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展總整理】2018最不習慣

我覺得成功的品牌就是做出鮮明的形象,讓大家一看到他們的產品就叫得出名字,甚至說出一段源自某年某月某人的故事。但是這樣的產品也有一個問題,不易改變。一旦變了,很可能原本愛它的人就會說:這不是XXX,然後就不愛了。又或者,更愛?

 

皇家橡樹離岸型陀飛輪計時碼錶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5毫米,時、分、陀飛輪、計時,2947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173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橡膠錶帶,參考售價 瑞士法郎310,000。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Offshore皇家橡樹離岸型,簡稱ROO,大概沒有一位AP愛好者不喜歡它。它的長相從25年前開始差不多就是現在這樣,巨大得像頭野獸,有點皇家橡樹的味道,卻更狂野,更強悍。25年不變其實也沒甚麼,原本不習慣的人早就習慣了,也愛上了,變了才奇怪。這就是我看到新款ROO陀飛輪計時碼錶的反應──奇怪。好端端八角形錶圈變細了,取而代之的是給八顆螺絲拴著的藍寶石水晶玻璃。鏤空的面盤不用說,自然不會有經典的Tapisserie格紋,並用足夠的厚度呈現出從機芯到錶面的立體感。或許,會有許多人看不慣這項改變,但想當初ROO誕生的時候,不以為然的聲音也挺多的,結果呢?

 

Navitimer Super 8
鈦金屬錶殼,雙向旋轉計時錶圈,錶徑50毫米,時、分、秒,B2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0小時,COSC認證,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皮革錶帶。

Breitling
對於前IWC總裁Georges Kern跳槽到百年靈一事,確實挺讓人驚訝,但對於接下來百年靈的一連串改變──拿掉品牌標誌上的那對翅膀、推出不太像百年靈的全新Navitimer 8系列、一口氣請了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亞當崔佛(Adam Driver)及吳彥祖四位代言人……等等──應該就沒有人會意外了;不然換CEO幹嘛?不過單就錶款來看,那些改變也是從品牌的歷史中尋找而來,百年靈依然是百年靈。只是那一款50毫米大的Navitimer Super 8實在很特別,就算把它的靈感來源(歷史錶款Ref. 637)的照片翻在眼前,知道它為什麼長這樣,我還是不太適應。更別說戴它了,只有硬漢們才能駕馭吧!

 

Luminor Due 3日動力儲存自動不鏽鋼腕錶-PAM00755
不鏽鋼錶殼,錶徑38毫米,時、分、小秒針、日期,OPXXXIV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皮革錶帶,限量2,000只,參考售價NTD 198,000。

Panerai
說到硬漢,原本應該被歸在這一類的沛納海真的轉型了。去年狂推的Luminor Due系列雖然纖薄(以沛納海的錶款來說),總不至於會說它「小」。小,怎麼會是用再沛納海身上的形容詞呢?現在可以這麼說了,因為新款的Luminor Due只有38毫米,是史上最小的沛納海。依照官方說法,這不是一只女錶,它只是提供客人更多選擇的其中之一。但實際上38毫米的Luminor Due已經來到了女錶的尺寸,不管沛納海會不會像IWC一樣在不久後的將來正式推出女錶,愛上小沛的女性朋友們,可以入手了。或者,給那些像我一樣手腕細到可以戴女錶的男性朋友。

 

Autobahn系列腕錶
不鏽鋼錶殼,錶徑41毫米,時、分、小秒針、具雙向快調機制日期,DUW 6101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 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織布錶帶,參考售價NTD 158,400/只。

Nomos
印象中Nomos是沒有運動錶的。或許Ahoi旋入式錶冠、防水200米的性能讓它感覺比較像只運動錶,但是風格上依舊是那樣素雅,跟其它系列都一致。Autobahn不一樣,刻意在錶盤上呈現猶如汽車儀表板的半圓形夜光塗料,並用藍、白雙色對比的方式讓它盡可能吸引目光。這好像不是我認識的Nomos。沒有不好,只是我還不習慣。這是德國設計師Werner Aisslinger的傑作,表達他所熱愛的速度感;內凹的錶盤則讓整只錶具有Nomos過去缺少的立體感,截然不同,同時保有Nomos簡潔的魅力。

 

「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
18K玫瑰金/不鏽鋼錶殼,錶徑45毫米,漆面錶盤,跳時、跳分、小秒針,94200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另有鉑金款,限量500(不鏽鋼)/250(玫瑰金)/25(鉑金)只,參考售價NTD 733,000(不鏽鋼)/NTD 1,160,000(玫瑰金)/NTD 1,831,000(鉑金)。

IWC
自從Christoph Grainger-Herr接替Georges Kern的職位後,IWC也做了不少改變,像是簡化工程師複雜的錶殼、SIHH不再針對單一系列發表新作、運用Christoph個人IG發布全新飛行員計時碼錶訊息……等等。就錶款方面來說,最吸引我的還是「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腕錶。有些人第一眼看到以為是香奈兒,其實完全不同,但真的不像IWC;原因很簡單,它不屬於六大系列,跳時、跳分也很少見,除非從品牌歷史中找出1880年代的Pallweber懷錶。所以才說是「致敬波威柏」,感謝1883年奧地利製錶師Josef Pallweber把這項技術帶給IWC,讓他們做出與眾不同的計時器,然後在135年後重溫這段故事。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