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語時事】從張忠謀與台積電登頂看錶界成功領導者
好的領導者帶公司上天堂

6月5日這天,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先生最後一次主持股東會,也代表著這次真的要退休了。台灣今日能成為半導體王國,靠得是台積電,最大功臣絕對是張忠謀。從創立初期逾百人,到現在有四萬多人的規模;從資本額13億多,到現在市值2,500多億元,目前佔世界晶圓代工產業的56.1%,也就是在世界上如果踢到一片晶片,有1/2的機會踢到台積電生產的。回到錶界,許多厲害的品牌領導者也讓品牌有著顯著成長,甚至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小弟就帶大家來看看以下三個品牌,看看他們如何帶領品牌邁向成功!

 

Omega前總裁Stephen Urquhart。圖片來源:watchesbysjx。

 

Omega歐米茄
Omega中最讓錶迷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同軸擒縱(Co-Axial),而它的第一枚機芯誕生於1999年,這年剛好是Omega前總裁Stephen Urquhart重返Omega的日子。既然是重返,代表他之前就在此服務。沒錯,Urquhart在1969年開始在Omega,待了六年,陸續前往Audemars Piguet愛彼、Jaeger-LeCoultre積家以及Blancpain寶珀,並於1999年時再度回到Omega,帶領品牌在多方面突破。技術面上,使Omega腕錶採用同軸擒縱機芯,結合矽游絲、Nivagauss™合金,讓機芯具有強大效能與抗磁能力;將Omega專利的Sedna™金錶殼、Liquidmetal™、Ceragold™等材質搭配在腕錶不同地方展現特色。另外Omega從2015年開始,同軸擒縱機芯腕錶需全數通過瑞士國家計量局(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Metrology,METAS)的認證,也是他任內一大政策。

 

 

Omega Seamaster Diver 300M “Commander’s 限量版腕錶
不鏽鋼錶殼,錶徑41毫米,單向旋轉藍色陶瓷錶圈,採用Liquidmetal®液態金屬刻度,時、分、秒、日期,歐米茄2507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小時,COSC認證,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特殊鐫刻底蓋,防水300米,NATO錶帶,限量7,007只,參考售價NTD164,300。

 

除了技術面外,Urquhart希望更多年輕一輩的錶迷能認識Omega的美與好,在任內推出多款奧運以及007限量腕錶,並讓眾多好萊塢巨星(George Clooney, Nicole Kidman, Daniel Craig, Eddie Redmayne等)成為品牌代言人,這些作為使Omega在技術面令錶迷驚艷外,也吸引到包含影迷與運動熱愛者的目光,在鐘錶場域外大放異彩。Urquhart已於2016年卸任,由Raynald Aeschlimann接棒,將繼續帶領Omega與Rolex、Cartier等品牌爭奪錶界銷售排名之爭!

 

Panerai前CEO-Angelo Bonati先生。圖片來源:Bilanz。

 

Panerai沛納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替義大利海軍製造腕錶的Panerai沛納海,沉寂了將近一甲子,直到1997年後才復甦於錶界,而這中間的靈魂人物,就是在Panerai服務21年,今年初才交棒的前CEO-Angelo Bonati先生。Angelo在進入Panerai之前負責管理Cartier的銷售,之後在1997年由歷峰集團總裁Johann Rupert請他擔任Panerai第一位銷售總監,同步開啟了這段傳奇故事。萬事起頭難,現在Panerai在鐘錶界當紅炸子雞的身分,1997年時可是只有Angelo本人唯一一位員工,以及唯一的一只錶:Luminor Marina Panerai。就這樣,一位銷售總監和一只腕錶聯手創造了現在的沛納海帝國,招牌大錶徑與錶冠護橋,在當時還被很多人認為很像將「時鐘」戴在手中,認為Angelo很瘋狂。

 

演員霍建華自2017年起擔任Panerai大中華區代言人。

 

不過或許就是這種瘋狂,Angelo讓在那個年代不受歡迎的大錶徑以及別於傳統腕錶的錶冠護橋,將其與過去品牌的歷史(義大利海軍)作連結,產生故事性。同時在延續傳統DNA同時,不斷創新,包含啟用代言人(霍建華),以及50年不用洗油、首款月相腕錶等作為。在前Roger Dubuis的Ceo Jean-Marc Pontroué接手後,小弟也期待或許未來Panerai會推出更多鏤空或是與賽車聯名的錶款!

 

A. Lange & Söhne第四代的Walter Lange先生,也是朗格浴火重生的靈魂人物。

 

A. Lange & Söhne朗格
德國錶王A. Lange Sohne的3/4德國銀夾板,擺輪雕刻夾板、藍鋼螺絲與大日期等特色,是多數錶迷對它的第一印象。在輝煌的背後卻也藏有一段坎坷的過去。朗格經歷二戰無情的烽火,以及東西德分裂後收歸國有的因素,讓它強大的光芒頓時褪去,卻卻仍留有一絲希望,等待有人將其燃起。而這位讓朗格東山再起的救主就是Walter Lange先生。隨著兩德在1990年統一,他收回家族事業與經營權,並成立Lange Uhren GmbH,再向德國國營企業VEB Glashutter Uhrenbetriebe (GUB)收回商標權,重新註冊商標,朗格2.0也就在此誕生。

 

朗格在1994年所發表重生後的第一批新錶,分別為Arkade女裝錶款、Saxonia男裝錶款、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芝麻鍊陀飛輪腕錶以及識別度最高的Lange 1腕錶。

 

到了1994年,朗格發表了浴火重生後的四款新錶,分別為Arkade女裝錶款、Saxonia男裝錶、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芝麻鍊陀飛輪腕錶,以及最為錶迷所熟識的Lange 1,透過它們再度應證了朗格的製錶實力,也是Walter Lange一手所催生的朗格新生命。為了突顯新生命們的獨特性以及稀有性,Walter訂下一些策略,包含他的「Only」堅持,像是只能使用貴金屬生產錶殼、只能使用自製機芯,每年只有固定的產量並僅提供給少數經銷商,也是這些「只有」讓朗格到現在依然保有如此崇高地位與價值。在Walter逝世後,2011年起擔任朗格總裁的Wilhelm Schmid將繼續追隨Walter腳步,將朗格的致錶精神延續。

相關閱讀:Walter Lange精彩一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