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該怎麼說:獨立品牌的未來(中)

去年6月,英國獨立製錶師Peter Speake-Marin離開了一手創立的品牌,讓Speake-Marin像是失去了重心,在鐘錶產業的關注下摔了一跤。雖然一個小眾市場中的小眾品牌無法跟科技產業龍頭相比,但是這就好像是賈伯斯離開蘋果一樣,這一跤,肯定會痛。

 

Speake-Marin Crazy Skulls Tourbillon Minute Repeater
5級鈦金屬錶殼,錶徑42毫米,時、分、陀飛輪、三問報時,SMC0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

 

關於Peter離開這件事,Speake-Marin全球商業總監Eric Jouniaux表示遺憾,不過他說這並沒有改變Speake-Marin接下來的方向與策略。Peter留下來的設計具有非常強烈的辨識度(Eric特別強調錶殼以及錶耳的造型),這個部分絕對會延續下去。除了像Crazy Skulls Tourbillon Minute Repeater這樣有趣(啟動具備三錘的三問報時,兩個骷髏頭即分開、露出陀飛輪,平常則合起來讓中間的紅點變成愛心)的複雜功能錶款,他們去年也發表了首枚搭載於J-Class系列的全新SAM-01自製機芯;未來將以這枚機芯為基礎,將旗下錶款全面自製機芯化。加上僅僅10,000瑞士法郎的入門價,Speake-Marin在眾多貴得嚇死人的獨立製錶品牌之中既有特色又親民,也讓Eric信心十足。只是,要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生存,可行嗎?

 

Swiss Alp Watch Zzzz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38.2 x 44毫米,電光藍fumé煙燻錶盤(左),時、分、錶背動力儲存顯示,HMC 324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日,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羚羊皮錶帶,限量各20只,參考售價:NTD 928,000/只。

 

鐘錶品牌可以精準製作一件計時作品,卻不可能精準預測未來。其實不用說未來,就連現在,消費者喜歡甚麼樣的東西都很難說。不過H. Moser & Cie. 不太在乎別人想甚麼,為了強調宣揚品牌理念,甚至可以特別打造一款長得跟Apple Watch一模一樣的Swiss Alp Watch,讓人誤認以瑞士製造機械錶自豪的品牌竟然也推出智慧錶。

 

Edouard Meylan
2012年H. Moser & Cie.由Meylan家族經營的MELB Holding接手,2013年4月由家族第二代成員Edouard Meylan擔任品牌執行長。

 

「我覺得新世代的人會學著重新戴上腕錶。」H. Moser & Cie.執行長Edouard Meylan說道:「一只錶就是一個故事,人們買錶是要買它背後的故事。Alp Watch背後就有非常強烈的訊息及故事。」他說的當然還是高級製錶的機械結構與手工技藝,而這些,都是H. Moser & Cie.想要透過Alp Watch引起關注後講述的價值。不過他們也有低調的一面,比方說拿掉面盤上的品牌名稱,讓「戴錶」這件事成為「自己喜歡最重要」。成功嗎?以H. Moser & Cie.每一款僅數十只卻都銷售一空的業績來看,應該算是吧。Edouard所帶領的團隊有自己說故事的語言,別人要強調「瑞士製造」很可能就是用一支精美的影片呈現製錶師打磨、組裝機芯零件的畫面;但Edouard覺得那樣太過無聊,所以自己入鏡,用生動活潑的方式告訴大家甚麼叫100%瑞士製造──用瑞士起司和毛牛皮製作的Swiss Mad腕錶。錶盤上無須品牌標誌,也沒有「SWISS MADE」,卻貨真價實。

 

Swiss Mad腕錶
瑞士起司結合結合itr2 ©複合材質錶殼,錶徑42毫米,紅色fumé煙燻錶盤,時、分、錶背動力儲存顯示,HMC 327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1只,參考售價CHF 1,081,291(呼應1291年8月1日瑞士聯邦憲章簽訂之日)。

 

不可否認,在台灣能見到的所有獨立製錶品牌之中,最會說故事的就是MB&F。品牌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簡稱Max)本身的經歷是個故事,他所構想的腕錶背後是個故事,就連MB&F行銷的手法也像在說故事;而且是跟「朋友」說故事。在我訪問MB&F通訊長Charris Yadigaroglou的時候他很直接地跟我說,MB&F的行銷策略就是交朋友。他們認為,鐘錶品牌與消費者的關係並非上對下,溝通的方式應該是建立一種誠實、友善的人際關係;要介紹一件產品,對朋友怎麼說,對消費者就怎麼說。確實,那些誇張、矯情的詞彙並不會出現在MB&F提供的新聞資料之中,彷彿他們有自己的語言,讓行銷變得更人性化。

 

Charris Yadigaroglou
曾於Piaget擔任通訊部經理,2011年加入MB&F,擔任通訊長。

 

更人性化的是MB&F的創作。Max常以童年的記憶與自身經驗作為主題,結合他的製錶師朋友們做出一只又一只奇形怪狀的腕錶。比較近期的例子是去年年初發表的Horological Machine No. 7(HM7),弧度可謂半個球體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突出的底蓋、以基準線讀取刻度的小時與分鐘轉盤、與錶殼分離的旋轉錶圈以及活動式錶耳,讓整只錶變成一隻水母。這隻水母是Max與家人出遊時意外獲得的靈感,作為一種充滿親情的回憶,非常單純,也非常真實。即便不為Max個人的經歷感動,論創意,除了形狀它連夜光都像隻水母;論機械結構,它讓機芯超出平面並搭載飛行陀飛輪;所以說HM7是目前市面上所有品牌之中獨一無二的腕錶並不為過。最初推出(藍色錶圈)鈦金屬及玫瑰金兩個版本,鈦金屬款限量33只,玫瑰金款則限量66只。據Charris的了解,藍色錶圈的鈦金屬款已在市面上消失,玫瑰金款可能還剩下一只(今年4月則新推出鈦金屬綠色錶圈款,限量50只)。反倒是相對入門、他們原先以為會熱銷的Legacy Machines系列就沒那麼受歡迎。可見MB&F的藏家喜歡的還是「奇怪」的作品。

 

MB&F Horological Machine No.7 Aquapod
5級鈦金屬錶殼,錶徑53.8毫米,時、分、陀飛輪、夜光指示,3D立體結構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橡膠錶帶,限量33(藍圈)/50(綠圈)只,參考售價NTD 3,550,000(鈦金屬)/NTD 3,620,000(綠圈)。

 

HM7熱銷之後,MB&F又在10月推出了全新的Legacy Machines Split Escapement(LM SE)。LM系列是Max想像自己生在19世紀打造的20世紀的腕錶,面盤上碩大的擺輪是它的招牌。LM SE更進一步把擒縱叉及擒縱輪與擺輪分離,一個在上(錶盤),一個在下(錶背),相隔12毫米。刻意調降的振頻(每小時18,000次)讓擺輪與擒縱的運作顯得更加清楚。錶殼加上弧形鏡面的厚度高達17.5毫米,然而整體設計又讓人覺得它就必須擁有這樣的高度。錶盤採雪霜壓磨修飾(frosting),以手工刷亮金屬表面,塑造「結霜」的效果,共有藍、灰、黃金、玫瑰金色等版本。搭載日期功能,8點鐘方向設有快調按把,且具備安全機制,就算在日期轉換期間調校也不會損壞。

 

MB&F 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18K白金錶殼,錶徑44毫米,時、分、小秒針、日期、日期快調按把,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共有藍、灰、黃金、玫瑰金色等4款,限量各18只,參考售價NTD 2,880,000/只。

 

LM SE是MB&F去年推出的第二款搭載全新機芯的腕錶,比起其它獨立品牌可以說是相當多產。Charris表示,每年一款新錶是他們的基本量,兩款是常有的事(而且都是全新機芯),若加上改款的作品,一年三款都不是問題。因為Max有無限的天馬行空的想法等著實踐,速度過快的時候,他的「朋友」們還得替他採煞車;但是MB&F的策略就是憑直覺不斷創新,如同更新臉書貼文。只要是他們覺得對的事情,就會放手去做;沒有市場調查,很任性,也很真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