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展總整理】2018最瘋狂

總有人認為,中規中矩腕錶太平凡,缺少變化。他們想要的是獨特、與眾不同,外型要閃亮,內在最好還要有夠厲害的機械結構甚至創新突破。如果錶展上都沒有這樣的作品,盡是些好賣的復刻款,可能就有些無聊了。所幸,誇張的錶還真不少。 

 

Freak Vision奇想創見腕錶
鉑金錶殼,錶徑45毫米,時、分、卡羅素,UN-25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3,140,800。

Ulysse Nardin
因為確實很少錶款把輪系用直線串聯變成分針,讓雅典的Freak特別顯眼。而今年的Freak Vision更加入突破性的技術,運用2017年發表的InnoVision 2中的創新科技,把概念現實化。其中一項專利是「錨式恆定擺動擒縱裝置」,以兩片彈簧將擒縱叉固定在矽製的半圓形框架上,利用彈簧片受力、反彈的物理現象讓擺輪以恆定的速率擺動;採用矽材質微型穩定槳葉擺輪,並在邊框加上鎳塊做為慣性阻力砝碼。錶背可見所謂的「磨床式上鍊系統」;那是一種全新的機制,將自動盤與一個具備四爪的框架連結,任何微小的震盪都會帶動四個爪,讓它們為機芯上鍊,也讓Freak Vision成為Freak系列中首款自動上鍊腕錶。

 

MP-06 Tourbillon High Jewllery
18K白金錶殼,鑲鑽共132顆(約4.7克拉),錶徑45毫米,時、分、陀飛輪,HUB9006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115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USD 1,000,000。

Hublot
同樣是搭載複雜的機械結構,同樣具備誇張的視覺效果,Hublot的這只陀飛輪就跟Freak Vision很不一樣。我想既然都已經把錶盤、錶殼等幾乎可以鑲鑽的地方都鑲滿了不同形狀的切割鑽石,陀飛輪應該也不是重點了吧!是的,這只錶總共鑲嵌了132顆鑽石,每一顆切割的形狀或大小都不太一樣,好讓它們可以由錶盤中心向外擴散。由於鑽石硬度極高,要完成這件作品確實相當費工,呈現出來的效果自然是閃亮無比,甚至有些刺眼。不過這就是戴這只錶的目的──極致高調。然而要享受這種高調的代價可不小啊!

 

MoonMachine 2
黑色DLC鈦金屬錶殼,錶徑49 x 51.5毫米,時、分、月相、月相快調按把,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鱷魚皮錶帶,限量12只,參考售價NTD 2,960,000。

MB&F
MB&F的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簡稱Max) 來說,Horological Machine No.8(HM8)不是一只腕錶,而是一件機械雕塑。它的外型真的也不像一只手錶,倒比較像一台車。話說Max年輕時的夢想就是成為汽車設計師,也因此他把手錶當作車子一樣設計,用流線型的骨架營造出鏤空的效果,加上HM5的折射玻璃顯示,非常有趣。這款MoonMachine 2也一樣,看起來是HM8的改款,卻因為與芬蘭獨立製錶師Stepan Sarpaneva設計的月相更獨特。要賞月與小時、分鐘一樣,觀看月相必須透過玻璃折射(不過月相並沒有因此放大,而是以實際大小呈現於視窗),需要調校的話,只要按壓錶殼側面的按把即可。

 

RM 53-01 Pablo Mac Donough
TPT™碳纖維錶殼,錶徑44.5 x 49.94,時、分、陀飛輪,RM 53-01手動上鍊機芯,以直徑0.27毫米鋼索懸吊,動力儲存7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可承受5000g衝擊,限量30只,參考售價NTD 29,000,000。

Richard Mille
坦白說,Richard Mille出的錶幾乎都很瘋狂,瘋狂到它好像根本不在乎人們需要甚麼,它就只想做自己。就像這只RM 53-01 Pablo Mac Donough,大費周章地用鋼索把機芯懸吊在空中,使機芯免受衝擊破壞,還特別在兩片藍寶石水晶玻璃之間夾了一層聚乙烯膜,讓鏡面在遭受劇烈撞擊的時候不至於粉碎(只會產生裂縫)、衝擊到機芯,就為了讓人們可以戴著這只價值約新台幣2900萬的錶接受各種風險,例如:馬球。對,Richard Mille特別跟馬球選手Pablo Mac Donough合作,述說打馬球如何使人骨碎裂的故事,並強調那些恐怖經驗都無法雖毀這款RM 53-01。只是,應該不會有人真的捨得戴它去打馬球,對吧?

 

Altiplano終極概念腕錶
鈷基高科技合金錶殼,錶徑41毫米,厚度2毫米,時、分;900P-UC手動上鍊機芯,耗費4年研發,振頻每小時28,800次,動力儲存44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厚度0.2毫米),鱷魚皮及Kevlar複合材質錶帶(厚度1.1毫米)。

Piaget
一枚機芯到底要多薄才能算超薄?3毫米手上鍊夠嗎?還是2毫米的自動上鍊?不夠,這樣的標準60年前就達成了,若是要在厚度上斤斤計較、打破世界紀錄,還得再薄一些。於是伯爵推出了2毫米的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不是機芯,是整只錶,2毫米。夠了!這真的太薄了!薄到已經讓一只錶幾乎在水平面上消失的程度。需不需要如此誇張是一回事,但這麼極致的「功夫」(結合5項正在申請中的專利)目前鐘錶產業無人能及。就一個講求製錶技藝而非實用的角度來看,它讓人在「無感」(佩戴時的感覺)中充滿敬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