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漆面的優雅氣質:IWC柏濤菲諾150週年特別版

既然IWC今年的策略是派出一整支「150週年」特別版大軍,一個系列之中自然也會有好幾款不同功能、錶盤的錶款。當然,在全系列28款時計這麼龐大的數量下,不太可能全部搭載新機芯。有些系列只是改款,例如:柏濤菲諾。

了解,從「見面」與「傾聽」開始:專訪IWC台灣區總經理Sven Johannsen

當我拿了《腕錶生活雜誌》給IWC台灣總經理Sven先生,翻到今年品牌推出150週年特別款報導頁面時,他首先說道:「太棒了!」,並仔細閱讀了好一陣子,才表示希望能增進中文能力,好好了解雜誌中的內容。本身在德國、中國與台灣都學過中文的Sven先生,對中華文化其實並不陌生。他在科隆大學(Universität zu Köln)的中文老師來自台灣,曾因此在2009年來到輔仁大學參加暑期課程。如今因為工作的……

去蕪存菁,薄得極致: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高級鐘錶就是這樣,喜歡追求突破,而且拚了命似地鑽研、精進、彼此較勁。就拿「超薄」來說吧,就算多減個幾毫米戴在手上可能也「無感」,還是要用盡力氣把腕錶變得更薄,拼那世界第一的紀錄。所以,2毫米的機芯不算甚麼,2毫米的腕錶才是極致。

換個面盤重新起飛!IWC 150週年飛行員特別版

今年IWC只有兩種錶,一種用藍色面盤,一種用白色。白色本來就是錶盤上最常見的顏色,怎麼搭配都好,而且永不退流行;藍色則是近年最熱門的顏色,幾乎在每個品牌中都可以找到一款藍面錶。只是IWC這次在面盤上下的功夫有些不同,純淨的質感彷彿未起絲毫漣漪的湖水,讓人不忍心弄髒鏡面去影響到觀賞它的效果。如果不看任何資料,還真以為它是琺瑯;很像,但不是。

BOVET昇華陀飛輪的工藝與魅力

奇妙的歷史牽線令Bovet與陀飛輪工藝結下不解之緣:當年Pascal Raffy建立製錶廠就是以製作頂級陀飛輪及複雜機芯、以及弘揚傳統精湛工藝為目標。陀飛輪可以提升運行準確度,結構複雜但運作起來卻意態玲瓏賞心悅目。Bovet的資深製錶匠以巧手精研陀飛輪工藝,將技術造詣、設計美學及工藝文化昇華。

讓光,把時間打亮!Grand Seiko實戴經驗

我承認,第一次聽到「平凡中的偉大」時我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兩個矛盾的詞彙怎能拼湊在一起?又有甚麼樣的錶能夠用這樣的詞彙形容?然後我去了Baselworld,看了許多原本我不認識的手錶,逐漸變成一個不只喜歡、還稍微知道一點點關於高級腕錶是甚麼的人,才體悟到Grand Seiko所說的「平凡中的偉大」。

經典,確實存在:IWC 150週年葡萄牙限量腕錶

既然是計算時間的產物,錶,就應該隨著時間永遠走下去。所以能夠長久保存不被變化萬千的環境淘汰,很重要。我想這也是為何人人都愛經典吧!因為一旦被歸納在經典名單之列,代表已經過時間的淬鍊成為典範,講得誇張點,就是被當成神一樣膜拜。當然,沒有一個鐘錶品牌、一位製錶師、一枚機芯或是一款腕錶真能化身為神,但是經典,確實存在。

總裁親自展演 Longines Conquest V.H.P.腕錶在台上市(有片)

Longines浪琴表征服者系列Conquest V.H.P.腕錶在1984年誕生以來就備受關注,而到了21世紀,Conquest V.H.P.腕錶繼續邁進,在2017年推出了最新款的Conquest V.H.P.腕錶,除了精準度大大提升外,還多了許多革新功能,像是採用智慧錶冠、抗磁耐震、超耐久動力以及萬年曆等特色,更增添了它的魅力。品牌也選在4月10日於台北101購物中心舉行台灣上市記者會,並同……

改變成就卓越:IWC致敬波威柏

「專為男人設計。」IWC的形象讓許多男人不得不擁有它,但也以為只有他們可以佔有它。沒想到2017年,她們也得手了。大家都知道,IWC一年的新品就只有一個系列,多年來如此,彷彿萬年不變的日月星辰。如今卻變了。是的,對於IWC,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的。美國製錶師也可以創造一個頂尖的瑞士製錶品牌。而突破過往的「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更證明了IWC百餘年前的眼光,獨到,不怕改變。

【腕錶指南】超越品牌價值:自製機芯

其實自製機芯這件事很有趣,因為它在行銷話語中常常被當作優於通用機芯的證據;而搭載自製機芯的錶款,確實,也標示著較高的價格。然而自製機芯真的比通用機芯更優質嗎?不一定。如果說消費者買到一只搭載自製機芯的腕錶,聽起來很不錯,看起來也有模有樣,但是一天的誤差是用「分鐘」計算甚至有偷停的現象,我相信他(她)還寧可購買搭載通用機芯的錶款(根本不在乎錶有沒有在走的就另當別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