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動能先驅,樂助地球公民:CITIZEN品牌故事與長野飯田工廠採訪報導

鐘錶業是個相當寡占的消費市場,除了一國獨大的瑞士外,唯一能與之相抗衡的也唯有日本了。整體說來,日本鐘錶業最為消費者知悉的三個品牌—CITIZEN、CASIO和SEIKO,大抵採取著和瑞士鐘錶業相當不同的「低調」方式在經營和行銷。多年以光動能和電波校時獨步錶壇的CITIZEN尤其淡定,但卻逐漸掩不住鋒芒。

革新高級製錶工藝,181年來始終如一: Jaeger-LeCoultre積家錶

自十九世紀開始,積家在鐘錶史上扮演著關鍵角色。 Jaeger-LeCoultre輝煌的品牌歷史要從1833年說起。當時無師自通的鐘錶匠Antoine LeCoultre成功發明切削鐘錶齒輪的機具,於是決定自立門戶。在短時間之內,他又陸續推出十數種嶄新發明,以及數百項獨家專利,讓瑞士鐘錶工藝在全球大放異彩。

A. Lange & Söhne朗格 :一個現代的成功故事

堪稱德國精密製錶業中最為傑出的名字:朗格 (A. Lange & Söhne),於1994年再度重返製錶業的舞臺。這個製錶廠的蘇醒,終止了來自德國薩克遜州 (Saxony) 超卓機械腕錶的一段長達50年的非自願性消失 – 也開始了一段現代成功故事。今日,就像以往的豐功偉跡,其腕錶由座落於厄爾士山區 (Ore Mountains) 的傳統工廠,以極為精巧的工藝製作而成,並成為世人……

Breguet寶璣與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下):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N° 1160

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對寶璣的作品情有獨鍾,她熱愛收藏任何帶有吉兆的新穎事物,所以買下數款寶璣時計,其中包括以寶璣研發的自動上鍊錶(perpétuel watch)。1783年,某位愛慕者想為這位皇后獻上一份大禮,於是向寶璣位於鐘錶堤岸(Quai de l’Horloge)的工坊下了一個訂單,請寶璣整合當時所有的鐘錶技術,打造一只最偉大的錶。訂單特別指明盡量使用黃金取代其他……

Breguet寶璣與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 (上):長久的忠誠故事

18世紀後期,瑞士製錶大師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在巴黎開設了自己的店後不久,就獲得法國皇后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的賞識。皇后非常心繫寶璣的時計,對寶璣瑰麗又製作精巧的時計給予了極高的評價。由於皇后對於寶璣錶的迷戀,一位神秘的愛慕者甚至特別為她訂製了一塊懷錶,匯聚當時鐘錶各項複雜功能,成本及時間均不受限制。可惜,瑪麗皇后並沒有機會擁有這份頂級的禮物……

自由的象徵:朗格在東邊畫廊舉辦盛大藝術活動,紀念柏林圍牆倒下25周年

25年前的11月9日,在德國首都柏林,一件具有劃時代重要意義的大事發生了:因應東德政府放鬆東德人民遷移旅遊的管制,柏林的人們走上街頭,迫不及待地毀壞柏林圍牆,這個象徵著蘇維埃政府與民主共和政府之間的一堵嚴密高牆,就此象徵性地倒下。隨後人們奔向自由國度,東德瓦解,東西德統一,柏林圍牆的倒塌直到今日仍擁有重大的紀念意義,德國製錶重鎮格拉蘇蒂也曾在東西德分裂期間,錶廠資產盡數收歸國有,國家統一之後,眾多……

源自法國文豪伏爾泰的鐘錶夢想:Manufacture Royale

2013 年,瑞士錶壇饒富盛名Gouten 家族所成立的GTN Luxury Holding SA 買下Manufacture Royale,正式踏入自營獨立鐘錶品牌的第一步,在當時引起廣泛的討論。Gouten 家族致力於頂級製錶已超過三十年,擁有專業能力與前瞻理念的強大組合,果然立刻為Manufacture Royale 增添了巨大的前進動力,特別是今年全新推出的1770 陀飛輪腕錶定價不到18……

勞力士之道

當涉及品質層面,勞力士僅信任自己的專業知識,以保持其顯赫聲譽。正因如此,品牌幾乎自製所有腕錶組件,從錶殼、錶帶、錶面,當然還有整枚機芯,全不假手於人, 以達致其嚴格要求。勞力士更自設鑄造廠以鎔鑄 18 ct 合金,用於所有黃金、白色黃金和永恒玫瑰金錶款之中。除採礦和切割寶石的範疇外,勞力士內部均充分掌握並控制其珠寶腕錶的大小細節。

勞力士的珠寶

勞力士腕錶只採用最純淨的鑽石和完美寶石。那麼如何才算是上等寶石?雖然美感與光澤取決於個人主觀因素,但在寶石學中有一套公認的客觀標準來評估寶石品質。所有經勞力士鑲嵌的切割鑽石和彩色寶石,均屬於這套標準裡的最高等級。訓練有素的寶石學家會利用業界最先進的技術,確保勞力士腕錶符合最高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