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指南】透視的技藝:鏤空錶(入門首選)


一只錶,若單純作為一件計算時間的工具,實用當然還是最重要的;走時精不精準、讀時性是否良好,以及佩戴舒不舒適等問題,將會是需要考量的特性。然而有一種錶,除了這些身為時計基本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展現」;展現錶之所以能夠指示飛逝的光陰,背後所需多少精密零件;展現那些精密零件如何透過工匠充滿經驗的手,修飾至無瑕;展現,屬於機械純粹的,美。 閱讀全文 →

巧奪天工:Franck Muller Vanguard 7 Days Power Reserve Skeleton七日動力儲能鏤空錶


Franck Muller推出全新Vanguard 7 Days Power Reserve Skeleton為品牌自製的機械腕錶傑作,精巧複雜的結構讓人歎為觀止。手工拋光錶橋展現錶廠自製機芯,以及6時位置的小秒盤。 閱讀全文 →

唯有精雕細琢 才足以萬年傳家:5180/1R Skeleton 鏤空錶、5940R和7140G Ladies First萬年曆腕錶
Patek Philippe 240 機芯腕錶新作(四之四)


談論到今日腕錶廠中最具備精緻工藝和複雜技術能力的王者,百達翡麗無庸置疑是絕大多數收藏家的唯一首選。Patek Philippe之所以成為眾多錶迷的終極夢幻品牌,歸因究柢正是每一只百達翡麗腕錶,好比今年新款5940R和7140G萬年曆腕錶,在細賞之下,無不具有極盡繁複精細的美感,即便是千百年後的收藏者亦不禁感嘆藝匠的巧思。而且,一如美麗的事物並不一定非得是複雜深奧的,這就像是從一粒砂子可以看見一個世界,一朵花可以看見一個天堂的道理一樣,另一只新款的Calatrava Skeleton Ref.5180/1R鏤空錶,就以最細膩的內涵搭配簡潔的功能,呈現出最完美的風采。 閱讀全文 →

超薄才是真功夫—行家才懂的複雜功能:PIAGET Altiplano Collection


必須在既有的機能條件下追求極致纖薄的最大可能,是超薄工藝最嚴苛的挑戰。相較於其他複雜功能追求機能與美感的最完美呈現,超薄工藝更接近物理極限的挑戰,分毫沒有妥協的可能,在多如繁星的瑞士高級製錶廠中也僅有極少數品牌擁有打造超薄腕錶的能力。然而在設計上除了纖薄的外型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亮點,堪稱最「低調」的複雜功能。作為超薄工藝的專家,伯爵不僅屢屢刷新超薄紀錄,更進一步透過不同的功能詮釋,賦予複雜工藝更多樣的面貌,展現伯爵在超薄工藝的極高掌握度。 閱讀全文 →

剔透空靈.永恆之美:2015 Cartier 鏤空腕錶傑作精選


近幾年由於鐘錶市場的成長趨緩,許多品牌也相對以比較保守的心態來經營自己的研發創造和生產行銷。因此,瑞士每年的兩場主要錶展上,能讓與會者驚呼連連的鉅作開始變得鳳毛麟角,而一些過去幾年大張旗鼓的新進角色也漸息了鑼鼓。依筆者看來,卡地亞(Cartier)倒是當中少見的異數,甚至可稱是錶界的中流砥柱:從高級製錶、正裝腕錶,到珠寶腕錶、工藝腕錶,近年來每年都有數量豐富的款式發表;在創意、質量上更有極亮眼表現。 閱讀全文 →

品細緻雕琢‧賞鏤空明月:格拉蘇蒂Senator月相鏤空錶現於三寶名表展示


Glashütte Original格拉蘇蒂2012年於Basel鐘錶展推出的Senator Moonphase Skeleton月相鏤空錶, 成功引發收藏家們對於鏤空腕錶的熱愛, 細緻雕琢的Senator 月相鏤空錶, 將製錶大師的精彩工藝體現於這如同運轉宇宙的機械裝置之中。

這款來自格拉蘇蒂錶廠的夢幻大師級作品, 靈感源自於十多年前所發表的1845經典月相腕錶, 2012年格拉蘇蒂再將經典重現, 由紅金質材製作的Senator鏤空月相錶, 溫潤的紅金色澤, 搭配湛藍的月相顯示, 突顯明月微醺之姿, 優雅的扇形動力儲存顯示, 則讓整體盤面設計更為和諧, 細緻雕琢的鏤空讓機芯運轉躍然呈現, 時間之美隨藍鋼指針悠悠然滑行於面盤之上。懷舊意味濃厚的鐵軌分外圈, 搭配優雅羅馬字時標, 自成一派文雅風格。

閱讀全文 →

瑞士愛羅錶之黑色文藝復興:Renaissance Black Tornado黑旋風手上鍊鏤空腕錶


AEROWATCH從1910年品牌創立開始,就是以打造適合專業人士使用的專業腕錶為主,強調實用價值與工藝內涵並存,AEROWATCH的每一只腕錶都是人人皆可消費得起的優質腕錶,而且不會因為價格相對合理,就會在品質或是細節上有任何的妥協!而除了在實用面上多所著力之外,AEROWATCH對於傳承鐘錶工藝文化也毫不懈怠,如2012年此款最新發表的「黑旋風手上鍊鏤空腕錶」,不僅是發揚了已有數百年歷史的鐘錶機芯鏤雕工藝,更融入了現代的美學概念與加工技術,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極致視覺與配戴感受。

從有鐘錶工藝開始,愛錶人士想要透視內部精密機件運作的慾望就從沒停過,而為了能更透徹的窺見機芯的所有內容,將機板盡其所能的挖空、並在上面施以雕刻飾紋,鐘錶工匠必須展現藝高人膽大的優異技術,膽子太小的話無法鏤雕出極致的通透美感,但如果鏤雕過度的話又會破壞機芯的整體結構影響運轉,所以份量與力道的拿捏可說是非常重要,也考驗著鏤雕師傅的實力水準。 閱讀全文 →