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錶的明日之星:Moritz Grossmann

目前運動錶是主流,無論金鷹、水鬼,或價廉的所謂「致敬錶」,消費者心目中幾乎沒有經典錶款的存在。而雖然社群網站多樣的訊息淹沒了許多具有精湛工藝的品牌,Moritz Grossmann這兩年卻能異軍突起,在高級品牌中表現亮眼,成為業界的明日之星,主要在於品牌著重工藝的展現。

 

Moritz Grossmann生於1826年3月,在德雷斯頓的小學畢業後即接受鐘錶訓練,幾年後歷經了一段鐘錶生涯,憑藉著精湛的製錶技術與新知,於1854年在德雷斯頓創立了製錶工坊。擅長於時鐘、航海天文懷錶與精密測量儀器之製造,而其中以在1878年成立德國製錶學校,協助提供製錶技術及資訊,對當地的鐘錶貢獻最大。2008年公司再次成立於格拉蘇蒂,全新的工廠於2013年6月落成,引進最新的製錶設備,結合傳統製錶工藝,做出最具德國風格與經典的錶款。

 

Moritz Grossmann的機芯夾板為三分之二的比例,並飾以極寬版的日內瓦波紋,有別於一般德國品牌。

 

Moritz Grossmann目前最複雜的功能是陀飛輪腕錶,這次要推薦的Benu Power Reserve是功能僅次於陀飛輪的款式,它幾乎是品牌工藝精髓的代表作。獨立製錶品牌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創新科技,外型長得有點前衛,另一種為古典主義派別,Moritz Grossmann屬於後者,有典雅雋永的造型。在機芯的部份主要有100與102系列,前者震頻為傳統的18,000,並搭載雙層游絲,後者為21,600,使用扁平游絲。雙層游絲的優點在於擺輪的等時性較好,冬天與夏天游絲的收縮與膨脹較有空間,各方位受力點平均,方向差較低,走時的準確性佳,以工藝技術的觀點而言,製作難度更高。

 

擒縱叉的限位釘位置與傳統設計不同,它位於擒縱叉的後方,而非在兩側邊,這在腕錶是首見。

 

機芯工藝最強項

機芯工藝是Moritz Grossmann的強項,玩膩了瑞士品牌,這種純德式的風格極受玩家的青睞,而它的機芯結構又有別於德國品牌。正統德國機芯為四分之三夾板,Moritz Grossmann為三分之二,並飾以極寬版的日內瓦波紋,而K金套筒的高度凸出夾板,一般德國錶則與夾板同一平面,固定螺絲為特別燒製的紫色而非藍色。在擺輪橋板上的雕飾則屬於較細緻的手工紋路,最特別的是微調機制使用名為Grossmann的微調系統,基本上也是靠細微的螺絲紋路來調校快慢針的位置,與鵝頸微調異曲同工。

 

機芯的優劣看擒縱機制的結構即可一目了然,Benu Power Reserve雖然也歸類於基本款,但機芯屬於極高檔的水平。擺輪有雙邊對稱的凹槽,內側每邊有兩顆平衡螺絲,在平衡螺絲中央另有一顆螺絲用來微調快慢,這種擺輪的設計在腕錶很少見。而擒縱叉的限位釘位置也與傳統的設計不同,它位於擒縱叉的後方,而非在兩側,這在腕錶是首見。另外,能量顯示結構的齒輪位居大鋼輪的右側,與另一邊的小鋼輪相呼應,在視覺上有對稱排列的和諧感,通常能量顯示齒輪比較少外露在機芯的後蓋部份。而這枚100系列機芯的大鋼輪旁並無擋仔彈簧的設計,應該是空間受到限制。

 

K金套筒的高度凸出夾板,能量顯示結構的齒輪位居大鋼輪的右側,這樣的設計很罕見。

 

調校按鈕藏亮點

Benu Power Reserve錶款的面盤以印刷的阿拉伯字為時標,每一個分針刻度內又分成五等份,這與18,000的震頻有關。在品牌下方有橫向一字型能量顯示窗,以紅與白色來代表能量的儲備,整個面盤的布局極具平衡,相當典雅有品味。指針為紫棕色退火鋼,由經驗豐富的製錶師來燒製,因為鋼質在退火時的溫度要控制在紫棕色的時間,其寬容度極小,需靠精準嫻熟的技術才得以完成。而獨創的設計在於錶殼側方四點偏三點鐘的位置有一個按鈕,調校時間時僅需拉一下錶冠,此時錶冠會再彈回錶殼,秒針也同時會暫停,可以做調時的動作,當調校完成後壓下按鈕,秒針會立即啟動。此設計與早期的懷錶有點類似,操作時手感不錯,讓調時更加便捷。

 

Benu Power Reserve錶殼側方四點偏三點鐘的位置有一個按鈕,用來調校時間後啟動秒針。

 

觀察近幾年德國高級腕錶的發展,無論是高複雜或基本款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展現高超的製錶工藝與創新技術,憑藉著早期時鐘與懷錶的技術傳承,不斷超越瑞士品牌,尤其是擒縱結構的部份,相信不久的未來會出現令人驚豔的作品。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