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漆面的優雅氣質:IWC柏濤菲諾150週年特別版

既然IWC今年的策略是派出一整支「150週年」特別版大軍,一個系列之中自然也會有好幾款不同功能、錶盤的錶款。當然,在全系列28款時計這麼龐大的數量下,不太可能全部搭載新機芯。有些系列只是改款,例如:柏濤菲諾。

了解,從「見面」與「傾聽」開始:專訪IWC台灣區總經理Sven Johannsen

當我拿了《腕錶生活雜誌》給IWC台灣總經理Sven先生,翻到今年品牌推出150週年特別款報導頁面時,他首先說道:「太棒了!」,並仔細閱讀了好一陣子,才表示希望能增進中文能力,好好了解雜誌中的內容。本身在德國、中國與台灣都學過中文的Sven先生,對中華文化其實並不陌生。他在科隆大學(Universität zu Köln)的中文老師來自台灣,曾因此在2009年來到輔仁大學參加暑期課程。如今因為工作的……

去蕪存菁,薄得極致: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高級鐘錶就是這樣,喜歡追求突破,而且拚了命似地鑽研、精進、彼此較勁。就拿「超薄」來說吧,就算多減個幾毫米戴在手上可能也「無感」,還是要用盡力氣把腕錶變得更薄,拼那世界第一的紀錄。所以,2毫米的機芯不算甚麼,2毫米的腕錶才是極致。

換個面盤重新起飛!IWC 150週年飛行員特別版

今年IWC只有兩種錶,一種用藍色面盤,一種用白色。白色本來就是錶盤上最常見的顏色,怎麼搭配都好,而且永不退流行;藍色則是近年最熱門的顏色,幾乎在每個品牌中都可以找到一款藍面錶。只是IWC這次在面盤上下的功夫有些不同,純淨的質感彷彿未起絲毫漣漪的湖水,讓人不忍心弄髒鏡面去影響到觀賞它的效果。如果不看任何資料,還真以為它是琺瑯;很像,但不是。

BOVET昇華陀飛輪的工藝與魅力

奇妙的歷史牽線令Bovet與陀飛輪工藝結下不解之緣:當年Pascal Raffy建立製錶廠就是以製作頂級陀飛輪及複雜機芯、以及弘揚傳統精湛工藝為目標。陀飛輪可以提升運行準確度,結構複雜但運作起來卻意態玲瓏賞心悅目。Bovet的資深製錶匠以巧手精研陀飛輪工藝,將技術造詣、設計美學及工藝文化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