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戴經驗談】專情於朗格:與Lange 1 Time Zone的九年時光

九年了,佩戴這只Lange 1 Time Zone,A. Lange & Söhne亞太區董事總經理Gaetan Guillosson飛越了大半個地球,經歷孩子出生、工作升遷以及與親友相處的日常歲月。它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它擁有朗格最經典的設計、便於旅行世界的實用功能,也擁有無可挑剔的機芯結構與細節修飾;它讓他感到驕傲,打從戴上它的第一天至今;他讓它陪伴自己,如同他陪伴家人。九年了,他從未真正將它卸下;就像一個人遇見了真愛,從此安定。

 

大日曆視窗是Lange 1最具代表性的設計,由內部兩個獨立數字盤重疊組成,清晰易讀。

 

話先說在前頭,這只Lange 1 Time Zone並非它的佩戴者Gaetan所擁有。沒錯,它在Gaetan腕上待了九年的時光,但嚴格來說,它還是屬於朗格的資產。回想在2006年加入朗格之前,Lange 1 Time Zone獨特的設計、兩地時間與時區快調、複雜的機芯以及大日曆等元素就已經在Gaetan心中留下印象,並將它視為夢想錶款。剛開始公司配了一只Saxonia給他,儘管其機芯修飾也很不錯,但他還是努力爭取最喜愛的Lange 1 Time Zone。
「能夠戴它我感到非常驕傲。」Gaetan述說他第一次拿到這只腕錶的心情。這就好像是帶領他進入下一個階段的儀式,歡迎他正式成為朗格團隊的一份子。事實上,Gaetan在朗格扮演的角色很重要;從法國、比利時、西班牙及葡萄牙等國的銷售經理晉升為品牌經理,又從北美洲區的總裁到管理亞太地區的董事總經理;他戴著這只Lange 1 Time Zone成就事業,也看著孩子出生、長大。

 

偏心本地時間盤具日夜顯示及小秒針,並以同心圓紋路裝飾。

 

Gaetan表示,他一整個禮拜佩戴這只錶的時間長達六天,「它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由於工作的關係,一年之中他大約會往返德國、香港五、六次;而他又時常與美國的朋友和分布於各個國家的親戚聯繫,此時Lange 1 Time Zone的日夜顯示便很方便。更重要的是備有城市圈的兩地時間功能,只要按壓10時位置的快調按把,便能將4時位置第二時區盤中的時針向前推進,切換成指定城市的時區;8時位置的大日曆快調亦然。如此設計比起許多單純顯示第二地區的錶款都來得方便,加上順暢的操作手感,更讓Gaetan樂於在按壓的同時感受機芯的運作。

 

第二時區時間顯示於5點鐘方向的副錶盤,其中5時位置又以箭頭指示第二時區所在的城市,與第一時區時、分盤一樣附有日夜顯示,一目了然。

 

Lange 1 Time Zone的機械結構並不簡單,雖然大部分的零件都遮蔽在3/4夾板之下,但仍可見推動第二時區的輪系。機芯的做工更不用說,是Gaetan最喜歡欣賞的部分。他常常把玩自己的手錶,體驗極致柔順的上鍊手感;也常常盯著機芯,細看每一個零件身上所經過的細膩修飾;在他眼裡,機芯就是藝術品。有趣的是,如此傑作確實如藝術品般,每一件都有創作者的「筆跡」。例如橋板上的雕刻;總廠內六個雕刻師傅的字跡各有特色,他們彼此會知道哪只錶是誰的作品,也會告訴參訪錶廠的貴賓是誰為其腕錶雕刻。因此Gaetan與他的雕刻師別有交情。至於維修保養,Gaetan表示自從佩戴以來從未將這只錶拿回總廠。照理說朗格的錶應該五、六年保養一次,他坦承自己的行為不值得效法,不過腕錶也始終維持正常運作。

 

錶殼左側設有兩個快調按把,按壓10時位置按把可將日期向前推動,8點鐘方向按把則用於調校第二地區時間及城市圈,對於時常旅行的Gaetan來說非常實用。

 

談及日常生活,其實Gaetan在家中並不會刻意把錶卸下;然一旦卸下,一定會放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避免不小心碰撞而滑落。除了他自己,他的太太、孩子也對這只錶感興趣;尤其是孩子,常常會想拿來把玩,而他也會特別叮嚀:要小心。當然,再怎麼小心錶殼也難免會有刮痕,更何況在長年來每日佩戴的狀況下。其實他可以送回公司拋光,而且是以添加貴金屬原料讓錶殼的厚度維持原始狀態的處理方式。不過目前為止Gaetan還沒送回去過,或許等到佩戴十年之後他會這麼做。

 

Lange 1 Time Zone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1.9毫米,偏心時、分、小秒針、大日曆、兩地時間、日夜、動力儲存顯示、24座城市圈、日期及兩地時間快調,L031.1型機芯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身為朗格的員工,更換配錶是常有的事,Gaetan的同事每隔幾個月便會換一只錶來戴。然而他八年多來從沒換過任何一只錶,可以說Lange 1 Time Zone的功能設計本就符合Gaetan的需求,也可以說他對它的專情。他相信,腕錶是能傳遞感情的。曾聽聞收藏家將錶置於保險箱內,因為怕價格折損連塑膠封套都沒拆。但他認為,錶就應該實戴、融入生活;如果一只錶要傳承,卻從未被父親戴過,孩子又怎能感受到錶與父親的聯結呢?不過話又說回來,Gaetan腕上的Lange 1 Time Zone畢竟還是不屬於他,會不會終有一天必須向它告別?
「我戴了它這麼多年,這絕對是一只我會留存的錶。」Gaetan說道。無論未來他身處何方,這只錶都將跟隨著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