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成就卓越:IWC致敬波威柏

「專為男人設計。」IWC的形象讓許多男人不得不擁有它,但也以為只有他們可以佔有它。沒想到2017年,她們也得手了。大家都知道,IWC一年的新品就只有一個系列,多年來如此,彷彿萬年不變的日月星辰。如今卻變了。是的,對於IWC,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的。美國製錶師也可以創造一個頂尖的瑞士製錶品牌。而突破過往的「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更證明了IWC百餘年前的眼光,獨到,不怕改變。

 

 

你看過這樣的IWC嗎?我沒有。至少在我過去的生命之中,不曾看過。論風格,它沒有柏濤菲諾那般古典,沒有海洋時計的運動感,也沒有工程師的陽剛氣息;論功能,用數字顯示「跳」過每分鐘、每小時的計時器?也不像是IWC會做的東西。但是它確實特別,特別到讓人無法將它歸類於IWC六大系列中的任何一個系列。是,它是一款全新的腕錶,從頭到尾,截然不同。

 

「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懷錶(右),復刻1886年出產的Pallweber懷錶(左)。

 

其實嚴格說起來,它也很老,1884年就被IWC製造出來,只不過是以懷錶的形式。在那個還沒有電子螢幕的年代,用機械結構顯示數字時、分的視覺效果就像今日的虛擬實境一樣令人驚奇。誰發明的?一位來自薩爾茲堡的製錶師,叫做Josef Pallweber,這也是Pallweber懷錶的名稱由來。他在1883年將這項技術帶給IWC,1885年IWC正式推出世界上第一款採用數字時、分顯示的懷錶(在這之前僅止於時鐘);同年2月24日,Josef Pallweber的發明獲得了專利,這個值得紀念的日期就印在某部分Pallweber懷錶的琺瑯面盤上(介於時、分視窗之間的「Pat. Feb. 24. 1885.」)。除了專利技術,Pallweber懷錶也以最前衛的造型打破人們對於小小一只計時器的印象。然而或許就是因為太過前衛,在短短幾年內出產了約20,000只後,Pallweber懷錶就從IWC的產品線中淡出。可惜了Josef Pallweber傑出的發明,但所謂天時地利人和,有時候一件作品能否延續,跟它本身的條件沒有絕對關係。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一百多年前的設計,Pallweber依舊不是隨處可見的普通貨。為什麼?別的錶都用指針指示時間,它卻用數字表達;別人的時間都是滑行的,它偏要用跳的。玩錶之人最愛收藏獨特,像這樣每分鐘、每十分鐘、每一小時都跳一下的機械錶,實在不多見,怎能不教人欣賞?而你或許已經看過IWC今年SIHH的新品名單,想必眼光銳利的你也發現,其中那只根本不像IWC的錶長得跟Pallweber古董懷錶幾乎一模一樣。沒錯,一百多年後,Pallweber復活了!這次以腕錶的型態現身,作為IWC慶祝創立150週年的主角──「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

 

94200手動上鍊機芯,振頻每小時28,800次;透過獨立輪系將動力傳送至個位數分鐘盤,帶動跳分、跳時機制;動力儲存60小時。

 

錶,還是圓的經典。從懷錶到腕錶,Pallweber圓潤的錶殼、錶盤以及呈現時間的視窗都給人一種完滿的感覺;從外到內,一圈又一圈的簡潔設計讓畫面乾淨。重點是比例,多大的錶殼搭配內圈多大的半徑?小時、分鐘與秒針間隔多遠,才不會太過疏離?這是美學的問題,做得好,就把閱讀時間變成一種享受;做不好,時時刻刻都得容忍瑕疵。

 

「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
(左/中/右)不鏽鋼/18K玫瑰金/鉑金錶殼,錶徑45毫米,漆面錶盤,跳時、跳分、小秒針,94200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限量500/250/25只,參考售價:NTD 733,000/NTD 1,160,000/NTD 1,831,000。

 

Pallweber當然是美的。這種美在於「剛好」,也就是讓錶面上那麼多的圓都處於一個適合的位置,看起來清楚又舒服。不過,使它完美的除了外型,還有內芯。IWC在「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身上裝載了全新的94200自製機芯,跳時、跳分,如同上百歲的Pallweber懷錶。但是94200更厲害,它擁有雙發條,分別驅動擒縱系統與個位數分鐘盤,確保瞬跳機制所消耗的大量能量不會影響到走時系統的動力。轉動各位數分鐘盤的動力會依據擒縱系統的頻率每60秒釋放一次,每十分鐘個位數圓盤都會推動十位數圓盤,讓個位數與十位數同時轉換(整點的時候則輪到上方的小時盤跳動)。而長達60小時的動力可以說是跳時、跳分腕錶中少見的高效能。

這真的是IWC?是,而且是非常特別的IWC。跨越一百多年,它仍舊迷人。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