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傳統 與時俱進:A. Lange & Söhne朗格總裁Wilhelm Schmid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傳統與科技,表面上看起來是走向兩條截然不同、互不相干的道路,如何平衡,是講求機械工藝的鐘錶產業面臨的課題。隨著科技的進步,許多品牌開始融入所謂的創新元素,運用不同材質、技術改變手錶的外觀,甚至內在。然而也有非常高端的品牌依舊堅持傳統工藝與價值,用穩健的步伐向前邁進。A. Lange & Söhne朗格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能為整個鐘錶產業發言,但是如果你要買一只朗格的錶,你會希望買一只用3D列印『印』出來的錶嗎?我想不會。」

朗格總裁Wilhelm Schmid說道。他用3D列印這般先進、創新的技術作為例子,述說朗格在這個科技發達的世代必須堅守的價值。那個價值,當然就是可貴的手工技藝。

 

儘管朗格確實會用3D列印試作錶款,讓想法快速變成實物,也和其它高級品牌一樣使用CNC工具機生產零件,但是最後呈現在顧客眼前的成品,絕對是由製錶師手工打磨、雕刻、組裝(而且還經過二次組裝)而成的奢侈品。之所以特別強調奢侈品,是因為像朗格這種「不為讀時,更為精美」的腕錶本來就不是生活必須品;它屬於小眾,不是大量生產、隨處可見的商品。Schmid認為,人們去畫廊要看、要買的,是畫家親筆繪畫的真跡而非複製品。入手朗格的藏家欣賞的是藝術,是精緻的美感,不如機器那般完美才是真正美的地方。而朗格的美是獨特的。

「如果把朗格的錶與其它高級品牌的錶款放在一起,拿掉面盤上的品牌名稱,人們還是能夠分辨得出哪一只是朗格。即便光看面盤不夠,翻到錶背一定可以。」

Schmid表示,簡潔是德國製錶的一大特色,不會有太過花俏的設計,卻十分精實;這也是朗格與眾不同之處。

 

無論時代如何前進,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朗格的文化、同事之間的情誼、對顧客的承諾都不會改變;這些,都建立在擁有精湛做工的腕錶之上。該改變的是溝通的方式,例如SIHH期間開Facebook直播發表新品、經營Instagram等社群平台,用不同的行銷手法傳達品牌理念,內容也跟十年前有所不同。

 

Wilhelm Schmid於2011年出任公司總裁,銳意在保持業務增長和收益的同時,延續品牌質量和名聲。他表示:「提升盈利的方法良多,但各個領域的品質水平則須維持穩定不變。我們絕不能在精準度和表面修飾質量上有所讓步。」

 

如今,部分高級品牌已開始提供消費者網路購物的管道,與朗格同屬Richemont集團的IWC便是其中之一。然而對Schmid來說,人,才是重點。如果顧客不親自佩戴,怎麼了解自己真正適合的錶?實體店面所提供的服務依舊是虛擬的網路商店無法取代的。倒是面對女性市場的態度,朗格選擇在今年做出改變。以往朗格在設計女錶時,偏向做一款吸引先生買給太太的腕錶(也讓先生有理由買一只給自己),因此就像是縮小過後的男錶。今(2017)年推出的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卻針對女性將月相盤改為白色,錶盤上的扭索紋也重新設計,表達柔美形象。

 

2015年8月26日,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左一)和薩克森州長提里希(Stanislaw Tillich)到訪格拉蘇蒂鎮,為朗格全新錶廠主持揭幕儀式時,與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圖中)及朗格總裁Wilhelm Schmid合影。

 

當Schmid在談論朗格的變與不變,表情和話語總是充滿自信;面對台灣市場的狀況亦然。在他抵達機場準備入境台灣的時候,他觀察到周遭許多人手腕上戴的錶都相當不錯。這當然不能作為一個客觀的統計數據,但朗格在台灣的兩個經銷商夥伴(金生儀、寶鴻堂)的表現都讓他相當滿意,或許這也是朗格遲遲沒有在台灣設立專賣店的原因之一。不過Schmid表示,台灣是個很有潛力的市場,設立專賣店是遲早的事。只是,他無法保證什麼時候會完成這個目標。

 

當他講這段話時同樣堅定無比,讓人感到這一切彷彿一只朗格腕錶的製作過程,緩慢、精湛,所有等待都將值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