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巴學堂|第五話】手工倒角真的有那麼難嗎?

上禮拜參加了一場獨立品牌Romain Gauthier舉辦的手工倒角體驗課程,由品牌創辦人Romain Gauthier先生與首席倒角師Sylvie Devaux親自來台,講解倒角的奧秘與技巧。身為一個連鎖螺絲都會把表層的藍鋼刮掉的人,我總以為倒角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體驗完Romain Gauthier的倒角後,我改觀了。

 

手工倒角的工具大致上分為幾種:不鏽鋼銼刀、陶瓷刀(基礎體驗課程,所以沒使用到)、包覆20、9、5微米顆粒砂紙的黃木銼刀(拋光用),以及質地較軟的龍膽木(配合鑽石膏進行拋光,拋完可見木刀尖端呈黑色)。

 

要體會倒角到底難不難,首先要知道甚麼是倒角。對,在90度角的零件邊緣切出一道45度角的面。弧度不大的線條當然簡單,機器就做得到,所以在平價錶款的機芯上看見倒角其實不用意外;基本上那些角度、拋光程度(或根本沒拋光)都不會造成太大的麻煩,至於漂不漂亮就見仁見智了。

 

首先要用不鏽鋼銼刀在零件邊緣磨出斜角(其實體驗課程的零件已經先做出倒角了),接著在斜角上下兩端磨出圓弧狀(如圖)。

 

Romain Gauthier的倒角很麻煩,因為他們設計的角度比較複雜(例如極為尖銳的形狀和內角),而且最重要的,Romain還要求把45度角平整的面磨成圓弧狀。所以,體驗課程的第一步,就是拿不鏽鋼銼刀把那圓弧形給磨出來。銼刀要用握筆的方式拿,朝零件表面向前磨;另一隻手則靠在專用座檯上,不時變換方向讓銼刀打磨不同的位置。如果有人能夠一手畫圓一手畫方,大概就可以更快進入狀況。

 

以龍膽木沾上含有鑽石粉末的塗膏,可為零件拋出更亮的光澤。

 

就像小時候寫書法害怕第一筆就毀了整張紙一樣,下第一刀是需要點勇氣的。當我握著銼刀,讓它觸碰零件表面的瞬間,我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做倒角師的料。「媽啊!怎麼第一刀就出現刮痕了!」我在心裡吶喊。當我嘗試把自己造成的錯誤磨平時,我聽見金屬與金屬之間傳來鋸木頭般的磨擦聲,隨著磨擦聲越來越頻繁,零件倒角上面的刮痕也越來越多……。

 

基本上,使用龍膽木已經是整個倒角拋光的最後階段,不過老實說我的「成品」跟最初Romain Gauthier的零件差不了多少……。

 

向內彎曲的弧線更難,尖銳的銼刀在弧線內緣好像永遠都不夠尖銳,一不小心就會在目標兩側刮出痕跡。相較之下,要想不在藍鋼螺絲上留下痕跡實在太簡單了;甚至,我覺得把擺輪和游絲裝進機芯都沒那麼困難。即使我可以成功避免在零件上製造刮痕,我還是無法在斜角的兩端磨出弧形(磨不出弧形倒角,拋光拋得再亮都無法達到Romain Gauthier的水準啊!)。而我們練習的零件其實已經在倒角上做出些微的曲線,平常倒角師可是要先用銼刀磨出斜角、把斜角磨平,再處理弧度的問題。難怪擁有15年經驗的倒角師Sylvie也要花12個小時的時間完成一個零件。

 

圓角與弧線交接的凹槽是往往是倒角最困難的地方。

 

另一個困難的地方在於視差。基本上對微小零件加工必須配戴放大鏡才看得清楚,通常只戴單眼(相信我,戴雙眼效果沒有比較好),因此勢必會產生兩眼間的視差。視差維持個5分鐘不是問題,但是倒角是好幾個小時的事情,而且近距離觀看不停轉動的物體,頭真的會暈!我還沒完成一邊倒角就已經有做雲霄飛車的感覺(嚴格來講,兩個小時的體驗課程我甚麼都沒完成),然後就一路暈到結束。
我觀察了一下Sylvie的眼睛,發現她隨時睜開著雙眼;進一步追問,原來沒戴放大鏡的那一眼始終在「放空」。「閉起來不就好了嗎?」是的,可以,比較痠就是了。

 

Romain Gauthier圓弧狀的倒角就是漂亮!不過我想我這輩子應該都磨不出這樣的倒角。

 

我總以為倒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圓弧狀的倒角又比我想像中的更加困難;至少我這輩子應該是做不成倒角師了,這也使我更敬佩所謂的純手工倒角。不過我相信對Sylvie來說,倒角並非真的沒那麼困難,時間,才是挑戰。這門功夫絕對需要充足的時間和專注的心,否則以Romain Gauthier這麼嚴格的標準,其他的都不算是倒角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