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成經典:A. Lange & Söhne飛返計時碼錶(下)

在1815身上,朗格做出了彷彿上一世紀古董懷錶的樸實、簡約與精美,搭配具德式工藝的飛返計時機芯,深得人心。同樣是飛返計時碼錶,Datograph Up/Down的風格與1815 Chronograph截然不同。它看起來沒那麼古典,但其實朗格……

即刻成經典:A. Lange & Söhne飛返計時碼錶(上)

經典,總是成就於從前,那些被人追念、一切都很美好的時代。但無論我們是誰、有甚麼能力、有多少人脈,都沒有辦法逆轉時間回到過去,享受人類曾經擁有的純真。我們只能,按下那飛返的按鍵,想像自己正重新啟動逝去的光陰,隨著腕錶散發出的復古風味,進入另一……

耀眼十字星:百達翡麗Calatrava標誌的誕生

由Antoni Patek以及Adrien Philippe創立於1839年的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明年即將邁入180歲,它能有今天非凡的製錶成就絕對不是幾篇文章三言兩語能道盡;它經歷時間洗鍊,通過佩戴者實際佩戴考驗而有現今的……

蘊藏深處的極致美態:A. Lange & Söhne朗格腕錶的傳統裝飾技術

自上世紀以來,舉世談論到「高級製錶」眼中所見僅有瑞士一國而已,一直到1990 年代,德國格拉蘇蒂地區奮然崛起於高級鐘錶市場,以獨特的德式原創風格大放異彩,展現足以和瑞士鐘錶分庭抗禮的姿態,朗格(A. Lange & Söhne)正是……

真誠待人,細水長流:天文台鐘錶 百達翡麗專館

「PP的客人水準都很高。」葉佳玲女士說道。她是天文台鐘錶創辦人葉鴻圖先生之女,自父親手中接下1959年開創的事業後,便與丈夫吳鴻嵩先生共同經營這家台中豐原地區赫赫有名的錶店。談起豐原人的特性,純樸、保守,不會追趕流行,而是入手真正具有實力且……

【Jaeger-Lecoultre製錶三部曲】之最終曲:不一樣的三問(有片)

Jaeger-LeCoultre積家的1,200多枚機芯大軍中,最有聽覺饗宴的就是帶有自鳴與三問功能的機芯,這裡我們就聚焦於三問。Jaeger-LeCoultre創辦人Antoine LeCoultre曾經表示「齒輪是好錶的靈魂」,那我就加……

夏天就要你們:Oris全新潛水錶系列

今天Oris豪利時全新潛水錶系列在台上市,連強颱瑪莉亞也來湊熱鬧,更加突顯腕錶主題。主推款式分別為Source of Life生命之源限量潛水腕錶,以及Clipperton限量潛水錶,防水皆達300米,加上錶盤色澤以及強悍外觀,相信會擄獲許……

唯有人,能戰勝自己發明出來的機器:Romain Gautier手工倒角的必要

倒角,是判斷一枚機芯是否夠資格進得了高級製錶領域的標準之一,也是在大量倚賴機器的製錶過程中,非得以手工完成的技藝。「機器也可以做出倒角啊!」或許有人會這樣說。沒有錯,若只是要在零件邊緣切出45度角,機器也辦得到。不過像Romian Gaut……

修復貴客的芯:Patek Philippe維修服務中心(下)

在台灣的鐘錶界,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久哥」。他不僅收藏的錶多,分享給錶友的知識也很多;儘管非常資深,說話的語氣卻相當親合。以他能夠收藏59只百達翡麗腕錶的本事(而且是只進不出陸續收了59只),竟沒穿金戴銀地把自己搞得十分高調。他很低調,手腕上……

修復貴客的芯:Patek Philippe維修服務中心(上)

「維修錶永遠比新錶重要。」百達翡麗台灣總代理業務總監劉怡邦說道。因為,一只佩戴過的老錶,很可能是上一代傳承下來的記憶,任何累積於其中的歲月與痕跡,都無可取代。

入門勞迷好選擇 Rolex Oyster Perpetual全新黑白款

不論口袋深不深的錶迷,總會有一個腕錶願望清單,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一一完成。腕錶不一定要天價,但卻要有質感而且適合自己。就小弟所知,台灣的錶迷對於Rolex勞力士一向情有獨鍾,常常能聽到「直上勞」這詞。既然要直上勞,就要從入門款開始努力,接下來……

全新漆面的優雅氣質:IWC柏濤菲諾150週年特別版

既然IWC今年的策略是派出一整支「150週年」特別版大軍,一個系列之中自然也會有好幾款不同功能、錶盤的錶款。當然,在全系列28款時計這麼龐大的數量下,不太可能全部搭載新機芯。有些系列只是改款,例如:柏濤菲諾。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下)

儘管身為是一個263歲的老品牌,江詩丹頓卻擁有一顆年輕的心。意思是他們的作品不單單只是強調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等等幾乎所有高級品牌都能做得出來的複雜功能(做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更融入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設計。同樣是金雕、琺瑯、機刻……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上)

沒有人這樣蓋錶廠的。或者應該說,沒有人這樣蓋一棟建築。從空中俯瞰,長得像「V」字形;從地面上看,又變成了馬爾他十字的一部分。有必要這般奇形怪狀嗎?有。非得如此。因為江詩丹頓總是超乎預期,縱使活到263歲仍充滿創意。不只是錶廠,走進去之後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