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人,能戰勝自己發明出來的機器:Romain Gautier手工倒角的必要

倒角,是判斷一枚機芯是否夠資格進得了高級製錶領域的標準之一,也是在大量倚賴機器的製錶過程中,非得以手工完成的技藝。「機器也可以做出倒角啊!」或許有人會這樣說。沒有錯,若只是要在零件邊緣切出45度角,機器也辦得到。不過像Romian Gauthier那樣修出圓弧狀的倒角,再厲害的機器都不及人手啊!

修復貴客的芯:Patek Philippe維修服務中心(下)

在台灣的鐘錶界,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久哥」。他不僅收藏的錶多,分享給錶友的知識也很多;儘管非常資深,說話的語氣卻相當親合。以他能夠收藏59只百達翡麗腕錶的本事(而且是只進不出陸續收了59只),竟沒穿金戴銀地把自己搞得十分高調。他很低調,手腕上戴的錶也不見刻意要炫耀財富的誇張設計。Ref. 3939是他最常戴的PP,白色琺瑯錶盤、小三針,錶面看起來真的很簡單;識貨的人才曉得,裏頭的陀飛輪加三問報時,了……

改變不變的時間:獨立品牌的未來(上)

獨立製錶品牌最教人欣賞的地方就是獨特。獨特的時間顯示方式,獨特的造型,獨特的細節修飾,以及,獨特的理念。我相信,一個人的心理狀態會導致其行為,一個品牌的理念也會導致其作品風格。正因為可以任性發揮自己的理念,使獨立品牌跳脫出傳統框架,獨樹一格。然而特別的東西看久了,總有一天,人類追求新奇的雙眼,也會轉移焦點。無論是設計、工藝還是說故事的能力,勢必得隨著時代前進。好不容易在高級鐘錶的世界闖出一片天之後……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下)

儘管身為是一個263歲的老品牌,江詩丹頓卻擁有一顆年輕的心。意思是他們的作品不單單只是強調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等等幾乎所有高級品牌都能做得出來的複雜功能(做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更融入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設計。同樣是金雕、琺瑯、機刻雕花,在別人手中可能只是精湛的傳統工藝,到了江詩丹頓手中就變成了藝術。這也是為什麼藝術大師系列這麼特別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