕刻出這樣的傑作了,不過但作為一個熱愛朗格的人,跟著它一起旅遊德勒斯登、尋訪朗格的足跡,我已相當滿足。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