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日常:SIHH 2018觀察報告

遊日內瓦,不太可能不去看看那座名為「雷夢」(Lac Léman,法文;又稱Lake Geneva日內瓦湖)的湖。喜歡坐船的人可以試試他們的遊船行程,看看湖水兩岸可愛的小房子,甚至一路坐去法國。如果不想搭船,其實跟著那些在河畔慢跑、嬉戲的瑞士人一起觀景也很享受。雖然每年飛一趟日內瓦參加SIHH的人大概都看膩了,因為湖景始終如此,沒啥改變。

 

 

改變的是SIHH,從一進門那一刻就感受得到。安全檢查提前了,留給後面的接待處更寬廣的空間,彷彿在困境中掙扎了許久後豁然開朗。展場周邊的規劃也變活潑了,像是新設立的拍照打卡區,鼓勵大家跟立體的巨型「#SIHH2018」字樣合照上傳,讓訊息在網路上擴散。而更大的改變在品牌本身,不僅是把高貴的展館變成吧檯、沙發等平易近人的空間,就連錶款的價格也親民許多。

 

 

如果從前覺得高級腕錶遙不可及,現在12萬不到可以擁有一只伯爵錶,15萬4千入手沛納海,21萬6千戴積家(可不是搭載石英機芯的女錶)。最令人意外的是江詩丹頓。由於過去的品牌定位及錶款品質,價格總是居高不下讓人難以靠近;如今發表全新系列的同時將門檻降低到NTD 372,000,讓一堆長期在門外觀望的錶迷有了機會。雖然以這幾年鐘錶產業的狀況來說,各品牌會有這樣的舉動都很合理,不過當事情發生的時候,還是難免在心中出現一個驚嘆號。

 

江詩丹頓全新FiftySix系列,大三針不鏽鋼款(右)僅僅NTD 372,000,相當誘人。

 

另一個驚嘆號在於一些特殊錶款上,例如:AP的皇家橡樹離岸型(ROO)陀飛輪計時碼錶。它讓人在熟悉中帶點陌生,因為它改變了經典的八角形錶圈,把螺絲鎖在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上,使ROO看起來一點都不ROO。同樣是從經典元素變化,芝柏走的就是一條務實的路線;將原本金橋上的陀飛輪換成了一般的擒縱系統,相較之下自然便宜得多。IWC的「致敬波威柏」又不一樣,取材自歷史,然而無論是風格還是功能卻從未出現在六大系列之中;索性自成一類,跟其它150週年限量錶款變成「週年紀念版系列」。

 

伯爵全新的Possession系列錶款以珠寶的概念打造鑲鑽的旋轉錶圈,不鏽鋼入門款的價位訂在十二萬內(NTD 117,000),藉此吸引更廣大的女性顧客。

 

以往最受矚目的高複雜功能錶款今年依然出現在各品牌的新品之中,不過從比例上可以看出那並非流行。事實上即便是朗格這樣的頂級品牌,除了極致複雜的Triple Split之外還是會推出一些相對入門又符合趨勢的作品(女性化的Saxonia Thin)。是的,女性市場還是有許多發揮的空間,沛納海縮小錶徑(搭配亮色系錶帶)、伯爵的珠寶腕錶以及朗格多彩的Little Lange 1都是應變之道。
當然,不管對象是男是女,絕大多數長期定位在高收入人士才能擁有的品牌還是得回歸現實,讓寧可把錢消耗在高科技產品、旅行世界各地的中產階級願意多花點時間,欣賞所謂的傳統製錶工藝,然後用合理的價格,戴上它們。

 

Luminor Due 3日動力儲存自動不鏽鋼腕錶(PAM00755),錶徑38毫米,是沛納海史上最小的腕錶,擁抱手腕纖細的客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