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指南】圍繞太陽的真實軌跡:時間等式腕錶(中)

為了計算時間等差,天文學家提出了一套公式:E = 9.84 x sin(2B)-7.53 x cos(B)-1.5 x sin(B),其中B= 360 x (N-81)/365,N則代表日數,1月1日N為1、2月1日N為32,以此類推。而這就是所謂的「時間等式」。但是這套公式對於數學不好的人來說太複雜了!而且誰會為了要知道今日時鐘顯示的時間與真太陽時差幾分鐘,耗費腦力去計算呢?然而若把這個公式套入機械結構之中,讓計時工具來表現這項複雜又精密的功能,那可當真厲害!

 

這並不是要讓錶算數學,而是靠訴它真太陽時的樣貌,讓它呈現。聽起來很困難,做起來也不簡單,不過製錶師卻想到以一個腎形凸輪連結一帶有齒條的槓桿,並隨凸輪的運轉帶動槓桿;當槓桿一端沿著腎形凸輪起伏,就好像在描繪地球運行的軌道一般,將訊息傳送到槓桿上的齒條,再由齒條帶動指示時間等式的正負指針。如此一來,平均太陽時與真太陽時之間時而正、時而負的分差便能巧妙地顯示於錶盤之上。

 

Rialto
18K 5N玫瑰金錶殼,錶徑44毫米,時、分、日期、星期、月份萬年曆、陀飛輪、時間等式、錶背閏年及月相顯示,Caliber ARC97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10,280,000。

Christophe Claret Rialto
獨立製錶師品牌Christophe Claret創作的Rialto呈現時間等式的方法不太一樣,沒有任何指針指示正負15分鐘的刻度,也沒有與分針同軸的真太陽時分針,而是透過錶盤中心點上方的扇形視窗。儘管不是十分顯眼,但若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發現視窗中的紅色曲線及用以對照的黑色刻度;左手邊的刻度指示正數,右手邊則指示負數。事實上,紅色曲線的全貌就是地球圍繞太陽的軌道。試想,如果它用的是完美的圓形(也就是人們計算平均太陽時的理想軌道),那麼即便旋轉一周,紅線依舊會停留在同一刻度上。然而Christophe Claret將紅色曲線以地球實際繞行太陽的形狀表現,如此一來便能真實呈現太陽時。

 

 

這的確是一款與眾不同的時間等式腕錶,而且不僅於此,它還同時具備了瞬跳萬年曆以及陀飛輪裝置,可謂極度複雜。錶盤12點鐘方向搭載採逆跳機制的日期指針,星期與月份顯示在9、3時位置,下方開闊的視窗則讓人觀賞陀飛輪動態。值得一提的是它連結星期、月份與時間等式的設計,猶如威尼斯四座橫跨大運河橋梁中最古老的里阿爾托橋(Ponte di Rialto),故以此命名。至於錶背,除了精彩的機械結構與打磨修飾,也有閏年與月相顯示。

 

QP à Équation
18K白金錶殼,錶徑43.5毫米,時、分、小秒針、日期、星期、月份、閏年萬年曆、24小時、動力儲存顯示、24秒陀飛輪、錶冠日期快調/時間調校模式切換、錶背時間等式、季節、四位數年份顯示,GF07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25,000,000。

Greubel Forsey QP à Équation

在鐘錶的世界裡,創意可以是改個面盤、換個顏色就推出一只新錶如此快速的事,也可以是砸重金研發全新機芯、讓機械結構來表現一些前所未有的事。不用說,在錶界中屢獲專利、備受肯定的發明王Greubel Forsey當然是屬於後者。其傾斜30度的雙體陀飛輪、差動四體陀飛輪以及將陀飛輪轉速大幅推進的24秒陀飛輪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創舉。而這只QP à Équation時間等式腕錶正是搭載24秒陀飛輪的作品之一。

 

 

一只時計之所以要有陀飛輪,就是為了消弭地心引力對於游絲、擺輪、擒縱叉及擒縱輪這般精密零件的那股向下拉的力量;所以藉由讓擒縱系統不停轉動,抵銷固定位置時所受的拉力。絕大多數的陀飛輪皆以60秒為一個旋轉週期,意即每分鐘綜合一次各角度的方位差;而若將旋轉速率提升至24秒一周,便能更快抵銷誤差,讓走時更加精準。又Greubel Forsey發明的24秒陀飛除了提升轉速,還讓整個擒縱系統傾斜25度──根據品牌說法,這是經過精密計算後得出的最佳角度──使腕錶無論如何擺放,都與地面保持特定的角度,盡最大的可能降低地心引力造成的影響。或許,有人會說戴在手上的錶不像懷錶長時間垂直擺放口袋,它本身就會跟著人體移動,無須陀飛輪;沒錯,但是陀飛輪也確實傳承了人類的智慧,成為高級鐘錶展現功力的技藝。

 

 

當然,Greubel Forsey的創新不僅於此,連過去每遇到調校就讓人苦不堪言的傳統萬年曆也被改成方便到無話可說的境界。首先按壓錶冠上的按把,將錶盤兩點半位置的模式切換到日期快調(QP),再拉出錶冠便可同時向前、向後調整日期、星期及月份。如此聰明的設計對於過往只許向前不準向後的萬年曆調校機制來說猶如一場革命,對於追求實用性的藏家而言更是極品。而在視覺呈現上,小秒盤、24小時、閏年及動力儲存顯示等訊息分布於各錶面角落,大日曆、星期、月份等三項常用資訊則一字排開置於顯眼位置,符合優先順序。至於較少觀看的時間等式及四位數年份就顯示在錶背,透過雙層藍寶石水晶玻璃,由底下的刻度搭配形似魔鬼魚的藍、紅線條圖形,便能經加減得知真太陽時(當紅線與刻度重疊時為「加」,藍線則為「減」);外圈則附12個月份顯示,並以綠、紅、橘、藍區分一年四季。

工藝方面,帶有特殊紋路處理的夾板以及每一道倒角曲線和拋光都相當細膩;固定陀飛輪的錶橋及框架亦然。從頭到尾,裡裡外外,都表示創作一只深具內涵的計時作品應有的態度。

 

Luminor 1950 8日動力儲存時間等式兩地時間腕錶
鈦金屬錶殼,錶徑47毫米,時、分、小秒針、日期、月份、第二時區、24小時、時間等式、錶背動力儲存顯示、夜光指針及時標,P.2002/E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日,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鱷魚皮錶帶,另附一條橡膠錶帶及拆換工具,參考售價:NTD 703,000。

Panerai Luminor 1950 Equation of Time 8 Days GMT Titanio
沛納海呈現時間等式的方式其實很有自己的特色,雖然都是用正負15分鐘刻度表現,但6點鐘方向的線性排列以及彷彿懸浮其中的指標都與其它別人略有不同。同樣的呈現手法也用在動力儲存顯示,例如搭載P.2002手動上鍊機芯的Luminor 1950 8日動力儲存兩地時間腕錶。P.2002機芯是沛納海首枚自製機芯,於2002年開始研發,並於2005年推出;具備長達8日的動力儲存效能以及第二時區功能,實非基礎機芯。然而它卻是這款Luminor 1950 Equation of Time 8 Days GMT Titanio腕錶的基礎。

 

 

是的,沛納海之所以將這款腕錶的機芯命名為P.2002/E,就是因為它擁有「Equation of Time」時間等式的功能。兩者皆擁有兩地時間、日期、24小時及動力儲存顯示,P.2002/E又比P.2002多出81個零件,於3點鐘方向增添月份指示,並運用機械結構表達真太陽時與平均太陽時的差異。至於枕形錶殼、錶冠護橋以及三明治錶盤絕對是沛納海永不退流行的經典,加上47毫米的大錶徑,戴在手腕上風格明確又引人注目。從錶面到錶帶猶如海水般的藍色色調,也是近年來非常熱門的配色。雖然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把錶泡到水裡,但若真要游泳,也可以換上橡膠錶帶發揮它防水100米的性能。

 

【腕錶指南】圍繞太陽的真實軌跡:時間等式腕錶(上)
【腕錶指南】圍繞太陽的真實軌跡:時間等式腕錶(下)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