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出神韻的色彩:Jaquet Droz微型彩繪腕錶

當我拿起畫筆的那一刻,不知道為什麼,遲遲無法下筆。大概是因為在我眼前的錶盤畫得太美,我想像著自己可以畫得跟它一樣,但怎麼想,都想不出要如何做到。原來Jaquet Droz的微繪工藝這麼困難。

 

Jaquet Droz微型彩繪師Ngoc Thanh Le於寶鴻堂台中五權旗艦店示範微型彩繪。

 

Jaquet Droz的故事,可以從280年前Pierre Jaquet-Droz開始製作自己的計時作品說起。這位製錶大師不僅會製作計時儀器,還創作了能夠做出動作的機械人偶,在18世紀無疑是令人驚艷的高科技。當然,現在Jaquet Droz的活動人偶、會發聲的Charming Bird,依舊令人驚艷。不過Jaquet Droz在慶祝280週年之際,選擇用另一項精彩的工藝,呈現他們的作品。
於是,我看著眼前的微型彩繪師Ngoc Thanh Le,在30幾毫米的空間中畫出了一隻獅子。

 

以七種顏料調配出雄獅身上的各種顏色。

 

「沒錯,真的很難。」Ngoc Thanh Le靦腆地笑了笑,用幾短的話語跟我解釋如何彩繪。微型彩繪講白了就是在錶盤上作畫,只是錶盤很小,圖案很細,即便用最細的彩繪毛筆,還是很容易一個不小心搞得一蹋糊塗。以他正在創作的雄獅來說,至少需要在印製的輪廓上堆疊三層的顏料。每一層至少要畫15到30分鐘,然後等個20分鐘,乾了之後繼續畫。雖然Ngoc Thanh Le用到的顏料只有黑、白、黃及深淺不同的咖啡色等七種,然而經過每一次下筆所混合出的不同配方,真正畫在獅子上的顏色早已多得數不清。

 

Ngoc Thanh Le給我嘗試微型彩繪的面盤,雖然印上了雄獅輪廓,但調配顏色、畫在對的位置依舊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Ngoc Thanh Le表示,他會把顏料畫在指甲上,然後在上面調色。這是最快的做法,可以讓他一邊透過顯微鏡觀看面盤,一邊做出理想的顏色。理想的顏色是甚麼?Ngoc Thanh Le也說不清,就是一種表現動物該有的樣子吧;就像每一隻獅子都是獨立的個體,限量28只的腕錶,多多少少都會有細微的差異。是啊!這才是畫啊!

 

繪畫本身已經不簡單了,在錶盤上繪畫更是複雜。

 

「你要畫畫看嗎?」Ngoc Thanh Le看我似乎不太理解的樣子,這麼問我。當然好啊!於是他給了我一個印有時標與雄獅輪廓的黑色面盤,在調色盤上擠了七種顏料,放了一枝筆在桌上,簡單跟我說兩種顏色混在一起會變成另一種顏色、把筆沾溼可以洗掉顏料之類的,就這樣。就這樣?但是我還是不會畫啊!他說你要思考,該用甚麼顏色。接著他拿出了一個完成的錶盤放在我面前,當作我這個資質不佳的學生的最後機會。

 

左上的獅子栩栩如生,下方我畫的這隻⋯⋯還是別說了吧。

 

萬事起頭難,第一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人生就是這樣,甚麼都不做,就是停在原地;往前踏一步,跌倒了還可以爬起來。
所以我就跌倒了。我發現我的顏色與師傅的作品天差地遠,畫在錶盤上似乎無藥可救。那就再畫吧,至少把輪廓連滿。最困難的是眼睛,大概就只有細菌這麼大吧,筆尖稍微點一下就變成了一坨,怎麼可能炯炯有神!

 

Petite Heure Minute Lion微型彩繪琺瑯腕錶的雄獅炯炯有神。

 

畫完再去看實錶,會發現自己還是乖乖寫稿比較實在。不過據說我畫的錶盤賣完了,倒是還有一隻眼睛更有神的獅子──Petite Heure Minute Lion,在寶鴻堂台中五權旗艦店。牠那向兩旁飄散的鬃毛很細,而且顏色深淺層次分明;牠的右側明顯比左側更亮,看得出光從哪來,陰影又是如何遮掩牠的鬃毛。當我在看這獅子的時候,牠也在看我;兩隻眼,好像有甚麼故事要說。當上方的時間默默地走過一圈又一圈,牠始終靜靜地,溶入在黑色大明火錶盤之中。

 

Petite Heure Minute Lion
18K紅金錶殼,錶徑43毫米,時、分,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28只,參考售價1,099,000。

 

寶鴻堂鐘表台中五權旗艦店
門市地址:台中市南屯區五權西路二段222號
聯絡電話:(04)-2475-3868
營業時間:每日11:45-21:3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