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43%都是原始建材,而且位置還一模一樣!瞬間,從照片中,我彷彿看到了朗格的製錶精神。

改變,只求更好:朗格的經典與創新

朗格創新的方式很巧妙,往往給人一種「看似相同又有些不同」的感覺。就以今年的Lange 1 Moon Phase為例,如果不是在對的時間看錶,根本察覺不出它有甚麼變化。不過在談Lange 1 Moon Phase之前,應該要稍微回顧一下2015年推出的全新Lange 1;也就是在1994年第一只Lange 1之後朗格所做的改變。

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下)

其實在朗格的錶款中,搭載灰色錶盤的作品並不少。然比起各品牌數量眾多的黑、白面盤腕錶,灰色錶盤則顯得與眾不同,傳遞朗格的獨特的美學概念。更精彩的是採用極致複雜的機械結構表現深奧的製錶技藝,像是結合萬年曆與飛返計時碼錶Datograph Perpetual。

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上)

灰色,並不是一種易於表現強烈風格的顏色,它的極端──黑與白才是。但是灰,包含了黑白之間的所有可能性,在沒有色彩的攝影、書法、水墨畫……等等黑白藝術之中,成為低調卻又不可或缺的中間值;就像中華文化在道德修養上的最高境界──中庸之道。

享受錶王的聲音:Patek Philippe三問腕錶
Ref.5178G & Ref.5078G

如果問我所有手錶功能裡面,最喜歡哪一項?答案肯定是三問。因為用聲音報時真的太厲害了,打從我知道這項功能以來就這麼認為。但不是所有三問都好聽,甚至有的中看不中聽,一發出聲音就破功。當然,百達翡麗是不會有這個問題,而且讓人聽懂甚麼叫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