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Pre-SIHH】卡地亞2018 SIHH首度呈獻:卡地亞典藏系列─神秘鐘典藏展
《喚醒時間的技藝》紀錄片同步上線播映

即將於下週一(01/15)開展的SIHH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中,高級鐘錶品牌卡地亞Cartier於展場內將會舉辦盛大的「神秘鐘典藏展」,將品牌自1937年開始,陸續於多場藝術拍賣裡購回,超過1,600件珠寶、腕錶、座鐘和一系列珍品的Cartier Collection裡,挑選出極具代表性、精采可期的19座神秘鐘作品隆重展示,勢必將會成為SIHH展場中最為耀眼的亮點。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e Zone,我想沒什麼比它更適合戴著旅行了。

沛納海 Panerai 台中大遠百專賣店重新開幕
Luminor 1950 Sealand 3 Days Automatic Acciaio 狗年特別版生肖腕錶來台

位居中部的台中市,始終是台灣高級腕錶銷售的重要市場之一,潛力往往不亞於大台北地區。因此,早已感受到這般潛質的沛納海Panerai,6年前就開始努力於台中市場的耕耘,而今更在2018年與寶鴻堂鐘表、遠東百貨攜手合作,經過西班牙著名設計師 Patrica Urquiola 的全新設計改裝之後,於1月10日為設立在台中大遠百一樓的品牌專賣店,舉行隆重的重新開幕剪綵典禮。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格拉蘇蒂鎮上除了錶廠,還有一座紀念碑,上頭的人像下印著一行字:F. ADOLPH LANGE。那是當地居民為朗格先生建的,感謝他創辦了朗格,使這座原本沒落的小鎮經濟繁榮。我看了很感動,尤其是走訪過德勒斯登和朗格錶廠,從中讀到他們的故事。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43%都是原始建材,而且位置還一模一樣!瞬間,從照片中,我彷彿看到了朗格的製錶精神。

【曾士昕專欄】簡單的錶最不簡單: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A. Lange & Söhne朗格是我非常喜歡的鐘錶品牌,我欣賞它每一個製錶工序與每一支錶幾乎都搭載不同的機芯,不像其他同級品牌一機到底,小機芯裝大錶殼,彷如小孩開大車,既危險又不專業。高級錶款從面盤製作到錶殼的研磨都不馬虎,機芯的倒角修飾,做工絕對都屬於高規格。頂級品牌的面盤可能是銀質、金質、琺瑯、稀有寶石或天然的珍珠母貝,並且搭載K金的指針或時標,基本上高階與低階的鐘錶在外觀的差異除……

Harry Winston:鑽石之王的剛強與細膩(下)

任何人,穿著再華麗的衣服,住進再奢侈的別墅,遊走再多名勝古蹟,沒有文化,終究無法滿足。一個人的文化,來自於成長背景以及接觸的人事物;一個品牌的文化,則來自其歷史,以及它所傳達的精神。儘管現今海瑞溫斯頓所塑造的計時作品皆來自於世界的高級製錶中心——瑞士,品牌內在的靈魂,卻始終來源自紐約。而Avenue第五大道系列正是海瑞溫斯頓創作精神的最佳代表。

領頭航錶海 雅緻顯古典
雅典表 Pre-SIHH 2018 全新力作

時序進入2018年,面對即將於1月15日正式開展的SIHH日內瓦高級鐘錶展,雅典表Ulysse Nardin於日前一口氣推出了三款展前預告錶款,似乎有種大軍即將臨陣的浩蕩氣勢:Marine Torpilleur Military領航者腕錶榮耀錶款,Marine Tourbillon Blue Grand Feu航海藍色大明火琺瑯陀飛輪腕錶以及Classico Manufacture Grand F……

Harry Winston:鑽石之王的剛強與細膩(中)

偏心時分是一種讓時間低調的設計,綜觀海瑞溫斯頓的創作,會發現許多錶款皆以如此方式呈現,挪出錶盤空間給其它訊息。Midnight Date Moon Phase自動腕錶也採用相同的作法,且讓日期盤的直徑與時分盤等長,無比清晰。這跟Project Z11的雙位數大日曆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Midnight Date Moon Phase以一種簡約風格描述時間,更為優雅。

Harry Winston:鑽石之王的剛強與細膩(上)

鑽石,是世界上最堅硬的物質,象徵永恆,完美無缺。如何切割、鑲嵌,卻是對於創作的一大考驗。海瑞溫斯頓擁有「鑽石之王」的封號,在珠寶工藝上總是無懈可擊。帶著這份技藝,在專業製錶領域方面的成就亦不容小覷;可以結合城市建築般的強烈風格,將機械結構表現得淋漓盡致;可以融入異國文化,創作出獨一無二的時計;也可以在剛強的結構之中,傳遞品牌獨到的細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