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上)

沒有人這樣蓋錶廠的。或者應該說,沒有人這樣蓋一棟建築。從空中俯瞰,長得像「V」字形;從地面上看,又變成了馬爾他十字的一部分。有必要這般奇形怪狀嗎?有。非得如此。因為江詩丹頓總是超乎預期,縱使活到263歲仍充滿創意。不只是錶廠,走進去之後的世界更是如此。

百達翡麗珍稀工藝系列04/19起在日內瓦百達翡麗沙龍展出

日內瓦自十七世紀初以來,一直是鐘錶業的發展中心,其鐘錶師精通七種古代流傳下的工藝 ( The Seven Crafts of Geneva),並且結合了藝術,技巧、技術及對工藝的熱愛。這些傳統工藝得以保存下來,全賴百達翡麗善用這些技術,製成精確細緻的鐘錶,流傳後世。 百達翡麗深信由這類工藝大師的巧手所製作出的名錶皆為藝術珍品,而這也是百達翡麗鐘錶最值得驕傲的特色。百達翡麗將在4月19至21日在位於……

回歸日常:SIHH 2018觀察報告

遊日內瓦,不太可能不去看看那座名為「雷夢」(Lac Léman,法文;又稱Lake Geneva日內瓦湖)的湖。喜歡坐船的人可以試試他們的遊船行程,看看湖水兩岸可愛的小房子,甚至一路坐去法國。如果不想搭船,其實跟著那些在河畔慢跑、嬉戲的瑞士人一起觀景也很享受。雖然每年飛一趟日內瓦參加SIHH的人大概都看膩了,因為湖景始終如此,沒啥改變。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上):日內瓦市區篇

記得去年到日內瓦,第一件事就是去爬教堂。因為登高望遠,站上這座建於12世紀的建築的最高處,才剛走過的橋梁、街道還有那座寬廣到沒有邊際的湖,似乎都看得清了。我微微舉起手腕看了眼時間,心想,該出發了。

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交響樂大自鳴1860腕錶

2017年,江詩丹頓尤為專注於精湛製錶技藝的研發,並藉此推出品牌首款閣樓工匠交響樂大自鳴大自鳴腕錶:高級製錶業中極其罕見的一種錶款。這是對極致鐘錶功能的創新演繹,操作簡便、簡潔流暢的線條堪稱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