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漆面的優雅氣質:IWC柏濤菲諾150週年特別版

既然IWC今年的策略是派出一整支「150週年」特別版大軍,一個系列之中自然也會有好幾款不同功能、錶盤的錶款。當然,在全系列28款時計這麼龐大的數量下,不太可能全部搭載新機芯。有些系列只是改款,例如:柏濤菲諾。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下)

儘管身為是一個263歲的老品牌,江詩丹頓卻擁有一顆年輕的心。意思是他們的作品不單單只是強調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等等幾乎所有高級品牌都能做得出來的複雜功能(做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更融入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設計。同樣是金雕、琺瑯、機刻……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上)

沒有人這樣蓋錶廠的。或者應該說,沒有人這樣蓋一棟建築。從空中俯瞰,長得像「V」字形;從地面上看,又變成了馬爾他十字的一部分。有必要這般奇形怪狀嗎?有。非得如此。因為江詩丹頓總是超乎預期,縱使活到263歲仍充滿創意。不只是錶廠,走進去之後的世……

了解,從「見面」與「傾聽」開始:專訪IWC台灣區總經理Sven Johannsen

當我拿了《腕錶生活雜誌》給IWC台灣總經理Sven先生,翻到今年品牌推出150週年特別款報導頁面時,他首先說道:「太棒了!」,並仔細閱讀了好一陣子,才表示希望能增進中文能力,好好了解雜誌中的內容。本身在德國、中國與台灣都學過中文的Sven先……

去蕪存菁,薄得極致: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高級鐘錶就是這樣,喜歡追求突破,而且拚了命似地鑽研、精進、彼此較勁。就拿「超薄」來說吧,就算多減個幾毫米戴在手上可能也「無感」,還是要用盡力氣把腕錶變得更薄,拼那世界第一的紀錄。所以,2毫米的機芯不算甚麼,2毫米的腕錶才是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