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古典演繹當代,計時碼錶工藝的全新表述:De Bethune DB28 Maxichrono

對於De Bethune的創辦者大衛•薩內蒂(David Zanetta)和丹尼斯佛雷吉爾列特(Denis Flageollet)來說,每一只新作腕錶都是和諧與完美的製錶工藝演出。他們兩位以資深製錶師的身分來重新檢視啟蒙時代的鐘錶風格,並引進了現代化的先進技術來與其結合,同時想像著自己正存在於鐘錶技術大革命的18世紀,必須要創造出一款具備開創性的腕錶來替未來的鐘錶工藝立下標竿與基礎。

復刻經典計時錶:OMEGA超霸 Speedmaster Mark II腕錶

1969年是人類值得紀念的一年。那年人類首次衝破地域界限,踏足另一個世界。太空人在月球表面走出人類歷史性的第一步,而當時伴隨太空人登月的就是OMEGA超霸專業計時錶。同年,OMEGA推出全新研創的超霸Mark II腕錶,流線形錶殼獨特不凡。與「月球錶」一樣,這款腕錶同樣裝配通過太空測試的861手動上鏈機芯(後改名為1861機芯)。

旁門左道的魔力:沛納海左冠錶Panerai Left-Handed Watches Collection 2014

在手錶的原始性能逐漸被弱化的今天,佩帶左冠錶的人未必是左撇子,反倒是因為與眾不同的佩戴方式,使其成為突出個性的最好途徑。左撇子錶目前已是最被人們接受的怪錶之一,而沛納海的左手錶更向來是市場追逐的焦點。   今年,沛納海一舉推出Luminor 1950 Left-Handed 3 Days(PAM00557)和Luminor 1950 Chrono Monopulsante Left-Ha……

 奏響獨一無二的時光韻律:江詩丹頓Patrimony Contemporaine Calibre 1731超薄三問腕錶

若需數算一種只有少數製錶大師才能駕馭的製錶技藝,那肯定是報時裝置,這是製錶技藝中公認為最難掌握的複雜工序。200多年以來,鐘錶世家江詩丹頓一直不斷創造著如此精細的傑作。今天,江詩丹頓推出的Patrimony Contemporaine Calibre 1731超薄三問腕錶,鐫刻享有盛譽的日內瓦印記,再次樹立了品牌的全新里程碑。

體現高級製錶創業精神:H. Moser & Cie.全新Venturer系列Small Seconds小秒針腕錶

亨利•慕時的創業精神體現在全新的Venturer系列腕錶中。Venturer Small Seconds腕錶配備HMC 327機芯。作為該系列的第一款腕錶,它以精湛超凡的工藝再次印證:H. Moser & Cie.不負聲威,俱備打造高精度時計的卓越能力。Venturer系列既從品牌歷史上的經典懷錶汲取靈感,同時也融入了20世紀的各種純淬設計元素。

卡地亞Ballon de Cartier系列推出Ballon Bleu de Cartier超薄腕錶及Ballon Blanc de Cartier珠寶腕錶

她從天外來,渾圓丰韻。Ballon de Cartier系列腕錶,柔美,如一聲飽含憧憬的允諾,耀眼,如一顆墜入凡間的明星。卡地亞鐘錶的精粹,在過去與未來中幻化真身……瞬間撼人心魄,從此,一路璀璨光明。雙凸面圓形錶殼。扭索雕紋錶盤,劍形指針,搭配純K金鏈節錶鏈。閉合分鐘軌,圓形上鏈錶冠讓羅馬數字時標偏離了軌跡。恢弘大氣的弧形玻璃鏡面,將時間放大折射。金屬圓弧保護著鑲嵌鑽石的上鏈錶冠,一點湛藍,謎一般……

採用品牌自行研發的全新擒縱結構:Nomos Metro Datum Gangreserve

比例協調勻稱,構造精密大器,同時又充滿年輕活力:這就是極具標誌性的 Metro 腕錶。Metro 由知名柏林設計師 Mark Brau 打造,堪稱精准與優雅的完美結合。儘管腕錶的創作靈感來自國際大都會,這款腕錶卻充滿了格拉蘇蒂的特質―皆源自其搭載的 DUW 4401 手動上鏈機芯。

2014 年FIFA巴西世界盃官方手錶:HUBLOT宇舶表Big Bang Unico 雙逆跳計時腕錶

這是2014年FIFA巴西世界盃™官方手錶的榮耀時刻!這也是HUBLOT宇舶錶歷史上第一次重磅推出Big Bang Unico 雙逆跳計時器(Bi-Retrograde Chrono)——第一款搭載中央計時機芯的雙逆跳腕錶。這枚獨一無二的全新機芯是HUBLOT宇舶表工程師和製錶師向足球世界的致敬之作!同時也是為慶祝HUBLOT宇舶表正式成為2014年FIFA巴西世界盃™的官方計時和官方手錶而特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