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故事】設計及製造具專業用途的腕錶:Bell & Ross


Bell & Ross,一向以設計及製造具專業用途的腕錶為主,憑著其獨有的風格及低調的形象,一直深受腕表愛好者的愛戴。Bell & Ross的設計方向和理念是結合專業鐘錶以及專業使用者,製造符合極端環境需求的腕錶,如必須面對極端的溫度、超高加速以及危險高壓的專業使用者。Bell & Ross品牌深明專業人士於嚴苛環境中工作,時計功能絕對舉足輕重。有見於此,Bell & Ross以飛機駕駛艙儀錶板計時器為靈感,捨棄浮誇外觀,以功能為尊,設計為輔,為要求嚴格的專業人士呈獻可堪信賴的精確時計。Bell & Ross融匯大師製錶匠、工程研究人員、設計師及專家們的經驗及技術,專心致意地創製一系列專業腕錶,創新設計及實用性能並存,深得專業人士一致讚賞。 閱讀全文 →

以高級製錶美學貢獻於藝術創造與創新:愛彼錶


自1875年在瑞士汝山谷布拉蘇絲創立之時,瑞士高級製錶品牌愛彼(Audemars Piguet)在跨越世紀的傳承中,不斷突破高級製錶美學的疆界,為製錶傳統注入無限生機和活力。愛彼不懈追求將技術匠心與藝術精神完美融合,對藝術世界的創造力和創新性有著無比熱情與巨大共鳴。 閱讀全文 →

【品牌故事】Audemars Piguet愛彼:源自汝山谷的高級製錶傳奇


瑞士高級製錶品牌愛彼(Audemars Piguet)是鐘錶業中歷史悠久的家傳名廠,是目前全球唯一仍由創始家族(Audemars和Piguet 兩家族)掌管的高級製錶品牌。自1875 年在瑞士汝拉山脈的汝山谷(Vallée de Joux)創立以來,愛彼在鐘錶史上寫下了一頁頁不朽的篇章,締造了許多“史上第一”的紀錄,不斷推出限量傑作、出類拔萃的創新高級運動錶、 經典名作、為女性創作的華麗珠寶腕錶及特別訂制的稀世瑰寶。 閱讀全文 →

獨具一格: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打造的3/4夾板


2015年2月18日是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誕辰200周年,這名德累斯頓製錶師為精密製錶業引入了3/4夾板。此組件的出現源於他對扛造精確可靠鐘錶的堅持,而3/4夾板亦很快成為了其懷錶的重要元素,在風格和質量上均獨一無二。時至今天,大部份朗格(A. Lange & Söhne)機芯依然配備這個組件。事實上,此引人注目的組件,在過去140多年一直是朗格的重要標記。 閱讀全文 →

Bovet Dimier 1738機芯廠與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探訪孕育美麗播威的祕密花園The Beauty of Fleurier


儘管比較不為台灣錶迷熟悉,但位於寧靜的瑞士侏儸山谷(Vallée de Joux)盡頭的Fleurier (弗勒里耶),不但是個遠離塵囂喧擾的世外桃源,更孕育出瑞士製錶業中最瑰麗精緻的花朵—Bovet播威錶。 閱讀全文 →

A. Lange & Söhne朗格 :一個現代的成功故事


堪稱德國精密製錶業中最為傑出的名字:朗格 (A. Lange & Söhne),於1994年再度重返製錶業的舞臺。這個製錶廠的蘇醒,終止了來自德國薩克遜州 (Saxony) 超卓機械腕錶的一段長達50年的非自願性消失 – 也開始了一段現代成功故事。今日,就像以往的豐功偉跡,其腕錶由座落於厄爾士山區 (Ore Mountains) 的傳統工廠,以極為精巧的工藝製作而成,並成為世人最夢寐以求的頂級品牌,朗格如不死鳥般,在灰燼中浴火重生。 閱讀全文 →

Breguet寶璣與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下):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N° 1160


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對寶璣的作品情有獨鍾,她熱愛收藏任何帶有吉兆的新穎事物,所以買下數款寶璣時計,其中包括以寶璣研發的自動上鍊錶(perpétuel watch)。1783年,某位愛慕者想為這位皇后獻上一份大禮,於是向寶璣位於鐘錶堤岸(Quai de l’Horloge)的工坊下了一個訂單,請寶璣整合當時所有的鐘錶技術,打造一只最偉大的錶。訂單特別指明盡量使用黃金取代其他金屬,而且必須具備各式各樣的複雜功能,由於並未限制預算或時間,所以寶璣得以自由發揮。 閱讀全文 →

Breguet寶璣與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 (上):長久的忠誠故事


18世紀後期,瑞士製錶大師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在巴黎開設了自己的店後不久,就獲得法國皇后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的賞識。皇后非常心繫寶璣的時計,對寶璣瑰麗又製作精巧的時計給予了極高的評價。由於皇后對於寶璣錶的迷戀,一位神秘的愛慕者甚至特別為她訂製了一塊懷錶,匯聚當時鐘錶各項複雜功能,成本及時間均不受限制。可惜,瑪麗皇后並沒有機會擁有這份頂級的禮物,她在離懷錶製成尚有一段日子前就過世了。近來,從耶路撒冷一所博物館中遭竊的這塊懷錶,謎樣傳奇寫下新的篇章。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