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的成就感,別人知否誰修的無所謂。」
《我在故宮修文物》鐘錶篇書摘(下)


(續上篇)建院九十周年展覽,我們挑了一對乾隆時期的大型鐘,這些鐘一直在庫房裡擱著,一百多年也沒有修過。按原設計有五個面,底下跑人,正面是兩層的四開門,第一道、第二道門打開,裡邊有轉花表演,中層以上有十幾隻小雞翅膀拍動,還有一盆水,水上面有一隻鴨子在游,然後兩條小水溪,一隻大雞帶著一些小雞在撿食,中間自開門跟底下是同步,打開後有個人在紡線。挑它也是因為觀賞性比較強。 閱讀全文 →

古老緩慢時光中 尋得安身立使命
《我在故宮修文物》鐘錶篇書摘(上)


前言:日前,得閒欣賞了一部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對於片中專職修復古董鐘錶的北京故宮博物院鐘錶修復師王津,頗為佩服,之後更得知除了影片之外,還有採訪書籍的出版,因而特別在這兒分享部分書摘,不但與錶友們分享那份感動,更冀望台灣更有許多的後起新人,能夠投入鐘錶修復的工作行列之中。 閱讀全文 →

慢工細活創作 成就永恆藝術
專訪Hermès鐘錶設計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與 合作藝術家


四月底,巴塞爾錶展甫結束不到一個月,愛馬仕(Hermès)就迫不及待地要與台灣的忠實錶友們,分享今年度的最新傑作,特別在品牌位於Bellavita的旗艦店,舉辦「Crafting Time-時間的工藝」高級鐘錶展,透過藝術家Guillaume Airiaud創作的空間藝術裝置,完整呈現出品牌的五大工藝:琺瑯彩繪、水晶藝術、複雜製錶、金工鐫刻與珠寶鑲嵌。為了展現品牌對台灣市場的重視,Hermès鐘錶設計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不僅親自來台參與,更特別邀請法式漆繪藝術家 Nathalie Rolland-Huckel和細工鑲嵌藝術家 Agnes Paul-Depasse來台獻藝。 閱讀全文 →

赤裸製錶師 引您鑑賞芯中心
Peter Speake-Marin 的 The Naked Watchmakers


第五屆的「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甫於日昨結束。前往參訪時,見到了再次來台參展的獨立製錶品牌Speake-marin,心底卻默默地想著,總是散發著經典英倫紳士風範、言談中讓人充分感受到無比熱情的品牌創始人 Peter Speake-Marin,已於今年離開了,心底不禁有些許惆悵。之後,探問Peter Speake-Marin 的近況時才發現,他正巧在9月初啟動了一個全新的鐘錶計劃:The Naked Watchmakers。
閱讀全文 →

ZENITH推出全世界最精準的機械錶DEFY LAB腕錶
真力時搭載的ZO 342機芯振頻達15Hz,寫下品牌歷史,也為瑞士製錶業奏響新篇章


自1675年科學家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發明擺輪游絲原理以來,全新振盪器將再次為製錶業帶來重大革新。ZENITH真力時書寫品牌歷史,也為瑞士製錶業立下新的里程碑。Defy Lab腕錶展現超卓性能,將機械精準度進化至前所未有的嶄新境界。 閱讀全文 →

HYT錶廠報導(三之三):創新技術與傳統製錶的媒合
立足於頂級工藝巨人的肩頂


參觀完Preciflex之後,緊接著就來到相距不遠的HYT總廠。廠房設立的位置就鄰近於瑞士境內最大的湖泊—納沙泰爾湖(Lake Neuchâtel),在廠房二樓的陽台就能觀賞到廣闊的湖面。在這裡,製錶師們將HYT腕錶所配備的頂級機械機芯與Preciflex的液體時間顯示機構結合,同時裝配錶殼與面盤,進行檢驗與測試,確認每一只將到客戶手中的腕錶都是完美極品。 閱讀全文 →

HYT錶廠報導(三之二):Preciflex實驗室
解密高科技合金波紋管關鍵技術  


為了進一步了解HYT的技術底蘊,我們首先造訪了與HYT錶廠同樣位在瑞士納沙泰爾(Neuchâtel)的姐妹公司Preciflex實驗室。若要以功能角色上來定義,Preciflex可說是HYT的技術支援單位,同時也負責了腕錶中液體顯示結構的生產,是比兄弟還要關係緊密的企業。相當榮幸的是,為編輯們進行導覽與介紹的正是率先發想並親手催生了HYT腕錶的Lucien Vouillamoz先生。他目前除了擔任HYT的董事外,主要任職Preciflex的創意長,督導液體的顯示、注射、擴散與能量等相關技術的研發與應用。 閱讀全文 →

HYT錶廠報導(三之一):高級製錶與流體技術的完美融合,展現時間流動的不凡面貌


自從數百年前,人類發明現今通用的計時鐘錶以來,不管是轉動的指針,還是跳動的電子數字,這些傳統的時計都有一個難以彌補的缺憾,那就是無法準確地表達出時間流逝的本質。孔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法國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撰寫「追憶逝水年華」,對古今中外的離騷之人來說,時間就像河流一樣,悄然流淌,不露聲色。然而,我們的時計卻沒辦法表現出「時間是流動的」這樣顯而易見的概念。 閱讀全文 →

獨立製錶展新意 特色錶冠現突破
D.Candaux LA 1740腕錶


在機械機芯發展史中,不論是設計於3、9、12點鐘位置或其他方位,調校機芯最為重要的龍芯與錶冠,幾乎都是從側面垂直探入機芯內部的操作模式。而從今以後,製錶師們有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設計方向。今年的巴塞爾錶展期間,AHCI獨立製錶師協會照例仍有共襄盛舉,而這次各大獨立製錶師發表的款式之中,除了日本製錶師淺岡肇設計的計時碼錶,這只由父子檔製錶師所打造,採用創新設計錶冠機芯的D.Candaux LA 1740腕錶,最是倍受矚目的明日之星。
閱讀全文 →

寶鉑春之饗宴:仁者賞綻櫻 智者觀巨浪


求學時期,總有學習過《論語·雍也》篇的一句:「知(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尤其在這春季的四月,正是許多人期盼已久的賞櫻時節。然而在此時,錶友們前往BLANCPAIN 寶鉑101形象店,不但有機會賞櫻,更能同時見到難得一見的巨浪:藝術大師系列- 綻放的櫻花、巨浪限量腕錶與隱藏版腕錶等三款孤品腕錶。 閱讀全文 →

【錶廠參訪分享】獨立製錶品牌 HYT


2017年Baselworld即將開展前夕的今天,Watchviews編輯特別提早動身,前往參訪位於瑞士的多家鐘錶品牌,首站就來到了設立於瑞士西部美麗Neuchâtel湖畔的新興獨立製錶品牌─ HYT。半日的短暫行程中,卻看到了這個標榜著以「液體」來報時的年輕鐘錶品牌,在諸多的「簡單」中卻蘊含著許多的「不簡單」,就且讓編輯在此與您分享幾項來自錶廠現場的學習與感受。

閱讀全文 →

超薄才是真功夫—行家才懂的複雜功能:PIAGET Altiplano Collection


必須在既有的機能條件下追求極致纖薄的最大可能,是超薄工藝最嚴苛的挑戰。相較於其他複雜功能追求機能與美感的最完美呈現,超薄工藝更接近物理極限的挑戰,分毫沒有妥協的可能,在多如繁星的瑞士高級製錶廠中也僅有極少數品牌擁有打造超薄腕錶的能力。然而在設計上除了纖薄的外型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亮點,堪稱最「低調」的複雜功能。作為超薄工藝的專家,伯爵不僅屢屢刷新超薄紀錄,更進一步透過不同的功能詮釋,賦予複雜工藝更多樣的面貌,展現伯爵在超薄工藝的極高掌握度。 閱讀全文 →

門後的奧秘:探索Ulysse Nardin的製錶技藝


旅行瑞士,應該看一看這個國家得天獨厚的風景;尤其當冬天的雪灑落在連綿起伏的山區,堆疊成一片白茫茫的天堂。然而宛如天堂的國度裡,更值得熱愛鐘錶的人探索一只腕錶從何而來。又唯有真正具備自己生產零件、組裝機芯的錶廠,才有資格稱得上專業。位於侏儸山區(Jura Mountains)的Ulysse Nardin雅典錶當然是其中之一。 閱讀全文 →

羽球名將林丹戮力奧運,專屬TimeWalker時光行者系列Pythagore超輕概念腕錶隨行


今年里約奧運最令人血脈沸騰的一場賽事,當非林丹與宿敵李宗偉的四強決賽對戰莫屬。雖然中國羽毛球名將、同時也是萬寶龍品牌大使的林丹,挑戰繼2008年北京、2012年倫敦奧運勇奪金牌之後的三連霸失利,卻無損他的巨星丰采。萬寶龍在賽前特別為其量身打造全新TimeWalker時光行者系列Pythagore超輕概念腕錶,也隨著他動人的拚戰,擄獲愛錶人的眼光。 閱讀全文 →

簡約中盡見非凡獨到:從Saxonia看見朗格為每一枚腕錶所注入的精湛工藝


無論是複雜設計或是經典三指針腕錶,朗格非常重視每個工序,匠心獨運,並竭力將所有過程和步驟推向極致。這份精神不僅在錶廠大大小小的項目中得到展現,更是朗格企業文化的核心元素。從入門級別的Saxonia以至Grand Complication,薩克森製錶大師在品質、精準度、個人技藝方面皆秉持一貫標準。每枚朗格腕錶均配備錶廠自製機芯,以及珍貴的18K金或鉑金950錶殼。不論是各個零件的傳統精細修飾,或是艱鉅的雙重組裝過程,所有機芯均經嚴謹處理,一絲不苟。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